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汪汪界孔夫子有教無「累」 祁偉廉訓練紅火蟻偵測犬揚名海外

走進大仁科技大學活動中心,就聽見遠方傳來狗兒此起彼落的吠聲,獸醫師祁偉廉笑瞇瞇地從我眼前一跛一跛走來。怎跛腳?上次見面不是這樣。「很多年了,天氣一變,就會痛。」2008年祁偉廉在屏東科技大學任教,當時工作犬訓練中心還在籌建,只有鐵皮與貨櫃臨時搭建的空間,為了避免雨天落葉阻塞屋頂排水,他爬上屋頂,「我跟學生說,老師自己來,結果才爬上去就摔下來......。」祁偉廉的左手跟左臗關摔成骨折,痊癒後仍有後遺症:經常被關節痠痛所惱;然關節不適並未澆熄他的熱情,十多年來,他仍投入工作犬訓練,並積極栽培領犬員,「我年紀大了,希望可以傳承,好不容易台灣在生態保育偵測犬訓練能有一席之地」。祁偉廉帶著牠們四處奔波,從直搗紅火蟻窩、嗅聞褐根樹到找尋有毒素的鳥屍,犬隻與領犬員在祁偉廉的帶領下合作無間,尤其火蟻窩與褐根樹的防治成效,聲名遠播海外。一隻普通狗究竟是如何訓練成有專業能力的偵測犬?祁偉廉帶我參觀訓練基地,讓狗兒好好為我解惑。六、七名領犬員實習生牽了三隻米格魯走進來,毛色相近,我根本分不清誰是誰,只見學生們跟狗兒熟稔如家人,辨識完全沒問題。「Come on, Nemo.」一名領犬員喊著。Nemo是隻公狗,不到一歲,眼神膽怯,見到我這陌生客,不斷後退;與Nemo年紀相仿的Nike,活潑多了,充滿好奇,聞東聞西;年紀最大的母狗Fanny已五歲,老神在在,是從收容中心挑來的,搖著尾巴溫柔地跟我撒嬌。領犬員實習生把十幾個紙箱排好,每隔兩個箱子,裡頭就放蘋果。「偵測犬的訓練,是從氣味認知訓練開始,訓練狗兒聞到蘋果味道就要坐下,坐下會有飼料吃,沒聞到蘋果,則繼續前行,讓牠知道聞到什麼氣味要做什麼事。」訓練開始。「Let's go!」領犬員下指令,狗兒立刻起身開始聞紙箱。
「Sit.」狗兒沒聞出紙箱裡有蘋果,領犬員命令牠坐下,要牠再聞聞看。
錯過兩個有蘋果的箱子後,這回狗兒終於嗅到蘋果味,牠立刻坐下搖尾巴看領犬員,等打賞。「Yes! Good!」領犬員用極高亢的聲調盛讚牠。咦,偵測犬也要學英文?「用英文訓練是慣例。」什麼狗都可以接受訓練?「不!」祁偉廉不喜歡自作聰明的狗,「有些狗很機伶,知道坐下有得吃,就會亂坐,我喜歡札札實實教一步、會一步的狗。」原來狗跟人一樣,也會賴皮耍聰明。Nemo與Nike是祁偉廉自掏腰包所購。去年,日本民間企業派了一位女性訓練師來台灣跟祁偉廉學習,「訓練師不只是要會訓練,還要懂得選狗。」他帶日籍訓練師去萬丹買狗,繁殖場主人牽了兩隻米格魯給他們看。「她選Nemo,雖然膽小,但有好奇心,我告訴她,我不會選這種狗,我選Nike,因為Nike貪吃。」貪吃的狗?
祁偉廉見我因「貪吃」成為被挑中的理由而一臉詫異,不等我問,他接著說:「因為貪吃,我們才能鼓勵牠去做事。」選哪隻好?「為了證明給她看,我兩隻都買,後來證明我是對的,但這教育值得,因為她必須走過這一段。」但祁偉廉認為幼犬還有機會蛻變,「等雄性荷爾蒙增加,而且常帶牠逛校園,增加社會化訓練與膽量,Nemo若能跨過膽怯,我就把牠帶去日本送給我學生,讓她知道Nemo變得不一樣。」