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女學霸上懸崖種出得獎咖啡 密技竟是友善農法

「我在南投埔里長大,如果我都不回來,不知道還有誰會回來。」29歲的高郁淳擁有國立台北大學社工、財經法律雙學士學位,還輔修企管。明明是個女學霸,畢業後卻毅然返鄉種咖啡。起初農友提肥料3要素「氮、磷、鉀」都以為是在聊種地瓜的她,短短4年就拿到南投咖啡評鑑頭等獎她覺得自己學以致用,因為社工就是社會工作,只要能發揮社會正面影響力,在哪都可以。單身的她說,真的很愛埔里這片土地,即使之後交了男朋友也不想離開開店竟怕人多 咖啡館藏山間沿著投65 線行駛到5.9公里處的鹿篙山區,這裡是魚池鄉、埔里鎮交界,可以遠眺埔里小鎮與日月潭。這裡人煙稀少,若沒有放慢車速,仔細看路邊的招牌指標,會很容易錯過這一間咖啡館,為何不在市區開咖啡館?高郁淳態度堅決地說:「我就是不要人多,希望這個地方成為顧客療癒心靈的場所。」走進高郁淳實現夢想的基地「花音咖啡館」,裡頭以溫暖的木質裝修,讓人覺得很放鬆。看著她熟捻地將咖啡豆倒入磨豆機中,咖啡館立刻被咖啡粉末散發的花香、果香包覆,她在濕潤的咖啡粉末中注入熱水,咖啡粉末與水相遇,淬出散發甜香的琥珀色汁液,跳脫大家對黑咖啡的刻板印象,在高郁淳引導下,以啜飲方式品嘗咖啡,口腔中滿是烏梅、麥芽風味,就是這1杯迷人的滋味,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國立大學雙學士學位 女學霸當起另類社工搭配咖啡的是她的故事。高郁淳說,她在台北大學雙修社工、財經法律,還輔修企管。大學時不僅參加學生會,大三還到外蒙古當社工實習。當地人緊密的互動,讓她發現不是只有在非營利組織上班、幫助弱勢才叫社工,而是要為社會工作,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力,她從此開啟了人生另一道門。高郁淳在2013年大學畢業後,覺得社工職缺多,想入行不難,所以想趁年輕時嘗試做自己的社會工作,透過產業和這社會互動。且不忍心種檳榔的父母忙於農務,因此決定返鄉工作。沒拿過鋤頭卻要務農 從零開始竟獲獎無數父親高來吉表示,女兒從小就很孝順,沒想到從未拿過鋤頭、害怕昆蟲的女兒,大學畢業竟要回鄉下務農。由於檳榔產業在台灣已步入尾聲,他原本就想轉型,所以他們決定種咖啡,他們在嘉義鄉卓武山咖啡找到俗稱「大粒種」的SL34,因為病蟲害少、好管理,立刻買了1千株幼苗於2014年試種。「爸爸就是要讓我沒有退路,試種就是1千棵。」高郁淳表示,咖啡從種植到採收至少要3年,這段期間她到補習班、公所上班,她除了看書,也報名魚池鄉公所開辦的咖啡實務課,加入日月潭精品咖啡產銷班與前輩交流,累積了咖啡的知識與實務經驗。水洗、日曬、蜜處理3種處理法咖啡都獲2019台灣國產精品咖啡評鑑「精品級咖啡」,獲得日、韓籍評審的肯定,對她而言這是莫大的鼓舞。高郁淳笑著說,當初什麼都不懂,鬧了很多笑話。有名農友告訴她肥料3要素(氮、磷、鉀)很重要,她居然反問是不是在聊地瓜?還是紫薯?後來慢慢學習施什麼肥、如何判斷缺水,一直到咖啡豆後製、要發酵到什麼程度等。怕蟲還堅持友善農法 尖叫聲中巡查咖啡園「頭幾年總是會跟實作派的爸爸產生爭執。」高郁淳說,她上課時聽到老師說不用化學藥劑的友善農法比較好,想要試試看,也不要噴除草劑,避免土壤酸化。結果被父親罵「妳懂什麼,我以前種這麼久都沒事,妳回來一定要吹毛求疵嗎?」直到這幾年咖啡豆的產量提升、品質卓越,深受台灣咖啡界、國際評審的好評,父親才認同她友善種植的理念。有趣的是,高郁淳堅持的友善農法經常害她「驚聲尖叫」。