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之星】周孝安墓仔埔旁夜半哭 敲鐘救回神魂

35歲周孝安卸下陽光外表,內在極度壓抑,或許是他小學4年級爸媽離婚,他開始被同學嘲笑,在「你單親就是異類」的環境被迫早熟,但他每年生日願望,都是希望爸媽復合。他30歲時,逾半年沒接戲,離群索居搬到山上沉澱,鄰居則是「墓仔埔」,那1年生活,他「分不清自己幾歲」,常常半夜憂鬱到想哭,直到入圍金鐘,他才心無雜念全心再衝演藝圈。

周孝安與演藝圈接觸,是高中時他蹺課去西門町湯姆熊打電動,被《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節目製作部員工相中,一組人直接DV跟拍他,接著遞名片邀他上節目,他心想肯定是詐騙,但膽大留了手機號碼,3天後真的找他去「高校美型男」單元,接著當model拍廣告、MV、雜誌,再轉型拍戲。

他原本學的是電腦,也喜歡獨自在1個空間工作的感覺,「我完全沒有想過每天工作,要面對劇組很多人一起工作,完成一個作品」。聽起來原本不喜歡與人接觸,他自認以前較孤僻,不喜歡面對太多人,「我會想要大家都開心,但在這個思考模式下會很累」。

他當時抱著「先玩玩看」入了行,第一部公視《沿海岸線徵友》以本色演出,直到拍了《痞子英雄》電視版,拍攝前演員們一起訓練武術、表演課程,才真正接觸什麼是專業演員,怎麼做角色功課,「我才知道原來成為一個專業演員要具備什麼條件,開始有興趣,決定認真做做看」。

不過,現實和理想總有差距,他第一次想放棄是新人時期,「導演都會問我是不是劇校出來的」,但他不是科班,先入為主被認為不行,「你就是個花瓶、model出來,長得好看對這行有興趣的人而已」,他無法接受,因為他不接廣告,就為專心當演員,他只求一個機會,「那陣子我很沉淪」,最終決定趁年輕為轉行鋪路,當了寵物美容學徒,但幾個月後,新戲上門,演員路出現曙光!

他以為演藝路穩定了,但30歲那年卻苦無戲拍,他不知是自身的問題還是景氣不好,這一次他帶著兩隻狗搬到新店錦繡山上的30坪房子隱居。那1年,從早到晚只有自己,走出家看到的是整片墓園,鄰居大多是老先生、老太太,話題在遛狗、植物打轉,他形容生活有種「禪定」感,一度覺得孤單,「可是一個人才能真正想清楚到底要什麼,如果常常跟朋友見面,他們給的意見不一定是對的」。

是否未釐清疑惑,心情反而越憂鬱?他坦言半夜會想,「為什麼把自己逼到這地步」,甚至有想哭的情緒,其實他已分不清是憂鬱,還是看透自己不足的地方,「我可能之前浪費了太多時間,一直在等機會,殊不知有時要製造機會」。他二度動了想離開的念頭,談好去上海跟朋友學做生意,但1年過去,他接到新戲搬回市區,31歲以《C.S.I.C鑑識英雄》入圍金鐘男主角,他確定知道要繼續走下去。

至今他越來越穩定,但家人始終擔心,並不希望是他走一輩子的路。他相信很多演員經歷家庭革命,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辛苦得到的收穫有沒有成正比,會覺得花時間看很多的戲,做角色功課,完全沒辦法理解這是什麼工作,他們會說藝術賺不了錢。家人是否勸他轉過行?「會要我去開開看冰店,一些加盟店做得很好,要我去做做看,至少穩定時間固定,到現在還是會一直慫恿我」。

2011年,周孝安才出道不久,就爆出周父風花雪月事件,他解釋:「爸爸比較愛玩,我很頭痛,我現在走幕前,不希望太多負面的東西。」因此他毅然決然切斷跟父親的關係,完全斷聯,連電話都刪了。直到2、3年前,經妹妹男友居中協調邀聚會,他到了才知道周父也在附近,原本抗拒見面,「我不知道會怎麼反應,見到我爸的感覺」。

周孝安回憶當時抗拒後接受,他去附近找爸爸,「爸爸就握住我的手說『孝安,爸爸真的對不起』,他以前是非常跋扈非常大男人,那天他真的放下身為一個父親的尊嚴,跟自己小孩道歉時,我心裡面其實都在大哭了,但我的眼神是傻住,我完全沒有預料到他會這樣」。即使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他講到此情緒仍震盪,「他現在已經60了,他願意這樣對我,我覺得已經夠了」。

他小學時父母離婚,他幾乎由奶奶養大,單親家庭竟讓他開始被同學霸凌,「哈哈周孝安沒有媽媽,周孝安沒有爸爸」,他完全不知如何反擊,「彷彿單親就是異類,就是會被嘲笑」。他唯一的反抗是和男同學玩遊戲發生口角,對方指著他的鼻子罵「你有種叫你爸來啊」,他瞬間爆炸出手,同學眼鏡破了哭了,他才發現「原來會霸凌別人的人,自己沒有太大自信,才會去霸凌更弱勢的人」。

