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父母的淚推她走向政治路 洪慈庸處處意外的人生

時代力量面臨路線之爭,創黨元老林昶佐宣布退黨,時力未來動向備受關注,外界也關心,同樣為友民進黨的立委洪慈庸,是否會跟進退黨,時力黨內茶壺裡的風暴,又再次將洪慈庸推到風口浪尖上,洪慈庸不改過去面對任何重大議題時平靜優雅,重申會繼續留在黨內努力,繼續為爭取下一代的幸福打拚。
 
外型纖瘦白皙、常掛著一抹優雅的微笑,被支持者暱稱「洪姐姐」的洪慈庸,走上政治這條路,是過去她從來沒有想過的。2013年7月,義務役士官洪仲丘因遭霸凌虐待,在退伍前2日死亡,當時還是遠綠科技公司專員的洪慈庸,首度因爲弟發聲而登上媒體版面,當時戴著口罩,口條清晰、論述邏輯明確,面對媒體包圍,仍有條不紊的論述,讓外界留下深刻印象。
 
2016年,洪慈庸代表時代力量參選台中第三選區立委選舉,以政治素人之姿對上國民黨籍4連霸立委楊瓊瓔,後以1萬5千多票勝出,成功挺進國會。
 
洪案發生至今,經歷2013年10月「白衫軍」萬人遊行、多次出庭和數不盡的媒體採訪,以及各種支持及反對的輿論交鋒,前年年中台中高等法院更一審宣判出爐,洪家人與6名被告和解,洪案終劃下句點。
 
從面對媒體鏡頭控訴軍官作為,到後來公開與部分被告和解,洪慈庸談及,對於該案一開始很難接受,但隨著時間過去,她漸漸了解,「它(洪案)就是過去的制度所產生的問題,既然你沒有辦法責怪這樣的體制,沒有辦法挽回任何事情,你也只有試著要改變這個體制」。她說,走上政治路,是為了不要讓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另一個人身上,因為面對她所痛恨的體制,再多責怪、抱怨也無濟於事,只能打起精神往前走,「人走了就是走了,你也沒有辦法再讓他(洪仲丘)回來。」
 
然而,儘管洪慈庸選擇放下,網路酸民和他黨對手卻不然,她曾因洪案而受公眾矚目,從政後,這反而成為反對者的攻擊焦點,有人質疑她「踩著弟弟的屍體往上爬」,或者批評她未參加特定軍冤活動「無情無義」。對此,洪慈庸說,一旦成為公眾人物,就得面對喜歡和不喜歡自己的人,以及來自各方的支持和批評,對於網路上的酸言酸語,她表示,台灣的選舉文化就是這樣,勢必各種攻擊都存在,對她來說,難的是如何看待這些事情,她也相信多數台灣人以善良居多,「時間過了也就適應了,你也沒辦法改變這些人。」
 
「難過的是爸爸媽媽,畢竟我們現在生了小孩之後就知道,你要帶大一個小孩真的很不容易,」談及家人,洪慈庸嘴上說的坦然,微微顫抖的聲音卻洩露心情,「(父母親)心裡面還是沒有真正的放下,終究一輩子也放不下」,談到這裡她忍不住落淚直言,對自己的父母親來說,已經失去了一個小孩,另一個孩子卻要因此受攻擊,「爸爸媽媽看到這樣的話,他們更難過」,因為沒有人會願意以失去家人來換取自己的位子,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這樣,「(網路上)這些批評,我一開始看到蠻難過的,因為畢竟沒有人想要拿這種遺憾來換取這樣的位子。」
 
實際上,洪慈庸從未在選舉場合主動談起洪案,「我從來都沒有在選舉的場合,去講弟弟的事情」,她強調,她認為民眾投給自己不是因為洪仲丘,而是因為支持洪慈庸這個人,希望她去推動一些正確的事。洪慈庸表示,2015年剛投入選舉時,外界對自己的印象較單一,但這近4年間她努力翻轉外界印象,「我不是因為洪仲丘所以來立法院,而是為了更多年輕人,才來這個立法院,我們(時代力量)希望讓這個社會更公平,所以我們來到這裡。」
 
攤開過去3年、7個會期間,洪慈庸陸續耕耘社福衛環、交通、教育文化、司法法制委員會,也曾獲頒兩次優秀立委。同黨立委徐永明曾形容,洪慈庸有種「決定一件事情就可以主導方向」的魅力,洪辦助理也說,洪慈庸在12月20日出生,雖然是射手座,但個性更像只差1天的摩羯座,毅力過人、嚴謹又專注。
 
她事事力求完美,就連今年生產前兩天,都還在跑行程。助理笑說,洪慈庸3月初請產假、坐月子期間仍緊盯法案、選民的陳情案件進度,雖然不能親自到場,但都會提出委員會書面質詢,一群人聚在月子中心開會、討論公務,醫生、護士每天巡診看到這群人怎麼這麼忙,產婦為何不躺著好好休息?都會搖搖頭問:你們在幹嘛?
 