日本搜救犬訓練地位在國際上數一數二,也是國際搜救犬組織(International Rescue dog Organization,簡稱IRO)亞洲唯一具有審查會員資格的國家;台灣搜救犬訓練雖不及先進國家,然祁偉廉開發出來的生態保育偵測犬的確走出了另一條路,且遙遙領先國際水準。被派赴來台學習的日籍訓練師,就是慕「Chi 桑」之名而來。2003年第一隻紅火蟻在台灣現蹤,全台嚴陣以待,除了噴藥、投餌劑外,祁偉廉與中研院合作,朝向運用靈敏的狗鼻子來嗅出蟻窩,偵測率高達九成,台灣因而成為世界第一個成功訓練出紅火蟻偵測犬的國家。前兩年,當日本被火蟻入侵時,聽說台灣有紅火蟻偵測犬,還跨海求教祁偉廉,希望能把這一套訓練方式帶回日本,「我們在生態偵測犬領域可以跟日本人的搜救犬並駕齊驅!」祁偉廉很欣慰。他問我:「猜猜是哪個國家發明了檢疫偵測犬?」我搖頭。「墨西哥!是墨西哥警察發現狗可以緝毒,但政府沒想發展,被美國學去。」2003年,台灣防檢局派了三人前往美國官方訓練中心受訓,一人花費一百萬台幣,回來時,各帶了一隻狗回來,這三隻狗成了台灣最早的防疫偵測犬,「回來後,台灣不能沒有訓練中心,所以就由我承接之後的執行計畫。」這是祁偉廉與工作犬結緣的開始,台灣是繼美、紐、澳、加之後,世界第五個能做檢疫偵測犬訓練的國家。日本偵測犬訓練工作是政府委託民間公司執行,政府要求領犬員必須接受海外訓練。過去,日本習慣前往紐澳買偵測犬後帶去美國受訓,這成本很高,後來他們選擇就近來台。三年前,日本一家公司派了三人與四隻狗來台灣受祁偉廉的領犬員訓練,「不知道他們回去怎麼說的,根據日本同業形容,傳說台灣有一位很厲害的訓練師,讓日本相關領域的人都想慕名來求教。」祁偉廉能讓犬隻的嗅覺在生態保育領域發揮得淋漓盡致,對訓練工作犬領域來說,跨了很大一步,「但也有人質疑我,哪有這麼神奇?結果更想來一探究竟。」而令日本人好奇的神奇 Chi 桑,與狗是不是有特殊緣分?祁偉廉的人生岔路很多,坐擁豪宅的獸醫也曾是他可能的人生選項之一。「我是滿族後裔,正白旗。」祁偉廉的父親隨國民政府來台後,全家住在台北市植物園附近,家裡有庭院,外頭有植物園,這些花花草草啟蒙了祁偉廉對大自然的喜愛,並展現在成績單上:就生物一科特別好。光靠生物,補不了其他科目,大學落榜的祁偉廉只好去靠三專,考上屏東農專(屏科大前身)獸醫科。畢業後,沒錢開業,他選擇當軍醫官,服役四年,「至少還能掙點錢」。獸醫當軍醫?「我是處理行政、預防醫學、教育訓練,真正看病的是台大醫學系的軍醫官啦!」他講得簡單,但當時他的工作要模擬陸戰隊登陸場景,負責救援、處理傷亡、清理戰場,「這些知識後來全都用在營救擱淺的海豚。」海灘上搶救傷兵跟搶救海豚,在祁偉廉的經驗值有了交集。他後來還擔任中華鯨豚協會創會元老。本錢存夠了,退伍後的祁偉廉在台北市忠孝東路某巷開業,「那是台北市最早的豪宅區。」上門找祁偉廉為寵物看病的不乏有錢人,雖然他仍常常為流浪動物看診奔波,但開業十年後,因「看盡有錢人生活」,覺得經營獸醫診所越來越沒意思,於是把診所關了,回屏科大進修讀碩士,碩論寫的就是海豚。回鍋當窮學生,太太能接受?
