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之星】「全台最紅OS桑」阿松 職災全身歹了了

「全台最紅OS桑」阿松(紀竣崴)當年因幫《食尚玩家》配音闖出名號,卻也因該節目遭逢不少職災,從喉嚨長繭到消化系統壞光被醫生警告再嚴重恐病變成大腸癌,及印度外景遇上槍擊掃射,鬼門關前走一遭,這些都澆不熄他對工作的熱忱,直到老婆哭著說不敢獨自帶小孩出門,他才驚覺,世界原來不是所想的那般光亮,「她沒辦法面對未知風險,我才知道,她真的得到產後憂鬱症」,最後他為家庭離職,更跨界賣包子,成為斜槓青壯年。
 
阿松從小就是個電視兒童,他自嘲「像是天生的一種中毒」,不僅將老三台節目表深記腦中,更夢想能當個主持人,「我的目的是想讓人家笑,去做節目是因為它可以用最廉價的方式,讓最多的人笑」。從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系畢業後,阿松進入傳播公司,第1個節目就是當年火紅的《少年兵團》,然而做小助理不但沒休假、沒加班費、沒年終,剛進去試用期薪水還僅1萬8,但阿松未有怨言,反樂觀表示:「你如果把它想成是學徒,你會覺得,那這樣子還可以。」奶奶則三不五時就勸他去考老師、郵局,找個穩定的公家機關單位做,不過熱愛做電視的阿松始終不放棄。
 
「除非你真的像我一樣很有熱忱,不然真的不要做電視,只有上輩子做壞事,才會這輩子做電視」,幹這行的,被罵是日常,阿松回憶當年被製作人譙5、6、7、8字經,還有那種「你智障啊,白痴啊,你到底會不會做事啊,你是第1天出來幼稚園喔」,被罵到可說毫無尊嚴,他都秉持著阿Q精神面對,安慰自己,「你跟老闆學東西,他還付你錢,那被罵就是學費」。
 
若要說被罵到最淒慘的,是在職場打拼多年後的台北跨年晚會彩排的舞台上,「我被我們公司的長官,他把我叫過來,然後罵完我之後,就拿手上的A4板子,從我頭上巴下去,哇超丟臉,那是我這輩子最最最最難堪的時刻」,台下有不認識的觀眾們,後台有公司眾多同事,阿松被羞辱到體無完膚,至今仍記憶深刻,「他巴我那一下不痛,但是我腦袋一直在嗡嗡嗡嗡,好像被雷打到,丟臉到爆炸,但就是我說的,繳學費,對」。
 
故事未有反擊、動怒的高潮迭起,就在阿松心中暗罵後,繼續摸摸鼻子幹活中劃下句點,他解釋:「因為還是On啊,何況那是Live的,晚上就On了啊,然後邊做,因為你一忙情緒就會忘記,等你忙完坐下來,也就過了。」俗話說「能忍人所不能忍者,必能成人所不能成」,在大家族中自幼就被捉弄到大、練就高EQ的阿松或許正是如此,忍著忍著機運就到來。
 
早期《食尚玩家》由邰智源配音,阿松只是進後製前配的參考音,但後來因邰智源太忙無法配音,他便成功篡位當上節目OS桑,原延續著邰智源風格念稿,走中規中矩路線,未料,不出2年,阿松喉嚨就出狀況,「我不會用(正確發聲),我不是科班出身,然後就長繭,我要去開刀,那時候聲音都破的」,醫生告知開完刀40天不能講話,公司要求開刀前要先錄存檔,阿松直喊:「1個禮拜2集到3集,30天40天你看要配多少存檔?」配音量過大,又有既定工作要忙,多頭奔忙的他開始肆無忌憚亂唸OS,「沒有想到就變成是我的風格跑出來,邰哥的風格就不見了,然後等到我開完刀回來之後呢,他們就覺得這聲音蠻有趣的,就繼續用這個方法唸」。
 
國台語夾雜的OS加上模仿惡搞,阿松特殊的配音風格在PTT上引起熱烈討論,也讓這聲音有了名字「阿松」,一連串的機緣下就此爆紅,2012年時甚至打敗王偉忠、盛竹如還有《蘋果》知名的旁白哥,成為「全台灣第1名OS桑」,阿松謙虛表示全都是因緣巧合,「天公伯賞飯吃啦!家裡有拜有保佑」。
 
事業逐漸爬上高峰之際,為他生下一子一女的老婆,卻在2013年底患了產後憂鬱症,一開始不敢一個大人在家,後來又說不敢帶孩子去公園玩、不敢抱女兒走出門口,直到有天她忍不住向阿松泣訴,「我如果把孩子帶出去在路上跌倒了,媽媽問我,我怎麼辦?在路上有東西砸到孩子我要怎麼面對媽媽、面對爸爸?孩子如果出去被車子撞到,我要負全責」,見老婆邊哭邊講,阿松才驚覺事態嚴重,「我原本很明亮的世界,在我老婆眼淚一直流的時候,才知道我的世界原來沒這麼明亮,有一半是黑的」。
 