洪慈庸說,當時因每4個小時需餵奶一次,她每天2點睡、6點起床,餵完奶後就打開筆電遙控助理們,坐完月子只覺得,為什麼坐月子這麼累?而現在回立法院上班後,每天早上赴立法院臨時會開會、開協調會議,中午左右返回選區跑行程,期間利用空檔看看女兒,相比多數新手媽媽可以把小孩放在第一優先,自己的首位是選民和問政工作,「對小朋友會有點愧疚,陪伴在他身邊的時間,跟其他的媽媽相比是少很多的」。她也透露,「其實我很想要有分身術。」
 
洪慈庸表示,身爲小黨立委,推動任何法案及改革都無法非常順利,舉凡勞權、環境、交通建設、教育法案等,她永遠都在接觸不同的議題,每會期都在思考要推動哪些制度改革,例如,去年中旬軍官士官退場機制終於入法,她分享,進入國會後接到許多軍官陳情,希望政府可以開一條路讓其賠償國家損失後離開,但「國防部是一個很硬的、很難被推得動(的機關)」,幸而兩年多來經各方努力,《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修正案三讀通過,讓軍人可循正常管道離開軍隊。
 
回想短短6年間從平凡上班族變成立委,成為各種生活瑣事都被攤在陽光下的公眾人物,無論談戀愛、結婚、生小孩,每件事都成為鎂光燈焦點,她回憶,「以前(我)就是一個路人」,第一次在路上被人認出、叫喚名字,還嚇了一大跳、猶豫如何應對,現在則可以自在與選民話家常,甚或在端午節參加陸上龍舟比賽,也發現與阿公、阿嬤互動的樂趣。
 
她坦言,4年來自己從政的初衷未曾改變,希望透過年輕人參政,推動體制內改革、讓台灣這片土地更好,因為台灣的未來屬於下一代,特別是自己當了媽媽後,更想著墨在如何讓這一代人敢生養,讓下一代的生活環境更多元友善。
 
「這些初衷跟想法沒有什麼大改變,但做法會變」,洪慈庸舉例,過去時代力量常被視為靠網路、空氣票選贏的政黨,但現在成長到擁有近10%政黨支持度,必須深耕地方基層,才有往上成長的空間,她坦言,台中潭雅神后選區非屬都會區,年輕人口多外移,且相較國民黨經營基層數十年,時力作為新興政黨,需要花更多時間和努力,建立與地方的連結。
 
而在各種社會議題上,她也常面臨觀念與選民不同的困境,例如時代力量支持同性婚姻,相較年輕世代對同婚支持度高,自己選區內許多長輩一開始都沒辦法接受,需要花比較多心力溝通。她也指出,因為時代力量僅有5席立委席次,一個人至少得負責2個委員會,6成以上的時間都在國會,相較他黨區域立委,可以經營選區、跑地方紅白帖的時間較少,「(時力)不是原來地方長出來,是慢慢去扎根的,必須用很謙卑的態度,尋求各方支持的力量,讓這樣的力量能夠打贏選戰,因為這真的不是好選的選區。」
 
洪慈庸說,自己參選當然希望結合各方力量,選贏這場選戰,「沒有人是想選輸的」,她將盡可能尋求各方不分黨派的支持,「永遠抱持一個態度:永遠態度謙卑。」洪慈庸強調,「我們(時力)一直都很堅持、堅定地走我們自己的路,」洪慈庸補充,時力才創黨4年,當然內部會有不同觀點和意見,需要溝通才能成長。

面對林昶佐昨宣布退黨,洪慈庸也出面回應,一度哽咽表示,一直以來都在討論台灣的局勢,我們都是小孩的父母親,我們對台灣都有共同的擔憂,但這一陣子本土政權延續有困難,不希望時代力量瓦解,再艱難都想要試試看,今天她留下來是因為我希望能替年輕人找解方。(呂晏慈/台北報導)

洪慈庸小檔案

年齡:37歲(1982年12月20日)
現職:時代力量立委
學歷:高雄第一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學系、台中商專五專部(台中科技大學前身)
經歷
1. 高雄市遠綠科技公司專員
2. 弟弟洪仲丘在軍中受虐致死,代表洪家發言深獲大眾認同,2年後代表時代力量參選立委並當選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網友意見++++

Juchau Hung政治上堅韌執著的阿信,加油。
 
鐘承琳慈庸姊姊辛苦了! 把除了你以外的其他垃圾政客全部做掉!
 
張建成再次打敗楊**,洪立委,加油。
 
發稿時間:0005
更新時間:1516(新增洪慈庸小檔案、網友意見)

 


洪慈庸。趙元彬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