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頭家】工程師靠商戰變身精品巨頭 每分鐘財富增298萬

人們說,巴黎所有街道都通向這個男人----執掌全球最大精品集團LVMH的阿諾(Bernard Jean Etienne Arnault)。
 
即使年紀已70歲,阿諾在鎂光燈前依然看來溫文儒雅、風度翩翩,以熱衷古典鋼琴和收藏藝術品出名。你或許想不到,這樣一位看上去風度卓然的法國紳士,是憑藉凌厲而精準的商業眼光與手段立足於時尚精品產業的頂點,並有著「穿著喀什米爾的狼」、「精品界的拿破崙」這類令人畏懼的稱號。

締造法國版麥第奇家族
 
年歲似乎不曾消磨阿諾的好勝心,而他也無意隱藏這點。
 
他6月底接受《金融時報》記者艾格紐(Harriet Agnew)私下約訪時興致盎然地提起,他曾在網球場上從瑞士球王費德勒(Roger Federer)手上拿到1分,雖然最終以局數6比0輸了,但今年的目標…是從費德勒手中取得2分。」
 
他坦承:「我一直都喜歡當第1名。我沒有在鋼琴上成功,也沒有在網球上成功。我所認為的成功,是指我所有的團隊、我的集團成為世界第1的那個時刻」,「我們尚且微小。我們才剛起步。這聽來很有意思,我們已然位居第1,但我們仍能走得更遠。」
 
為了這場午餐約訪,《金融時報》在近18個月前就向LVMH預約時間,地點則安排在路易威登基金會藝術中心(FONDATION LOUIS VUITTON)內的餐廳。
 
路易威登基金會藝術中心由解構主義建築大師蓋里(Frank Gehry)操刀設計、歷時8年完工,自2014年對外開放後,這座坐落於巴黎西郊的私人博物館已成為全球建築迷與藝術愛好者的朝聖地,不僅保存著基金會自有收藏,更經常邀集許多難得一見的藏品進行展覽。
 
艾格紐形容,這座形似巨型玻璃帆船的藝術中心,反映了阿諾家族宛如15~18世紀義大利佛羅倫斯(Florence)傳奇名門世家麥第奇(Medici)家族的影響力。

建商第3代學工程出身

LVMH或許可視為奢華品味的代名詞,但阿諾的出身背景和時尚、美感或藝術完全扯不上關係。他出生於法國北部紡織工業重鎮魯貝(Roubaix),家族靠營建業發跡,而且1971年自法國最頂尖的工程師學校巴黎綜合理工學院(Ecole Polytechnique)畢業後,就進入了外祖父所創辦、後由父親繼承的建築公司Ferret-Savinel。
 
在某次為拓展家族生意而遠赴美國的旅程中,阿諾頭一次意識到時尚精品的魅力。那是他初次到訪紐約,在出了甘迺迪國際機場(JFK)後搭上計程車,並一路和計程車司機聊天,發現司機從未到過法國、說不出法國總統的名字,卻知道DIOR(Christian Dior,迪奧)。
 
這顯然讓阿諾留下了深刻印象。數年後,他看到了進入精品產業的機會。
 
只用1法郎就買下DIOR

1984年,已接管自家企業並成功轉戰房地產市場的阿諾,抵押了大部分家族資產,說服法國政府以象徵性的1法郎代價,讓他接手瀕臨倒閉的紡織廠Boussac----Boussac就是DIOR的母公司。
 
阿諾原本向政府承諾,將保有Boussac原本的工作崗位。但在接收Boussac後的5年內,他不僅分拆出售Boussac旗下絕大多數資產,且毫不留情地裁掉約8000名員工,獨獨留下被他視若珍寶的DIOR。
 
他透露:「我當時告訴我的團隊,我們將建立全世界第一個精品集團。這顯然是個十分有野心的目標,但這激勵了團隊,我們開始行動。」阿諾的構想是創造一個能讓個別品牌發揮創意自由,同時又享有大型集團綜效與財務支持的組織架構。
 
若說雷厲風行收購DIOR成就了阿諾構築精品事業的基石,入主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LV)與酩悅軒尼詩(Moet Hennessy),則讓阿諾的精品帝國有了雛形。

冷酷奪權入主LVMH
 
在那個年代,歐洲精品業者大多仍屬於世代傳承的手工作坊或小型家族企業。為防止自身成為惡意收購目標,法國皮件製造商路易威登和釀酒商酩悅軒尼詩在1987年選擇合併成為LVMH,由威登家族的女婿兼第4代接班人雷卡米爾(Henry Racamier)出任LVMH執行長,原軒尼詩酒莊與酩悅酒莊總裁舍瓦利耶(Alain Chevalier)擔任總裁。
 
