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五奪金鐘獎、飲恨聖母峰 《MIT台灣誌》麥覺明18年走遍台灣斷崖

「啊欸啊~啊欸喔欸啊欸喔~」耳熟能詳的旋律響起,喜愛戶外旅遊的觀眾都知道,這是《MIT台灣誌》的招牌主題曲。《MIT台灣誌》堪稱國內行腳節目的鼻祖,從2002年4月開播迄今已邁入第18年,每周固定播出,累積超過9百集,節目的靈魂人物,是人稱「麥哥」的製作人兼主持人麥覺明。他在1995年曾遠征聖母峰卻功虧一簣,返國後因緣際會投入電視圈,紀錄高山生態,從門外漢到如今已是五度榮獲金鐘獎的製作人。他還把拍攝10幾年的台灣黑熊影像整理成紀錄片,本月上映。我問麥哥,是什麼樣的動力與使命感,促使他能如此十多年如一日,每天上山下海拍攝影片?他說,「能透過鏡頭,讓大家更能認識台灣,對我來說是很有意義的事。」
 
麥覺明求學時念的是會計,跟他現在的工作沒啥太大關係,不過他求學時代就熱愛爬山,當過學校登山社社長,當時就很常在高山縱走,為他的體能打下良好基礎,「喜歡爬山就是天性」。畢業後不久,山岳協會招募國內登山好手,遠征聖母峰,他瞞著家人偷偷報名,經過一年多的體能訓練,包括負重30公斤單攻玉山、兩天走完聖稜線等測驗,接著出發挑戰他口中「所有登山人的夢想」:海拔8848公尺高的聖母峰。
 
過去鮮少在嚴寒、高海拔環境登山的麥覺明,一開始也是吃足苦頭。1995年4月,他爬升到4千多公尺後,高度適應出現狀況,狂拉肚子,幾乎是每個小時就拉一次。到了5月,生理逐漸適應環境,5月初,團隊還評估是歷年攻頂天氣最好的一次,且一行10多人當中,包含麥覺明在內,共4人被選上代表攻頂,但輪到他攻頂時,卻發現預備下山用的氧氣瓶被偷了!
 
攻頂聖母峰前氧氣瓶被偷,功虧一簣

「爬聖母峰就是這樣,天時地利人和,還要一點運氣。」當時他們4人分成兩組,在7千5百公尺的第四營輪流攻頂,同隊的江秀真、陳國鈞登頂成功,是台灣成功攀登聖母峰的第3人、第4人,名留青史,但換麥覺明小組出發時,山下的領隊卻通知他們,氧氣瓶被偷,氧氣不足必須下撤,讓他與隊友陷入天人交戰的掙扎。
 
「在那麼高的山上,你要繼續攻頂,也沒人管你,但前一年石方芳攻頂後(史上第二位),卻在下撤時失蹤,到現在還沒尋獲,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警惕,最後掙扎了一陣子,還是決定接受團隊的下撤命令,含淚下撤。」麥覺明說,雖然沒有成功完成任務,讓他帶著遺憾下山,但從訓練到攀登,對他來說也是很難忘的經驗。
 
距離夢想只差最後一哩路卻飲恨,20多年過去了,不會後悔嗎?「會啊!到現在還是魂牽夢縈,前陣子都還夢到自己在爬聖母峰!」不過麥覺明也說,很多山難其實都是發生在下山的階段,上山容易下山難,「要放下自己的堅持與執著,需要更大的勇氣,而且這趟旅途只差沒有登頂,但其他過程都很值得,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情無法十全十美,往這個方向想,就漸漸放下了。」

還好到了2004年,麥覺明成功攀登北美第一高峰、海拔6194公尺第拿里峰(Denali,又稱麥肯尼峰Mt. McKinley),稍稍彌補他9年前的遺憾。
 
因緣際會走進電視圈,一晃20年

麥覺明畢業後曾到會計事務所工作,加入聖母峰遠征隊後為了配合訓練而請辭。從聖母峰返國後,剛好衛視想找人企劃與山有關的節目,因緣際會找上麥覺明。1998年,衛視中文台《台灣探險隊》開播,是當時電視圈少見的戶外節目,專門介紹台灣各地的人文歷史、自然生態。2002年,麥覺明離開衛視,自立門戶成立「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接案拍攝生態紀錄片,接著再催生《MIT台灣誌》,一轉眼過了20年。
 
