字級:

【蘋果之星】李亦捷6千萬債無家可歸 跪幫女明星擦鞋底賺錢

26歲的李亦捷,2010年曾以處女作《當愛來的時候》提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並奪下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今年,她以《野雀之詩》晉級登上台北電影獎影后,年紀輕看來獎運佳,豈料,她前幾年的人生和事業運慘遭打擊。4年前家中遭逢巨變,父母突然欠債近6千萬元,她被逼得一日打3份工還債,幫明星擦鞋底,在早餐店打工被客人丟錢,忍氣吞聲。

李亦捷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她說小時候家庭環境好,父母在北投經營餐廳,家裡有3輛車,爸爸不時會從皮包掏5千塊給她當零用錢,但4年前因為投資失敗,債滾債,甚至跟地下錢莊借錢,她說:「餐廳收了,他們跑路,一夕之間什麼都沒有了!」當時她正在拍電視劇《你照亮我的星球》,她不敢跟任何人講,沒有家了,她得拖著行李出門,有人問就說是「晚點要去試鏡」,其實是無家可歸,她去睡公園。

後來,她經紀公司的女性老闆知道了,暫時讓她借住自己家,但她也不好意思長住,3個月後便搬離。爸媽躲債逃回老家住,仍不時會打電話給她求助要錢,她嘴上都說好’沒問題,其實自己根本沒那麼多錢,只好再去借,搞到最後,她自己也欠了500萬元的債。

當時她的經紀公司是日本體系,要求嚴格,得知她家中是欠地下錢莊巨額債務,可能會影響她本身星途,甚至讓公司形象受損,於是要求她停工,不再幫她排任何工作,她礙於合約,即使有認識的劇組找她,她也不能拍,加上擔心家醜外揚,開始躲著圈內人不來往。

她無可奈何,只好去打工。早上在早餐店打工,結束再去韓式料理店上班,晚上到通化夜市賣衣服,一個月拚命能賺5、6萬塊,但自己只留約5千元花用,其餘全部拿去還債。

她回想那時在早餐店打工,自己會做菜,所以一下子便晉升到煎台工作,某個早上生意忙,客人不耐煩一直催,她終於完成了卻又緊張找錯錢,客人氣到直接把錢砸在她身上,她當下居然也沒生氣,反而覺得自己的錯,回說:「不好意思。」等到晚上睡前反思,才回想自己怎麼那麼委屈。

她也曾去非常高級的健身房工作,老闆強調室內地板必須保持乾淨,所以命令員工都得提醒客人換鞋,但她遇過很多貴婦或大明星就是懶得換,有回某女明星不想換,不耐煩對她說:「我的鞋子很乾淨啊!」老闆在一旁聽到,喊李亦捷英文名字:「Tammy啊,快拿濕紙巾幫客人擦一下啊。」於是她不作他想,便跪在地板上幫女客人擦鞋底,對方還一副有點被困擾的表情。

她說:「那時候一個月賺5、6萬元,不會覺得辛苦,反而覺得充實,因為想起來拍戲比較辛苦。可是,時間久了,內心會空虛,會覺得拍戲雖然辛苦,但是內心是滿足的。雖然我在外面打工,常常做了2、3個月就會被升遷,我容易被誇說表現得好;但我內心會想,如果是在拍戲時被這樣肯定,真的會更開心。」

500萬元的債務,她如此打工挨日度過3年才完,可是,父母的債務那麼大洞,她又不得不幫忙父母,所以舊的才去,新的債又來了,她苦笑說:「錢永遠賺不夠,全部去還債,還好我自己花得不多,有過一天只吃一個饅頭而已,因為也吃不下,我朋友看到我的臉,都說我是不是生病了,我那時腦子裡可能都是賺的錢不夠,該再做什麼才行。」

後來有個朋友點醒她,就算那樣節省,但省了一點點錢,怎麼樣也還不了父母欠的幾千萬元,反而把自己搞得很黑暗。她照鏡子發現自己「怎麼看起來那麼命苦」,所以心態開始漸漸調整。 她並沒有責怪讓她吃排頭的貴婦、大明星、刁鑽的客人們,她反而說謝謝他們,讓她能當作鏡子照看自己,也觀察到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她用來反省自己,得出了處世之道。

當初她的經紀約被凍結到2017年才結束,其後終於恢復自由身,但因為已不敢信任長期合約,所以遲遲未找新的經紀人,那麼必須自己想辦法接戲,她便自製「演員資料卡」,然後在臉書上看到認識的影視製作人,便冒昧地私訊給對方自我推銷,但是,當然都沒有下文。最後,只有一個公視人生劇展主動找上門,但拍完之後,她又長達一年沒戲。

她說那一年一直去試戲,但怎麼都試不上,後來開始否定自己,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適合演戲,她去做導演助理、當製片助理,還跑到金山去做手拉坏師父的助理,什麼能學習的她都去。直到被《野雀之詩》導演施立選中演出女主角,她為了把握演出機會,豁出去跑去酒店實習,真的每晚跟著實習到凌晨2、3點才回家,就是為了要把片中酒店小姐一角演好。

在家中突然驟變欠債之際,她當時交往的男友是演員李鴻其。她因為自己家裡愁雲慘霧,但李鴻其事業正要往上攀升,入圍又得獎,李亦捷坦言自己心理也有陰影;再加上李鴻其當時拍攝電影《醉.生夢死》傳出了緋聞,跟女演員曖昧,讓她決定分手離開。

她現在回憶起,說那時覺得很受傷,對方為什麼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無法跟自己緊密相處,可是,時間久了,她後來也清楚,覺得不能怪對方,畢竟是自己家庭問題,影響了自己跟對方的互動,那樁緋聞,可能也是後續的衍生,總之她跟李鴻其雖然不常來往,但是可以互傳訊息的朋友。

現在李亦捷有了穩定交往的攝影師男友,她7月中以《野雀之詩》獲得台北電影獎后之後,他還陪她去山裡度假,她說:「原本安排這旅行是覺得我不會得獎,當作散心。」得獎後到受訪這半個月,她坦言工作邀約並沒有因此增多,但這個獎總之讓她很感恩,因為在她低潮期一直對自己否定,這獎給了她堅持下去的信心。(張哲鳴/台北報導)


李亦捷26歲正是青春綻放的年紀。彭欣偉攝

李亦捷沒有經紀人,專訪的洋裝是自己去借的。彭欣偉攝 洋裝:SunYuHong 飾品:PONYO PORCO

李亦捷說自己不太擅長拍攝平面鏡頭。彭欣偉攝 洋裝:SunYuHong 飾品:PONYO PORCO

李亦捷和鏡頭玩起互動遊戲。彭欣偉攝

李亦捷在大雨天前來受訪。彭欣偉攝

李亦捷以《野雀之詩》獲得台北電影獎影后。劇照

李亦捷在《野雀之詩》中飾演酒店小姐。劇照

李亦捷的處女作《當愛來的時候》讓她獲最佳新演員。劇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