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敢死隊衝「鬼域」掀準生物戰 抗SARS英雄曹君範

「防疫就是作戰!」17年前爆發SARS疫情,時任國防部長的湯曜明下達作戰軍令,當時負責消毒防疫第一線的陸軍化學兵第33群指揮官曹君範,以打贏這場「準生物戰」作為目標,擬定作戰計畫及反覆模擬演練,成功完成台北市和平醫院封院後的消毒,讓醫院重新啟用;接著執行三總、榮總等消毒任務,確立消毒技術與標準作業程序,重建醫療體系最嚴謹防禦體系,為台灣防疫奠定基礎,面對今年武漢肺炎來勢洶洶仍臨危不亂。
 
2003年初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台灣近4個月的染SARS期間,共有346個確診病例,其中73人死亡,期間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在當年4月22日爆發院內感染,24日當天即下令「封院」,不僅重創台灣SARS醫療防護網,也讓全台民眾「聞SARS色變」;但是SARS疫情並沒有稍緩,反而在26日宣告有4名SARS死亡病例,更讓民眾對SARS的恐懼心理高漲到最高點。

SARS封院 和平醫院如鬼域無人敢靠近

所幸有許多抗SARS英雄的挺身而出,包括甫從台北市衛生局長卸任的葉金川在27日,自告奮勇進入和平醫院坐鎮,最後成功在2周內化解危機,並在5月8日將和平醫院內最後一名病患移出後全院淨空;交由33化兵群進行全院消毒。但當時和平醫院周遭仍如同鬼域,一般人都不敢靠近。但卻有幾名身穿迷彩服的軍人出現在和平醫院附近,並對和平醫院不時的比手劃腳,他就是陸軍33化兵群指揮官曹君範上校。
 
時隔17年後,曹君範回想當年的受命執行任務,他說,當和平醫院封院穩定疫情,把病患及醫護人員移到基河國宅、替代役中心後,再啟用和平醫院就是抗SARS疫情中的一個重要世界指標,因此進行除污並確認院內沒有SARS病毒後,即可重新啟用、恢復和平醫院的醫療功能。為此台北市政府找他們開會,怎麼做解封前的全面消毒。
 
曹君範回憶說,所幸在2003年初時聽到SARS在台灣發生傳染後,即警覺此疫情的發展,並以化兵群指揮官的身份,要求部屬回顧化學兵的準則、構思化兵群如何協助國家處置SARS疫情擴散,最後決定以「準生物戰」的角度來看待突發的SARS疫情。曹君範說,「在接到任務之前,我們都已經在做了。」
 
不過,當時33化兵群所接到的任務,並不是針對和平醫院,而是大台北地區的人口集中區,進行街道、社區的消毒作業,當時33化兵群以五噸消毒車、背負式的氣體消毒機穿梭在台北市、台北縣(現改為新北市)的大街小道上,進行消毒作業,獲得民眾的肯定。但消毒申請還是源源不絕。

曹君範說,「消毒的範圍大到不知道該怎麼辦,也超出我們的能量」,當時即警覺要儲備另外一支預備部隊的戰力,以備緊急之需。因此緊急將一般部隊營部連中配備輕型消毒器及背負式消毒器的偵消班,統合由化學兵部隊一起執行消毒任務。化學兵以大機器、大面積為主,偵消班則以背負式、小區域為主,此舉也充分展現國軍統合兵力運用,解決消毒兵力不足問題。

防疫如作戰 要打贏一場沒有砲聲的戰爭

在解決消毒兵力不足後,和平醫院的群聚感染則愈演愈烈,曹君範則預判未來醫院內的消毒也會落在他們身上,因此跟時任台北市衛生局副局長許君強要和平醫院的完整平面圖,包含地下室,視和平醫院為作戰的「攻堅目標」,擬定消毒計畫、依據樓層進行官兵編組後,開始在營區內做模擬演練。但由於33群的營區是平房,還特別移地到化學兵訓練中心的樓房來作模擬。
 
另外,曹君範還到小南門、和平醫院現場拍了大量的外觀照片,把化兵訓練中心佈置成中華路,佈置成廣州街及和平醫院,並規劃部隊進去的路線、未來消毒的路線。曹君範說,部隊的預備點在哪裡?人員換裝在哪裡?檢驗點在哪裡?等等,這個全部都要規劃好,並進行沙盤推演。他並帶著相關的幹部們到和平醫院外圍現場進行現地會勘,「這個就是準備」。