但LVMH合併過程內部紛爭不斷,背後控股家族對經營管理歧見甚多。雷卡米爾為此找上了當時仍沒什麼名氣的阿諾,利用阿諾想買回DIOR香水業務的渴望(Boussac先前為換取資金而出售的事業之一),聯手阿諾買入LVMH股份以固權。
 
沒想到阿諾轉頭就與另一方合作,並且趁著1987年末全球股災導致LVMH股價暴跌之際,透過種種安排大量買進LVMH股票,很快就成了LVMH最大股東,待雷卡米爾發現遭到背叛時已為時太晚,即便將阿諾告上法庭也無法挽回。2人歷經約莫2年纏訟鬥爭後,阿諾在1989年1月獲選為LVMH新任董事長兼執行長,不僅奪權成功且把雷卡米爾逐出了董事會。
 
直到現在這仍是法國史上最具爭議的併購案之一,也是「引狼入室」的經典商戰案例。
 
此後阿諾一再利用併購來壯大集團,如同蒐集珍珠般買進各式各樣的精品品牌,串成璀璨的珠鍊。經過30多年的發展,LVMH已坐擁超過70個品牌,包括DIOR、LV、CHAUMET、Dom Perignon、TAG Heuer、RIMOWA等等,橫跨酒品、時裝、皮件、香水、彩妝、珠寶、鐘錶等領域。

LVNH 2018年營收高達468億歐元(約1.66兆元台幣),上周五收盤市值約1811.47億歐元(約6.43兆元台幣)。
 
一些人因阿諾冷酷無情的商戰手法,視他為掠奪者。但阿諾對此輕描淡寫地回應:「你不用期待競爭對手會說出什麼好話。」

每分鐘財富暴增1.37億美元
 
作為全球精品業龍頭,今年來LVMH股價已上漲近40%,使阿諾的身家跟著水漲船高,在追蹤全球前500大富豪的彭博億萬富豪指數(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上財富增速無人能及。
 
據彭博億萬富豪指數統計,今年3月阿諾的財富淨值首次超越「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躍居全球第3大富豪。(值得一提的是,巴菲特和阿諾當年都收購了1家瀕臨倒閉的紡織廠做為事業起步。)
 
6月阿諾又成為繼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微軟共同創辦人蓋茲(Bill Gates)後,第3位身家達1000億美元的超級富豪;7月更擠下蓋茲,奪去全球第2大富豪頭銜。

上周五LVMH股價重挫5.46%,使阿諾身家1夕縮水4.6%或47億美元(約1474.67億元台幣),降至978億美元(3.07兆元台幣),再次落居蓋茲後、變回全球第3名。
 
但今年至上周五止阿諾的財富淨值累計仍增長42.7%或293億美元(約9193.17億元台幣),意味這214天來,他的財富每日增加1.37億美元(約42.99億元台幣)、每小時增加570.48萬美元(1.79億元台幣)、每分鐘增加9.51萬美元(約298.39萬元台幣)。
 
換國籍避稅傳聞惹非議

阿諾本人與其家族行止低調,但一舉一動仍飽受法國社會關注。2012年隸屬於左派政黨社會黨的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當選總統,矢言開徵75%富人稅,當時已位居法國首富的阿諾傳出申請入籍比利時以求避稅,輿論頓時沸騰。但稍後阿諾出面澄清申請比利時籍是「基於個人因素」,並因「不希望舉此遭誤解是為避稅」而放棄申請。
 
與艾格紐談論法國時政時,阿諾提及「一個國家的財富,是由企業的成功塑造而成」,而非取決於政府提供的就業機會或公共支出。他不認為民粹主義者有機會掌權,因大部份民眾仍拒絕民粹主義,且「他們的理論是個經濟災難。」
 
對於自身財富飛速增長,阿諾僅簡單地回答,這是伴隨LVMH集團成長而得到的結果,出於LVMH的股票價值,並強調在他任內集團員工總數已從約1.2萬人增至15.6萬人,每年雇用人數介於1.2到1.5萬人。
 
他說:「我們是法國繳最多稅企業集團…我從不曾成為比利時居民。我一直都在法國繳稅。」(劉利貞/綜合外電報導)

更新:調整內文
發稿:00:01
更新:06:05


阿諾被封為「精品界的拿破崙」,並非因為身高(網路資料顯示他身長185公分),而是出於他冷酷凌厲的併購手段。法新社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