《MIT台灣誌》開播首集,找來歌手陳昇擔任主持人,協助將「玉山北峰一號」門牌,送上玉山北峰氣象站。陳昇之後,蔣偉文、姚元浩也都接棒過主持任務。不過出高山外景,短則三四天、長則七八天,藝人越來越難搭配,麥覺明只好校長兼撞鐘,從幕後走到幕前。
 
「反正我們也不是靠口條取勝,我們就是很務實、很自然,跟觀眾講解登山技術、山岳背景,腳踏實地去做。」樸實無華的風格,反而讓麥覺明以主持人的身分六度入圍金鐘、其中一次獲「自然科學紀實節目主持人」的肯定。他笑說,能得獎,自己也很意外。
 
這樣常到高山出外景的節目,既然主持人難尋,為什麼非要登高山不可?麥覺明說,節目並沒有限定非爬高山不可,山岳是《MIT台灣誌》主打的亮點沒錯,但只要是屬於台灣的人事時地物,包括自然生態、歷史人文、旅遊美食,都是《MIT台灣誌》紀錄的題材,只是大家對《MIT台灣誌》爬山的印象太深刻,如果是一般平地的景點介紹,觀眾還會來「投訴」,「麥哥,該上山了!」他也只能苦笑。
 
「在高山,沒水沒電沒餐廳,食衣住行都是大難題,要自己背帳篷、糧食、鍋碗瓢盆上山,而且還要面對氣候的考驗,一切都只能聽天由命!例如遇到颱風或梅雨季,衣服淋濕了只能靠人體烘乾機把衣服烤乾,每天早上睡醒,最痛苦的就是從暖呼呼的睡袋鑽出來,穿上冰冷的濕鞋子、濕衣服,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更別說攝影機器可能會受潮受損。」

挑戰拍攝「中央山脈大縱走」,連播72集
 
不過《MIT台灣誌》團隊卻無所畏懼,五周年時,他們拍攝了台灣五頂峰,即玉山山脈、雪山山脈、中央山脈、阿里山山脈、海岸山脈的最高峰。十周年時,他們更去拍攝了中央山脈大縱走,歷時4個多月,連續播出72集,「很多觀眾都當成連續劇在看。」麥覺明笑說。
 
中央山脈是台灣的脊梁,北起宜蘭縣蘇澳鎮南方澳與東澳之間的烏岩角,南到台灣本島最南端的鵝鑾鼻,若以高山縱走來區分,由北而南是南湖群峰與中央尖山的「北一段」,無明山甘藷峰等高山的「北二段」,能高山安東軍山等地「北三段」,接著是秀姑巒山、馬博拉斯山區的「南三段」,三叉山向陽山的「南二段」,接著到卑南主山則屬「南一段」。台灣百岳,屬中央山脈的就有69座,縱走全程超過250公里。
 
今年10月,一名許姓山友與同伴,用史上最快紀錄走完中央山脈大縱走,兩人幾乎是急行軍的速度,但也花了17天。何況《MIT台灣誌》團隊,需要全程紀錄拍攝,除了糧食睡袋,還有不少笨重的攝影器材,要完成中央山脈大縱走,是相當瘋狂的任務。「為什麼這麼想不開?」我開玩笑問。「因為5周年已經去了五頂峰,10周年就想要比五頂峰強,就想自我挑戰,想要有不一樣的題材,一開始也只是個想法,沒想到最後也真的付諸實行」。

要一口氣出外景4個多月,靠的是事前縝密的規劃,每一段行程,走到哪可以剛好遇到另一側路線的夥伴會合,幫忙補給食物、器材,都要計算得很精準,以免耽擱拍攝任務。但即使如此,因高山無法幫攝影器材充電,他們帶了1百多顆電池上山,以量取勝。往南湖大山登山口出發那天,還發現整團裝備太重,超過2百公斤,臨時找來協作幫揹,隊伍也因此變長,本來5、6個人,變成10幾個人的小隊。

