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麻豆級健美正妹當外送員 騎28萬元重機還是柔道高手

想吃好料按按手機叫外送,已是民眾慣用的便利覓食方式,而外送員頂著烈日、雨水奔波,在時限內把美食送到消費者手上,箇中辛苦恐怕只有親身經歷才知賺錢不易。《蘋果新聞網》日前發現一名「熊貓外送」的外送員利用接單空檔,在路邊啃三明治果腹,走近一看竟是外型姣好的正妹,而且還騎著Kawasaki Ninja 400重型機車送餐,記者好奇問她怎會騎重機做這辛苦工作,聊開後才知這名有著一雙鳳眼的陽光正妹叫林庭妤,20歲,是國立台灣體育大學學分班二年級學生,國一開始苦練柔道、角力,比賽拿過冠軍。她靦腆說:「我從小沒有零用錢,高中開始打工當過服務生、也在夜市賣過衣服,目前課餘擔任健身教練,為了多存點錢,達成去國外讀書的夢想,加上熱愛騎車追風的自由,所以兼差當外送員。」「這年輕人應該有故事」,於是記者約訪庭妤,當天早上7時45分,她穿著「熊貓外送」制服騎著心愛的重機「寶貝」,來到北市羅斯福路一間超商前用手機「打卡」,她解釋:「打卡讓公司知道我上班了,然後就會派單給我。」約莫1分鐘後,她手機就收到派單通知,庭妤說:「早上多半是上班族出門前點個早餐。」 說完帥氣地撥下安全帽防風鏡,左腳打檔、油門一催,重機女孩上路了。這天庭妤被分配的外送範圍是北市文山區,早上將近10時,記者在辛亥路一條巷子裡再度跟她會合,艷陽高照,她坐在人行道邊緣滑著手機等派單,「剛剛送了4張單,一張單我可以賺70元」,庭妤拭著額頭的汗珠說。大熱天騎著自己的摩托車在大街小巷奔波,還要花油錢,2小時4張單共賺280元,挺不容易。接著庭妤又接了2張單,送咖啡、茶飲給客人,她得先用手機導航找到飲料店在哪裡,騎過去等店家備好飲料,放進機車後座保溫箱,再騎去客人處所按電鈴。我和攝影記者開車全程跟拍這2張單,看著庭妤頂著大太陽,一邊找路還要注意車況,心想這年輕妹妹真能吃苦。早上11時許,庭妤收工,3個多小時共送了6張單,420元。「不無小補啦,我上個月跑了11天,一天4到5個小時,每天接十幾張單,收入有1萬多元」庭妤滿足的說。記者看她滿身汗,問她不覺得辛苦嗎?庭妤說:「曬太陽或淋雨就不說了,這是外送員要忍受的基本考驗,不敢說辛苦啦。」不過,一個女生騎著重機,後面載著外送箱,穿梭大街小巷,肯定引起好奇目光,庭妤笑著說:「有個開計程車的大叔看到我,驚訝地勸我應該去當model,還有一次我找不到店家在哪裡,一個男生好心帶路然後要加我的LINE,算搭訕吧哈哈。」另一次庭妤送餐到一間公司,對方還問她要不要應徵櫃台小妹,但好動的庭妤毫不猶豫回絕,「沒考慮,我喜歡動態的工作」。家住台北的庭妤出身小康家庭,從小好動像男孩子,國小畢業那年暑假,媽媽送她參加夏令營學柔道防身,教練覺得她資質不錯,鼓勵她國一加入柔道、角力校隊,庭妤也練出了興趣,國中畢業後,庭妤以體育術科成績進入士林高商就讀,繼續練柔道,國、高中6年間參加過許多比賽,她說:「台北市青年盃、教育盃的柔道、角力,我都拿過第一名。」18歲那年,庭妤開始在一家知名連鎖健身房當教練,同時就讀台灣體大,並且實現了成年後第一樁心願:考取重機駕照,第二個心願,當然就是攢錢買一台重型機車。庭妤說,自己從高中開始打工,在圓山大飯店、咖啡廳當過服務生、還在士林夜市賣過衣服,不過打工的原因並非家境困苦,而是媽媽管得很嚴,從小就灌輸她和哥哥、妹妹3個手足這樣的觀念:「沒有零用錢,長大後想要什麼東西自己賺錢買。」於是從小除了生活所需及學費是爸媽供應,真的沒有零用錢,連跟同學去喝個飲料、吃個漢堡都很難。正因為這樣的家庭教育,庭妤從高中開始學習獨立,也因為打工學到不少待人處事的觀念,她攢了幾年工資,除了自己付大學學費,也終於在今年5月買下要價28萬元的Kawasaki Ninja 400重機。記者問她車子很重吧,練過柔道的她說:「不會,才174公斤,牽得動。」庭妤朝思暮想的重機一入手,為了充分騎乘愛車,立馬應徵「熊貓外送」外送員,假日更是趴趴騎,已經完成環島之旅,而她的亮麗外型也引起一些車友注意,庭妤說:「我的英文名字叫Jessie,車友叫我小J。」