從未想過老婆承受如此巨大壓力,阿松嘆:「我腦子裡面想的都是我要工作,要賺錢養家,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她會這樣的慌張。」阿松才了解老婆內心的不安多來自「沒有辦法讓她知道我現在是生是死、加班到底什麼時候回來」,他開始調整夫妻相處之道,「我發現她是需要我確切的存在感,我會讓她知道我人在哪裡,讓她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真正的把這個世界變成我有一半要化給她用,而不是一半給工作用,一半給自己用」,如今事過境遷,他不忘打趣說「安太座比安太歲重要」。
 
為了顧好家庭,工時極長的阿松動了離職的念頭,加上後來滿周歲的女兒學會講話後,竟對著阿松喊「媽媽」,讓他大傻眼,「就覺得很心酸啊,心酸之外我自己覺得很好笑、很可笑,然後沒有哭出來,就覺得要多留點時間給家人,所以我後來就離職了」,改成接案方式工作,而女兒半年後總算開口叫「爸爸」。
 
阿松在《食尚玩家》多年來職災不斷,因美食節目須從早吃到晚,幾乎未讓腸胃休息的他「消化系統頭跟尾都壞掉」,一天需跑5、6次廁所,照內視鏡發現聲帶長繭跟結痂,後來才知道食道灼傷、聲帶發炎、十二指腸潰瘍、胃破皮潰瘍、結腸發炎,「醫生說會病變,下次可能會大腸癌」,他慢慢調整飲食後已無大礙。
 
而真正差點和死神相會的則是2010年,《食尚》團隊和主持人莎莎到印度出外景,遇上槍擊事件,2攝影師被歹徒開槍掃射中槍,阿松心有餘悸表示:「如果那時候他沒有剛好卡彈,我沒有發現剛好那裡有人拿著手槍在拉槍機,那我們就剉屎,掃射是全部都會掛掉耶。」在生死關頭剎那,阿松腦中想的依舊是工作,「我閃過就髒話,為什麼是我們,才第一天耶,你知道腦袋還在想工作的事,我們才第一天耶,剛下遊覽車,走進神廟就發生事情,結果一上車哇兩個攝影師中彈」。
 
阿松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僅告訴老婆「我們在醫院,攝影師受傷了,你放心我們很好都沒事都沒事」,直到後來老婆才知道事情有多大條,雖她從頭到尾未責備阿松,卻也在心中留下陰影,成為日後產後憂鬱的未爆彈。而阿松雖表面看似沒事,實際上工作態度卻不同於過往,「我只求播出,我出外景只求拍完安全回家」,但當時他未發現自己的盲從、潦草、魯莽,直到有次去浩子家喝酒看節目播出,「發現原來我把內容剪得支離破碎,然後他就跟我聊為什麼你要剪成這樣子」,與浩子Man’s  talk下,迷失自我、隨波逐流的 阿松才找回自我風格。
 
說起當初開包子店的過程,阿松笑說就和成為OS桑一樣,一切都是「因緣際會」4個字。浪子回頭的合夥人阿翔,有天拿著包子找他合作,阿松原本打聽對方過去黑歷史而有所疑慮,但在得知他真心悔改,且欲將已故父親的手藝傳承下去,加上包子真材實料、美味可口,讓他決定入股合資開店。
 
阿松自豪「我們家的包子可以讓我吃了不胃酸逆流,原來包子不要有任何化學添加物,它就是不會造成你的胃酸逆流」,包子店從松山店面做起,一家店成本價200萬,現已有5家分店,及耗資千萬在桃園設置中央廠房,生意越做越大,阿松直說:「我其實沒有把包子店當副業啦,我其實每一個東西都是主業,因為你要去做就要把它做好,你怎麼可以把它當副業。」希望包子可以讓所有的人滿足,吃了會打從心裡笑出來。
 
現在的阿松是個連鎖包子店的老闆,是個會配音、主持、演戲的藝人,是個好丈夫好爸爸。今年帶著小4的兒子一起主持親子節目《出發騎幻島》,他已學會工作與家庭兼顧。(黃盈容/台北報導)


阿松除了藝人身分外,還是個包子連鎖店老闆。楊約翰攝

阿松對自家包子相當有信心。楊約翰攝

阿松自豪包子料多實在。楊約翰攝

阿松曾獲選「全台灣第1名OS桑」。楊約翰攝

阿松希望演藝工作和包子都能帶給人們暖心笑容。楊約翰攝

阿松(右)和兒子紀昀希一起主持兒少節目《出發騎幻島》,在主持人與父親角色間取得平衡。公視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