麥覺明選在氣候穩定的秋季出發,大約是在11月初,希望能避開颱風。但爬山除了天候因素外,還有地形也需要克服。麥覺明回憶大縱走的艱辛,「主要有四大天險,第一個是北一段接北二段的死亡稜線,近乎垂直的碎石坡,路徑也只有20、30公分,一失足就會掉到幾百公尺深的溪底,我還事先用角鋼做了很多基樁,可以插入地面固定,還好老天爺幫忙,那幾天沒有下雨,順利通過的時候,大家都如釋重負,有重生的感覺。」

「接著到北二段,就遇到第二個天險,鬼門關斷崖。反正這些恐怖的地方,名字都不會太好聽。」北二段走完,可以接到中橫公路,終於可以進行大補給,再繼續到北三段,但此時卻開始遇上壞天氣,到奇萊山區時大雨狂下,連攝影器材都因太過潮濕,訊號異常無法拍攝,一行人在山屋被困了4天,且因協作是以日計費,大夥越等越心急,緊急用衛星電話聯絡台北,送機器到松雪樓,請人背上山,他們再找人下山,在成功山屋交接,完成影像救援。等了4天,雨勢稍歇,他們立刻繼續前進。

氣溫零度又遇上連17天下雨,幾乎要崩潰

進入北三段,先經過第三道天險,卡樓羅斷崖。但是到了能高安東軍段,天氣依然很差,讓他們吃足苦頭,又遇上連續17天下雨。當時時序已進入冬天,氣溫都在零度左右,只能用三濕形容:設備濕、器材濕、鞋子濕,還要鑽過潮濕的箭竹林,「跟自動洗車機一樣,自動幫你洗澡,全身都是濕的。過了安東軍山,進入摩即山、草山,白霧籠罩,伸手不見五指,一片白牆,很難找路,每天只推進約1公里,很常走錯路又要重走,團隊士氣相當低落,幾乎都要崩潰,還好大家感情好,互相扶持,才能度過這樣寒冷潮濕的17天。」麥覺明說。

接下來進入南三段,路線依舊不清楚,還好天氣轉晴,接著是第四道天險,烏拉孟斷崖,天空飄起小雪。再到南二段、接到南橫公路,走完南一段,一度又遇到像颱風一樣的雨勢,但相較於縱走初期,拍攝任務已順利許多,最後在卑南主山劃下完美終點。「70幾集的行腳節目,跟連續劇差不多,可以說是影像的浩大工程,是電視圈的壯舉。」麥覺明相當自豪。

這次的中央山脈大縱走,影像製作完成後,從2012年12月初播到2014年4月底,讓《MIT台灣誌》在2013年首獲金鐘獎「行腳節目獎」的肯定。

除了困難度爆表的中央山脈大縱走外,麥覺明團隊也曾在南湖大山遇過雷擊,因為帶著攝影器材容易導電,大夥腦門都感到像被小石頭打到,驚覺是雷擊後蹲低,迅速下撤;也曾在八八風災後到阿里山的來吉部落遇過土石流,傾瀉而下的泥流,淹過眾人的小腿,把攝影助理的收音線扯斷,連人帶走,還好泥流速度不快,麥覺明趕忙把助理拉起,助理已全身泥巴,眾人回過神後,虧他變成了兵馬俑。其他如冰雹、虎頭蜂,在山上也屢見不鮮。

對工作保有熱情,持續燃燒溫度不減

進入電視圈超過20年,幾乎每天爬山、出外景,不累嗎?不膩嗎?麥覺明說,為工作爬山跟單純休閒娛樂爬山,心情難免有落差,同樣是下雨,前者擔心預算有限、畫面不佳,但後者就能隨心所欲,想休息就休息。而且對他來說,即使是同一座山,不同季節、拍攝不同主題,拍高山植物、生物,每次都是全新的風情。

「像合歡山,春天可以拍杜鵑花、夏天拍星空銀河或大草原,秋天拍雲海,冬天拍雪景;或是可以談中橫公路的工法和築路史,或是可以再延伸合歡越嶺古道,還有1914年壯烈的太魯閣戰役,每次都是不同題材,拍都拍不完。麥覺明說,他還沒有想過題材枯竭的一天,這也讓他保有對工作的熱情,可以不斷一直爬山、一直拍攝,「到現在我的熱情都還一直在燃燒,溫度都沒有減。」