被欺負到國中停止,他從未跟奶奶求救訴苦,「我不敢講啊,我不喜歡去麻煩別人,我希望大家在我身邊是開心的,不會擔心我。那時我都是吞在裡面,很壓抑」。在那樣的環境下慢慢長大,他告訴自己要更成熟,他只覺得好笑,「家庭幸福又怎樣,那些人還不是一樣無知嗎」?話雖如此,但小小年紀的他每年過生日,第3個最珍貴最祕密的願望都是希望爸媽能夠再復合,「長大後就知道是無稽之談」。

即使他不是從完整家庭長大,但他始終對家庭仍有憧憬,不過分水嶺在於30歲,30歲前他是不婚主義,他認為離婚率太高,擔心未來小孩面臨他曾經歷過的事,不過一切都在山上想通了,他曾想35歲走入婚姻,但期限已到,計畫永遠趕不上,他笑「我下個計畫是40歲,給自己5年時間」,他說能的話盡量40歲結婚生子,「我不想跟小孩差太多,還是希望能陪他打球」。

看似他不論對感情、婚姻都慎重看待,但去年初他爆出四角戀,他和李京恬戀情分得難看,女方控訴他「瘋狂劈腿」,他被冠上「渣男」,他坦言當下一直回想「我可能讓這個女生不開心了,可是我真的有這麼糟糕嗎」?那幾個月,很多人看到他會說「你感覺頭上有朵烏雲」,其實他感覺得到做任何事都缺乏自信,認為每個人google他,第1個看到最多點擊率的新聞就是這個(指和李京恬事件)。

好奇是第一次被罵「渣男」嗎?他本來平靜說「對,就那一次而已」,後來邊笑邊模太陽穴喊「沒有別次了」。他解釋被罵並不生氣,能理解李京恬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我承認我有我的問題,處理事情還不夠成熟,她一個人在外的一定會爆炸」。他稱因此學到如何讓女生更有安全感,像和小12歲女模Ariel雖交往僅4個月,但不會讓Ariel有任何一點懷疑,不會再像對上一任那樣。

至於戀情為何如此短命,他直白說年紀差太多了,「沒想到會因為這件事分手,因為沒時間陪伴。可能她還沒想要結婚吧,畢竟年紀還那麼小,我不想給她太大壓力,我忙沒時間陪她,那我可能想結果,一個年輕女生在一個男生沒辦法可以好好的陪伴她的前提下,又想步入家庭,這個年輕女生怎麼可能答應,她都還沒好好感受過熱戀的感覺」。

而四角戀除了李京恬、Ariel,捲入的還有當時和周孝安合作的周曉涵,雙周19歲相識、約會,如今演藝圈再重逢,緣分難得,緋聞爆出時他乾脆認了「喜歡」,現他解釋是指欣賞,並非要和她交往。難道沒有男女間的好感?他解釋「她是一個值得追求的女生,但我不覺得現在的我適合她,她家裡很好,工作也蠻順的,如果講她,我還要更努力才能給曉涵,更好的感情、生活,所有都很穩定的感覺」。

如此才沒追她?他說:「她應該有更好的人選,而且很多,我不要破壞別人遇到更好的姻緣。」他回憶兩人認識時,「我那時還在餐廳打工,她已經是逢甲校花了,就像現在的狀態一樣,她一直是那麼好的人,我先把自己弄到更好再說 ,不管是曉涵,還是其他的人,我還有空間往上爬」。彷彿從以前至今都把她當作……,他接話「一個目標嗎」,他說沒有啦,彼此還是很常聯絡。

30歲前的周孝安很大男人,因為吃不吃辣的小事就和女友大吵,30歲後卻突變到溫柔看太開,「假如現在我有對象,她突然說沒辦法繼續,遇到更好的,我不會覺得怎麼樣,人生太短了,真的,遇到更好的就去吧,我只能讓我自己盡量更好」。或許錦繡山上真的讓他開竅,「我覺得以前的那一個周孝安死掉了,我那時有這種想法 ,才會成長」。(宇若霏/台北報導)


現年35歲的周孝安希望40歲能步入家庭。朱世閎攝

周孝安曾想放棄演員之路。朱世閎攝

周孝安曾被冠上「渣男」稱號,他並不服氣。朱世閎攝

周孝安對感情世界侃侃而談十分大方,是難得的好習慣。朱世閎攝

周孝安對家庭仍有憧憬。朱世閎攝

即便曾入圍金鐘,周孝安的家人對他的前途依然操心。朱世閎攝

李京恬(右)與周孝安分手時分得難看、不歡而散。翻攝李京恬IG

周孝安(左)和周曉涵合作三立《必勝大丈夫》,後來爆出緋聞。資料照片

女模Ariel笑容甜美,曾與周孝安交往4個月。翻攝Ariel IG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