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為A、B兩棟的鋼筋水泥建築物,其中A棟的門診大樓為地下3層地上10層建物,面積為3萬3779平方公尺;B棟的急診大樓為地下2層地上10層樓建物,面積1萬4755平方公尺,合計總面積達4萬8534平方公尺。光看到合平醫院高矗外觀及消毒的總面積就讓人腳軟,還包括院外200公尺內的社區街道、下水道等都要消毒。但當國防部長湯曜明下達「軍令」,由33化兵群負責和平醫院的消毒任務,曹君範說,當時就是「準備面對作戰的場景,要打贏一場沒有砲聲的戰爭!」
 
為強化官兵的專業知識,曹君範還特別協請現任疾病管制署署長周志浩,針對SARS病毒及防治提供專業課程,讓執行任務的官兵瞭解。防護等級更是「準生物戰」裝備,讓官兵安心。最後再請疾管局、國防部預防醫學研究所的專家重新檢視所有任務的程序、步驟、要領,以確保任務的安全性。面對弟兄家人的擔憂,曹君範也向家長保證,「這個任務,我不會交給任何人,從規劃、訓練到甚至帶隊,我一定看著他們進入和平醫院、看著他們在裡面作業、出來」。
 
曹君範說,當初挑選自願者時,皆排除單親家庭、獨生子等,「考慮的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他說,參與的弟兄不是慷慨赴戰場的激情,而是做好「我一定會得到最佳的防護的準備」。曹君範說,不管訓練、準備,「我個人認為已經是非常高規格!」
 
當年規劃偵消一連負責開設人員除污站;偵消二連負責開設裝備消除站與對醫院週邊環境與道路實施消毒;偵消三連負責門診大樓(A棟)及急診大樓(B棟)內部消毒作業。因此在5月14日一早從桃園龍崗33化兵群駐地出發,約在8點左右到和平醫院外,即依規劃進行相關事項的準備,包括人員進出的除污站、裝備消除站、消毒藥劑的檢驗等等,都完成整備後,由曹君範重新再次下達安全規定後帶領第一批20名化學兵,從和平醫院A棟大門進入。

和平醫院的時空凝結 醫院已成戰場
 
當一踏進封院的和平醫院,曹君範回憶,依現場零亂狀況,可以想像當時人員撤離的慌亂,走道兩側都還有氧氣鋼瓶、輪椅、醫療設施,還有圍堵人員進出的欄杆,讓他不禁懷疑「這是醫院嗎?我覺得這是一個戰場!」

曹君範說,「現在都還是有那種感覺!」大廳服務台上是沒有吃完的便當、麵包,可想而知當時的這種場景,身處在和平醫院裡面的人真的很緊張,也渴望踏出醫院。所以沒有到現場,我們不能夠體會到醫護人員們的壓力,「包括現在武漢肺炎疫情的狀況也是如此」。
 
進入和平醫院後即開始以3人一組的任務編組、依樓層分配進行消毒。當時和平醫院內部是全部空調關閉、通風系統關閉,因此院內相當悶熱,再加上所有消毒官兵都是全套的防護裝備、戴防毒面具及濾毒罐,因此每人呼吸的頻率都提高,而疾管局專家則要求曹君範要穿著防護等級較高的防護衣,以利他能巡視各區域的消毒作業。雖然經過模擬、訓練,但真正執行消毒工作時,還是有一名弟兄因為呼吸急促而有身體不適狀況,先從和平醫院出來,當時也立即安排預備手接替。
 
防護衣裡都是汗 鞋子積滿水

曹君範在檢視每一個任務區後發現,「就算擁有平面圖,經過模擬,也抵不上實際的場景」,需要臨時應變。也發現所使用的濾毒罐防氯的等級不足,影響施作官兵的工作,立即調整使用抗化學武器的軍用濾毒罐,下午即順利完成A、B兩棟的消毒作業。曹君範形容說,「防護服裡面是全身都是汗,連鞋子裡都是汗水!」
 
但這還沒有結束,步出和平醫院大門,即開始進行「作戰消除」的消毒標準作業程序,首先人員將機具放在機具的集中點;然後進入「人員除污站」,直接以霧狀的75%的酒精噴灑;完成除污後再進入下一個隔間,進行防護服的脫除,再進入淋浴間進行清洗、更衣,再進入醫護站進行除污的後血壓測量與抽血檢驗。裝備除污則由化學兵研究所組成的專家群進行,除了消毒水噴灑之外,對於不能接觸消毒水的精密器具,還以臭氧進行消毒。
 
在化兵群完成醫院內部消毒後,再由台北市消防局派遣雲梯車,以0.5%的漂白水進行大樓的外部消毒;而環保局還事先將周邊下水道全部堵住,並將流到下水道的污水全部吸走並消毒。曹君範說,這一套除污的標準,也是依據核生化防護的標準所規劃,才能以最嚴格的標準前提下,快速達成徹底消毒任務,使醫院及早恢復正常醫療作業。
 
