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冰品王子73變  高慶豐

者/戚海倫 攝影/林林「跑馬拉松前會設定目標:高、中、低標;經營冰店也是。最低標,雪王在我手上至少達到百年老店。就像跑一場接力賽,我希望棒子不要在我手上掉了。」─雪王冰淇淋第三代老闆高慶豐「孫悟空72變,可能我阿公覺得,他比孫悟空還多一變吧!」台北市武昌街雪王冰淇淋店內,菜單上洋洋灑灑73種冰淇淋,麻油雞、豬腳、辣椒,每每讓客人驚呼。第三代老闆高慶豐接手經營冰店邁入第12年,他的基因裡承襲阿公高日星不畏挑戰的因子,生活如冰淇淋口味般豐富,十足「斜槓」!他同時是優秀保險業務員,也是資深山友,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爬了四座、台灣百岳收集了86座,現在仍偶爾客串當高山嚮導、帶人爬玉山;婚前他曾騎單車橫越美國,從紐約騎到洛杉磯,現在抽空玩玩獨木舟,至於跑馬拉松則是生活日常。去年,在妻子與三個女兒現場見證下,他在紐約集滿「世界六大馬」最後一塊拼圖。「她們在終點前一公里等我,擊掌進終點,我有種了卻一樁心願的感覺!」完成六大馬不容易,特別是波士頓馬拉松還設有參賽門檻。早在2012年,高慶豐就跑了東京馬拉松,「前年台灣精品甄選柏林馬拉松跑者,我在企劃案寫了句『如果我選上,就在雪王賣德國黑啤酒口味冰淇淋』,運氣很好,不小心也選上了。」前年他先後完賽柏林、波士頓與芝加哥馬,去年再跑倫敦與紐約馬,七年內集滿六大馬,他秀出獎牌:「要放在雪王店裡展示!」20年來,高慶豐跑了近40場馬拉松,個人最佳成績3小時06分,今年他目標「破三」跑進三小時內,「那就人生圓滿了!」他還記得,「初馬」在2001年太魯閣馬拉松,「那還是報名跑馬免抽籤、去花蓮也不必搶火車票的年代。」「七百多人參賽,我六百多名,跑了五個半小時。」「推坑」他跑馬的是淡江大學登山社學長,「學長說,爬高山前要先體能訓練」。「爬山是我所有運動的啟蒙。」一頭栽進登山,是高慶豐考上建中以後。「國中時還流行用體罰的,我是被打上建中的。」高慶豐形容:「就像原本繃很緊的橡皮筋鬆開!建中學風自由,我常翹課翹家去爬山。」「國中我都還全校前幾名,一進建中一堆『妖魔鬼怪』,不念書都考得比我好。」爬山釋放壓力,「也是逃避」;爬山狂熱到學校給他兩條路:留級或轉學。「我媽說,還是留級好了,至少畢業證書上還是建中。」高慶豐笑說,建中四年都在爬山,「後來有人問我大學什麼系?我都不知道,我在山上時間比在學校多。」淡江大學登山社有形形色色喜愛戶外運動的「怪咖」,高慶豐在那兒如魚得水。他退伍後,自封「寶島冰淇淋『博土』」的阿公高日星,要他「別馬上回家裡做,去外面磨練磨練」。於是高慶豐2004年進入保險業,「業務工作還滿磨練,我也磨練得很不錯。幾年後,家裡要我回去。」當時高慶豐猶豫了。他買了張機票,沒有計畫、帶著單車,飛到紐約去放空「想清楚要幹嘛。」花三個多月騎單車橫越美國,「那是我人生的轉捩點,2008年初回國後決定,結婚生子、回家接冰店。」只是,高慶豐也沒打算放棄保險業務工作。接手「雪王」已邁入第12年,與媽媽、妹妹一起經營,他與妻子生了三個女兒,「現在不再像以前能說走就走,我有很多甜蜜的負荷」。雪王創立於1947年,見證了台灣社會變化;1992年台韓斷交,高麗蔘口味也就沒了。高慶豐是「被冰淇淋養大」的小孩,他回憶小時候,阿公總說:「愛吃就都給你吃,讓你吃到飽、吃到怕。」同學鄰居羨慕高慶豐有吃不完的冰淇淋,他卻笑說:「有個東西若在你面前滿山滿谷、取之不盡,你可以一直吃,你就一點都不想吃了。」高慶豐6歲時,才35歲的父親因故倒下、成為植物人臥床20多年,母親身兼父母兩職,也辛勤照顧先生到全無褥瘡。2006年底父親胃癌過世、四年後阿公胰臟癌也走了。高慶豐指著店內牆上、酷似撲克牌國王圖像說,「那就很像我阿公」。高日星受日本教育,思維也是日式風格。「有次有客人問爺爺為何不做加盟,阿公說了一大堆,最後客人下結論:『你這是日本匠人精神,堅持做一件事、堅持自己想法和原則,不因市場或時代潮流改變。』」而高日星對雪王的堅持,潛移默化中也傳給了長孫高慶豐。雪王開發各種特殊口味冰淇淋,吸引海內外客人嘗鮮。「當年客人向我阿公挑戰說,你既然是冰淇淋之王,能做出鹹的嗎?於是他做了肉鬆。還有其他的嗎?他又做了豬腳、麻油雞。客人說糖尿病不能吃甜,於是他做了豆腐。有人說愛喝酒,他就做了威士忌、高粱口味。」