也正因為拍攝題材太多,並非所有畫面都曝光過,於是他把2008年開始紀錄的台灣黑熊影像,重新整理,統一影像格式,製作成紀錄片《黑熊來了》,本月即將上映,還找來陳昇編曲、演唱主題曲《Tapushuuan帶小熊回家》,大夥再續前緣。

訪談過程中,麥覺明也不忘感謝《MIT台灣誌》的團隊,18年來成員幾乎沒有換過,大家都從少年拍到變中年大叔,第一集到現在都是原班人馬,讓《MIT台灣誌》一直維持原汁原味,風格沒有太大改變,節目品質才能不斷累積。當然還有電視台的支持。不過他也有他的擔憂,當今網路世代,網紅當道,只要敢講,人人手拿一台機器都可以直播節目,收視率遭分食,難免都會下滑。不過他深信,只要繼續做好節目,就會有人欣賞,這也是他進入電視圈的初衷。

五度獲金鐘獎,讓台灣人更了解土地

麥覺明如今已獲五座金鐘獎肯定,他說最感動的是在山上遇到山友對他說,「我都是從小看你的節目長大。」未來他還想再多拍其他台灣特有生物,像山椒魚、櫻花鉤吻鮭、台灣水鹿等,也嘗試多用紀錄片的方式深度呈現,讓台灣人更重視自己生長土地上的生態。

「對工作有興趣,就會有熱情,每次拍不同題材,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成長的機會,完成之後就能讓我很有成就感,而且能帶給大家正向的力量,也讓我覺得對台灣有所貢獻。」麥覺明說,他會繼續透過影像,讓大家認識自己所居住的台灣。他把所有登山裝備都放在工作室,隨時準備出發,拍下一次的外景。「啊欸啊~啊欸喔欸啊欸喔~」旋律繼續響起,麥覺明與《MIT台灣誌》團隊,要繼續往20周年、30周年邁進。(何哲欣/台北報導)

麥覺明小檔案
 
年齡:54歲
現職: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
學歷:實踐大學會計學系
作品
2001年-農委會《台灣世紀之旅》
2002年-中視《MIT台灣誌》
2005年-中視《走在台灣的脊樑上》
2006年-中視《繽紛台灣再發現》
2006年-公視《台灣古道誌》
2007年-公視《穿越中央山脈歷史走廊:八通關古道東西段》
2009年-中視《魅力台灣樂活誌》
2010年-中視《生態台灣》
2014年-中視《台灣山女孩》
 
得獎紀錄
2006年,第41屆金鐘獎:教育文化節目貢獻獎
2007年,第42屆金鐘獎:綜合節目獎
2008年,第43屆金鐘獎:非戲劇類節目最佳導演(播)獎
2013年,第48屆金鐘獎:行腳節目獎
2017年,第52屆金鐘獎:自然科學紀實節目主持人獎
2018年,美國休士頓自然生態金獎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網友回應
 
蔡明昌:謝謝麥導 台灣有你真好 加油
 
Lone Chen:我愛MIT台灣誌
 
黃長利:麥導,台灣有你真好!
 
許明聖:一條路,走就對了。
 
林志群:比起自稱愛台灣的人 這些人才真的是愛台灣!!!
 
Lung Zhang:用腳愛臺灣
 
發稿時間:0005
更新時間:1615(新增麥覺明小檔案)


麥覺明五度獲金鐘獎肯定。莊宗達攝

麥覺明爬聖母峰,卻功虧一簣。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把登山裝備都放在工作室,隨時準備出發。莊宗達攝

麥覺明爬聖母峰飲恨,20多年來魂牽夢縈。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拍攝紀錄片《黑熊來了》,本月上映。莊宗達攝

麥覺明(右)從年輕就熱愛爬山。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團隊完成中央山脈大縱走的壯舉。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熱愛爬山、攝影。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暢談他30多年的爬山經驗。莊宗達攝

麥覺明拍攝團隊,長期拍攝高山美景。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團隊常在雪季縱走。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在2004年攻頂北美最高峰,第拿里峰。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1995年遠征聖母峰。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團隊18年來,成員幾乎沒變過,感情很好。麥覺明提供

麥覺明本來是電視圈門外漢,現在已是金鐘獎製作人。麥覺明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