至於消毒作業如何檢驗成效?曹君範說,在化兵群實施消毒前,疾病管制局專家即前進入院內佈放「枯草桿菌」,並而在消毒後再將枯草桿菌樣品帶回實驗室作培養,看枯草桿菌的存活率狀況,以檢驗消毒的成果。所幸消毒成果相當令人滿意。
 
曹君範說,從抗SARS這件事,讓他體驗到政府資源的整合、軍民一體、同心協力才能完成任務。因為防疫的任務不是靠單打獨鬥,必須靠群體的力量整合,唯有整合才能達到防疫的任務。
 
繼和平醫院之後,曹君範還執行替代役中心、松山醫院、三軍總醫院、榮民總醫院,最後則是陽明醫院負壓隔離病房的全面消毒,並將整個消毒技術轉移,建立醫療單位自立消毒能力。
 
由於曹君範的努力,除了國防部長湯曜明親自打電話慰問官兵外,也跟曹說了一句「辛苦了」,讓曹君範相當感動,當年並破格獲選「國軍楷模」接受表揚。曹君範說,他只是一個指揮官,真正讓這件事成功、堆積起來的,不是他個人,而是當時執行任務的每一位弟兄。因此他在任務結束後也特別製作「和平.戰疫」紀念冊,曹君範感性地說,「雖然我不見得記得他們每一個人完整的臉孔,但是我永遠記得跟我一起工作,一起完成任務夥伴的身影!」
 
曹君範也說,在此之前他從未到過和平醫院,但他母親說:「你命裡註定要為它付出。」因為母親在護專畢業後選擇到陸軍801總醫院(後改制為三軍總醫院)服務,1961年左右與父親在此相識而結婚,1962年並在這裡生下他;而後三總遷到汀洲路,而現址則改建為和平醫院。曹君範說,「或許就是這段因緣,註定要為這塊生我、養我的土地奉獻和付出!」
 
至於抗SARS的最後消毒工作則是在陽明醫院劃下句點,而他太太在急診室服務,抗SARS因忙於任務,與妻子一個半月未見面,卻因為到陽明醫院消毒,兩人碰面了。曹君範表示,「開始的和平醫院是我出生的地方,結束的地方則是我內人服務的地方。」所以人生很多的奇遇與機遇,在冥冥之中就把你串在一起。
 
在後SARS期間,疾管局即以當時抗SARS編組結合生物戰,從各縣市的衛生局開始作巡迴教育講習,除了對新興病毒如SARS進行說明及防止院內感染,另外則是防護衣的穿脫及消除的步驟,則是由曹君範負責,建構起全國防疫體系。

抗SARS經驗 謹慎面對武漢肺炎疫情

對於當前俗稱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肺炎(COVID-19)威脅,曹君範建議,「我們應該回頭檢視SARS給我們帶來的經驗,按部就班來做,落實源頭管理。」他說,永遠要省思我們曾經做過的辦法,包括早期肺結核的處理、天花的處理方式,以及2003年SARS時所建立的規範與準則,依序執行。

曹君範強調,「我認為我們現在職務上的各級長官,一定會做的比我們當時更好!」另外,感染控制作的好,其疫病防治就會作的好,也可以將危險病毒減到最低;如今看看別的國家,包含日本、新加坡、中國及美國,然後再想想自己,「我們做的並不會輸給其他先進國家」。(王烱華/台北報導)

曹君範小檔案
 
年齡:58歲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女
現職:中華民國核輻射生物化學污染防護學會副理事長
學歷:中正理工學院化學工程71年班畢、國防大學戰爭學院95年班,中原大學機械工程碩士

經歷:
陸軍33化學兵群群指揮官;陸軍化學兵學校校長;陸軍司令部化學處處長;陸軍專科學校校長;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環保署、衛生署、原能會法規審查委員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出版時間:0002
更新時間:2020(更新小檔案)

 


陸軍化學兵第33群前指揮官曹君範,17年前率隊衝和平醫院消毒。黃世宏攝

陸軍化學兵第33群弟兄自願出任務。曹君範提供

陸軍化學兵第33群結束任務消毒,一點都不馬虎。曹君範提供

曹君範以身作則,親入和平醫院。曹君範提供

曹君範把和平醫院消毒,當成作戰。曹君範提供

曹君範在完成任務後,破格獲選國軍楷模。曹君範提供

陸軍化學兵第33群消毒情形。曹君範提供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