採訪當天,庭妤沒有安排健身授課,記者請她到一家健身中心示範動作,「肩推是練三角肌群,舉的時候記得手肘不可以鎖死,不然手肘會受傷」,她邊示範邊講解,頗為專業。記者臨時拉了旁邊一名來健身的男生「大安」充當庭妤的學生,庭妤指導他鍛鍊背肌的「啞鈴划船」動作,大安被折磨了3分鐘後說:「真的教得不錯。」庭妤告訴我,她先前在知名連鎖健身房當教練,前陣子轉為自己收學生的個人教練,「一般體適能、復建,甚至格鬥、防身術我都可以教」,一堂課大約一個小時,收費1500元,目前學生有6個,月入1萬5000元左右」。這天傍晚,庭妤的媽媽任采宜下班後在家受訪,她是彩妝造型師,男團棒棒堂曾是客戶,表演「千手觀音」的中國知名女子聾啞團體來台演出時,也由庭妤媽媽上妝。記者問她怎麼忍心把寶貝女兒送去學柔道,她說:「女孩子學柔道可以防身,加上庭妤有興趣,所以我支持,當然也會擔心她受傷。」事實上,庭妤國三時參加全國柔道錦標賽,第一場比賽被對手摔了一記,鎖骨斷掉,立刻被送去醫院開刀、打鋼釘,療養一年復原後,繼續苦練拿到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的柔道第6名佳績。媽媽說:「我當時在場邊,她倒下那一剎那我有嚇到,後來她站起來很想繼續比賽,可是實在太痛了...。」說到這裡,媽媽眼中滿是不捨。記者又問:「妳覺得自己是『虎媽』嗎?」庭妤媽媽笑說:「我丈夫扮白臉,我是黑臉,不寵小孩,不會因為小孩子哭鬧就拿糖果哄騙,我會直接說教,嚴厲制止,這是我的教育方式。」至於庭妤和哥哥、妹妹從小沒有零用錢,媽媽也坦言:「我們家是一般的雙薪家庭,養育3個孩子,多餘的開銷都是負擔,從小沒有給孩子零用錢,一方面怕他們亂買東西吃、不吃正餐,另一方面希望他們培養正確的金錢觀念,要懂得節制。」媽媽受訪時,庭妤換上柔道服坐在旁邊,手裡攥著20多面奮力比賽拚來的獎牌,她說:「從前練習時,每天5點鐘起床,6點半到學校先晨跑,4000、6000甚至1萬公尺,接著跑樓梯,1樓到5樓跑20趟,然後重量訓練,還要背著槓片爬繩索,當時爬到雙手都長繭。」庭妤望了媽媽一眼,繼續說:「沒有寒暑假,沒有過年,家人出去旅行,就我一個人留在台北練習。」不過,庭妤隨即舉起手裡一大把獎牌,眼睛發光說:「這些都是我努力拿到的!」「以後如果結婚,這些獎牌會是嫁妝嗎?」庭妤正思考怎麼回答我,虎媽開口了:「不會讓她帶過去的,因為這些獎牌有我的很多擔心、鼓勵在裡面。」記者原本以為庭妤是家裡唯一被栽培苦練運動的孩子,不料媽媽指著客廳裡兩個冠軍杯說:「我小女兒的,她練空手道。」庭妤隨即把讀高二的妹妹「文譯」從房裡叫出來當練習對手,示範大外割、過肩摔等柔道招式。待姊妹倆切磋武藝後,記者問庭妤一個很鳥的問題:「未來有什麼夢想?」她說:「想看看世界,過陣子打算去澳洲打工,存夠錢再去國外讀書。」看著庭妤,我心想,這20歲年輕人絕非草莓,如果硬要用水果來形容,她像椰子,耐磨耐摔又耐熱,內裡蘊含清甜。(丁牧群/台北報導)林庭妤小檔案
年齡:20歲
身高體重:162公分、50公斤
星座:牡羊座
學歷:士林高商畢、就讀台灣體育大學學分班(暑假後升大三)
專長:柔道、角力
比賽成績:台北市青年盃、教育盃柔道、角力比賽各獲第一名
興趣:騎重機、畫畫、空翻、健身
打工經歷:圓山飯店、咖啡店服務生、士林夜市賣衣服、World Gym健身教練,現為美食外送員、個人健身教練
IG帳號:8841jessie資料來源:林庭妤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2:14(新增小檔案)


林庭妤不畏日曬雨淋,騎著重機送餐賺外快。方萬民攝

庭妤目前兼任健身教練,練得精實的好身材。方萬民攝

亮麗外型加上姣好身材,曾有運將建議庭妤應該去當model。方萬民攝

庭妤指導鍛鍊背肌的「啞鈴划船」動作。方萬民攝

庭妤從國一開始苦練柔道,已拚得20多面獎牌。方萬民攝

庭妤的媽媽是個虎媽,為教導孩子們正確的金錢觀,從他們小時候就不給零用錢。方萬民攝

庭妤從高中開始打工攢錢,今年5月買下要價28萬元的Ninja 400重機。方萬民攝

喜愛騎重機追風的庭妤,是攝影愛好者追焦的目標。林庭妤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