語氣中,慶豐對阿公有崇拜,「四、五十年前就有這種想法很厲害。現代企管術語叫客製化,大陸用語說,這是『吸引眼球』的作法。」慕名而來的客人讚雪王是「台灣版的哈根達斯」,而每一個點特殊口味的客人,將冰淇淋送入口中那一刻,都睜大眼:「真的就是那個味道!」但接手經營雪王的高慶豐也需面對「家人問題」。上一輩的「恩怨」還沒化解;持有原本雪王一樓店面的姑姑四年半前寄存證信函、將店收回去。雪王因此短暫停業三個月,後來搬到原址二樓,而這原本是高慶豐的住家。「那時跟客人聊天,傳成雪王要收。電視台來採訪,直接下標『知名老店又吹熄燈號』。結果客人大排長龍,整天挖冰手沒停過。」六月正是賣冰旺季,但客人不知道,除了忙生意、高慶豐還得急找空廠房暫存機器設備,「那時我家雙胞胎出生,還忙老婆坐月子。」那是他人生中的危機和低潮,「但也是機會教育,提升我自己」。「店裡就我媽、我妹、我,三個員工,我想做些改變,家人可能有不同想法。」高慶豐笑說:「再怎樣跟她爭,她都是我媽,能炒了她嗎?」曾經認為「我媽愈反對、我就愈要做」的高慶豐,近年逐漸發現,不必站在衝突對立面,「站在她的角度想想也很好」。經營雪王和跑馬拉松一樣,高慶豐都設標準。「高標,希望愈做愈大、愈做愈好,很有名,擴張、第一品牌,國宴上用我們的冰淇淋;中標是維持。我現在40歲,如果可以做到70歲,在我手上至少達到百年老店,這是我心目中的最低標。」高慶豐說:「其實很多日本品牌是千年企業,不是不可能,只看你願不願意做。」他的手機和行事曆筆記每天都密密麻麻,問他怎麼做時間管理?慶豐笑說:「鐵人也是人,就那句話,時間像乳溝一樣,擠一下就有了。」參加商會會議、練跑步、國內外參賽、爬山、陪小孩、服務保戶、買水果食材、在雪王顧店……,生活充實豐富。「規律」是高慶豐「分身有術」的秘訣。「規律才能量化、計算,能去推演幾周後、幾個月後能累積什麼、達成什麼。」跑馬拉松與做冰,在高慶豐心中有著「同理可證」的學問。不同食材作法南轅北轍,「做冰、做甜點,沒有精確算好每一公克的糖、奶,出來成品口味會不穩定,必須很精準。跑馬拉松也是,配速、要帶多少補給,幾公里要喝多少水,可以很精準地預測計算。」他對三個女兒,有著類似「當兵」般的管理。「人生不是在實驗室裡做實驗,還是有變數,那三個(女兒)就是。」高慶豐笑說:「比如我想睡覺,她們還在寫功課,我就不能睡。所以我希望她們有規律,這樣我才能把我的規律、繼續規律住。」「我很幸運,背後有一群娘子軍支撐著我。」爸爸和阿公過世後,高慶豐的生活周遭全是女生,「她們是我背後強大的女子天團。」高慶豐與太太是相差12歲的姊弟戀,在高慶豐眼中,有著廣告業專業的太太,「在生意上給我很多很好的意見,也是我的精神領袖。」當年在婚禮上,兩人準備如九層塔、辣椒等神祕口味的各式雪王冰淇淋,讓賓客驚喜抽獎,至今仍讓賓客難忘!「養小孩真的很花錢!」高慶豐說,雖然還有很多想做的事,但近三、五年,「要把事業衝刺一下。我老婆也認為,要讓小孩有更好的生活環境,也要讓雪王品牌發揚光大。」「如果人生可以活到80歲,我現在40歲剛好一半。就像跑一場馬拉松,我剛過了半程折返點。」問他低潮時怎麼鼓勵自己,他說:「樂觀很重要!」就像電影《火線大逃亡》達賴喇嘛對主角布萊德彼特說的西藏諺語:「如果這件事無法解決,你擔心也沒用;如果可以解決,那你幹嘛擔心?」「開心一點過日子吧!」說著說著,雪王店內的鈴聲響了起來,有客人走上二樓來吃冰,高慶豐拿起菜單,繼續招呼客人去了。高慶豐
年齡:40歲
身高/體重:172公分/64公斤
現職:雪王冰淇淋負責人、南山人壽業務員、兼職高山嚮導
學歷:淡江大學管理科學系、台大法律學分班畢業
興趣:登山、鐵人三項、馬拉松、獨木舟、單車旅行
家庭:已婚、育有三女


知名店家雪王冰淇淋第三代老闆高慶豐(右),希望雪王在他手上至少達到百年老店。林林攝

跑步與做冰,在高慶豐心中有著共通的學問。林林攝

搬到二樓的雪王,冬天也有不少客人來吃冰。高慶豐提供

昔日一樓店面的雪王,是台北武昌街的知名地標之一。高慶豐提供

長女出生,高慶豐(前排右起)與阿公、妻子、媽媽(後排右起)、妹妹留下全家福合影。高慶豐提供

熱愛登山的高慶豐,曾攀登北美最高峰第拿里峰。高慶豐提供

國旗飄揚,高慶豐在波士頓馬拉松衝進終點線。高慶豐提供

六大馬獎牌集滿,也成為雪王店內的特殊展示品。林林攝

承襲阿公的創意,高慶豐也不時開發新口味。台式肉鬆蔥麵包口味,蔥味濃郁。翻攝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