「我太太也是獸醫,哈哈哈!」原來,祁偉廉的妻子是國內防治禽流感知名學者鄭明珠。1990年,鄭明珠任職位農委會家畜試驗所,「一位疫學前輩提醒我太太,禽流感值得注意」,本來就是鳥友的祁偉廉因此跟著太太開始追鳥,從賞鳥變成收集糞便採樣,就這麼一路撿鳥糞撿到到1997年香港首度爆發禽流感疫情,台灣防檢局才開始注意,而祁偉廉夫妻已累積了相當豐厚的採樣經驗。「不像香港,台灣沒有國際衛生組織支持野禽調查,我們只能靠自己,嚴格說來,防檢局疫情監控做得很好,加上鳥友支持,因此在野鳥防疫調查方面,與國際組織相比,我們毫不遜色。」追鳥數十年,讓祁偉廉完成了備受國際肯定的出版品《鳥羽》一書,是鳥類羽毛相關參考書中少有的經典,不僅獲金鼎獎肯定,也被德國學者大量購買收藏,「我說只有中文,對方說,只要有圖片跟學名就好」。從救海豚到採集鳥糞、從開業獸醫到訓練工作犬,年屆花甲的祁偉廉仍在東奔西跑,暑假期間,他還要去日本跟夏威夷討論紅火蟻與偵測犬訓練議題。目光轉向五歲的Fanny,他突然感性了:「即使Fanny成為偵測犬,能在線上工作的時間也不久,但我想讓被遺棄犬隻知道自己還這麼有用。」Fanny退役後,可以轉型成為學習輔助犬;讓退役或不適合當偵測犬的犬隻朝此發展,也是祁偉廉推動的項目之一。「由狗陪伴注意力不集中的孩子閱讀,在歐美很常見,我們針對來自收容所的犬隻訓練有成,連先進國家都讚嘆。」他說,人退休都想當志工,狗也一樣,「偵測犬很乖,老了就讓牠去當志工,小孩讀書給老狗聽,狗睡著都沒關係,孩子很開心啊!牠們從工作到退休,我都安排好了,趴在那睡覺都很有用。」最讓祁偉廉懷念的就是已經當天使的導聾示範犬「DD」,髮已花白的他談著這群退役的革命夥伴有些不捨,但送走老的、訓練新兵,是職責,由不得他停歇片刻感傷。「人很渺小,再怎偉大,過幾十年就沒了,現在的小朋友誰知道蔣中正、蔣經國是誰?而紅火蟻、褐根病偵測犬,都是可以超越金錢與時空留下來的資產。」正當陷入百感之際,屋舍裡的狗兒見他來,欣喜吠著,他又笑了,雙眼依舊彎彎亮亮。(作者/陳心怡   攝影/陳宏銘)祁偉廉
年齡:59歲
現職:大仁科技大學副教授,工作犬及寵物行為訓練師,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董事
學歷:屏科大熱帶農業研究所碩士
家庭:已婚,育有二子
重要經歷:
人猿基金會任董事,數度陪同人猿送返印尼
野鳥救傷中心召集人
緝毒犬、防爆犬、搜救犬和伴侶動物服從訓練與行為矯正師與指導師資格
導聾犬訓練師資格
與中研院合作,訓練紅火蟻偵測犬
與林業試驗所合作,訓練褐根病偵測犬
著作:
台灣哺乳動物(1979)、鳥羽(2006)


祁偉廉帶犬訓練嗅聞找出設定目標物。陳宏銘攝

祁偉廉帶犬訓練過程,不忘抬頭向不遠處的學生提醒領犬要領。陳宏銘攝

受訓工作犬嗅聞到設定目標物即會坐下,等候領犬員給食物打賞獎勵。陳宏銘攝

受訓犬隻聞對目標物後,領犬員即給予食物獎勵。陳宏銘攝

訓練工作犬,祁偉廉會先向學生告知注意要領等事項。陳宏銘攝

訓練工作犬過程,一旁都有紀錄員記下每隻狗的訓練過程細節。陳宏銘攝

談到訓練工作犬獲日本等國外肯定,祁偉廉得意地連眼眉都富有表情。陳宏銘攝

祁偉廉談著一路走來的生態保育、訓練工作犬的歷程,表情時而正經,時而得意。陳宏銘攝

祁偉廉在屏東大學推學習輔助犬。資料照片

祁偉廉訓練的導聾犬,可在聽聞主人設定閙鈴響起後上床去舔叫醒主人。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