《蘋果新聞網》隨她到咖啡園採訪時,一隻蜘蛛跑進車內,還有一隻蜥蜴溜進她的袋子,她嚇得花容失色,不敢動彈,《蘋果》趕緊伸出援手。被問到如果要和蟲子「單挑」怎麼辦?她說,那只好以拖待變,等牠自己跑走了。但除了咖啡技術外,高郁淳也不是完全沒有成長。她的咖啡園在海拔840公尺,要從莊園開車5、6分鐘才能到,全程都是崎嶇山路,從車窗看出去幾乎看不到路,一個不小心就會摔掉山谷。有些彎道無法一次彎過,還得倒退一次才行。她說,自己原本也不怎麼習慣開山路,但爸爸沒辦法每次都載她來,所以多開幾次、多叫幾次就習慣了。雖然收支沒平衡 幸福卻賺很大她2017年第1次收成,共300多公斤咖啡豆,2018年量產近600公斤,去年因為想讓咖啡尾韻和國外咖啡一樣濃厚,所以大膽修枝,只剩下500公斤。她會賣咖啡生豆給外地咖啡館,也會到處擺攤,希望藉此打開知名度。不過高郁淳坦言,目前還沒辦法收支平衡,包括前期投資與後續經費,除了自己一些打工賺來的錢外,其他多數是父親給的。不過母親黃美惠覺得高郁淳賺來的是幸福,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好,不一定要賺很多錢。且她真的很努力,凡事都自己做,只要真的忙不過來才請家人幫忙,「生這女兒很安慰」。父親高來吉也鼓勵高郁淳:「路總是要走,走久就是我們的。」美麗店名來自快樂童年 莊園處處有故事《蘋果》採訪這天,她一如往常開著貨車獨自奔馳在蜿蜒的山路,在「花音咖啡莊園」的咖啡採收後,她忙著修剪枝條、鋤草、施肥。趁著好天氣,她與家人將後製處理好的咖啡豆倒到棚架上做日光浴,這些豆子是1年勞動的成果,她說:「全家人都來幫忙,這樣好像回到小時候。」幸福的童年是「花音咖啡莊園」的根源。高郁淳說,莊園前的肖楠是爸爸為高郁淳種的聖誕樹,現在長得比她還高。她小時候跟著奶奶與外婆在這塊土地上種花生和玉米,玩了1天,晚上還能看到星星和流星,非常快樂。還以外婆的名子「桂花」、奶奶的名字「音」將咖啡莊園取名為「花音」,希望喝到她的咖啡的顧客能有心動的感覺,並將這一份幸福跟來到這裡品嘗咖啡的所有顧客分享。熟客黃小姐開車載著媽媽到咖啡館,她說這裡的環境很舒服,尤其是高郁淳十分健談,每次總是充滿歡笑聲,讓她能累積滿滿的能量重返工作崗位。誰說她沒學以致用 療癒客人心靈就開心高郁淳表示,有些人覺得她沒有學以致用,但財經法律的知識對她申請「花音咖啡莊園」這商標很有用,企管也能幫忙她經營事業。「我希望透過咖啡從事社會工作。」她的咖啡館只接受預約,讓顧客透過1杯好咖啡,漫步優美的咖啡莊園,找人聊聊天,放鬆心情,希望所有來到咖啡莊園的人都能療癒心靈。不僅如此,高郁淳還走進社區,教導身心障礙者挑豆賺零用錢,也幫老農解決缺工的問題。她還到校園教國中生認識在地的咖啡產業、學習咖啡技能,希望透過她的故事,讓孩子們有追夢、築夢的勇氣。因為家族對這片土地的熱愛,高郁淳的咖啡才有獨特風味。單身的她說,真的很愛埔里這片土地,即使之後交了男朋友也不想離開,遠距離戀愛也沒關係。(楊靜茹/南投報導)出版時間:00:06
更新時間:17:37(更新:新增高郁淳目前單身)


大學雙學士高郁淳返鄉種咖啡、開咖啡館,希望能療癒人心。楊靜茹攝

顧客到「花音咖啡莊園」,可以品嘗到三種不同處理法的咖啡。楊靜茹攝

「花音咖啡莊園」採預約制,能提供客製化服務。楊靜茹攝

高郁淳希望她的莊園成為顧客心靈療癒的場所。楊靜茹攝

咖啡的工序繁瑣,但高郁淳卻樂此不疲。楊靜茹攝

花音咖啡莊園不管是水洗、日曬、蜜處理咖啡,都獲精品級以上評鑑,深獲國際評審青睞。楊靜茹攝

高郁淳從未拿過鋤頭,也害怕昆蟲,返鄉種出精品級咖啡。張哲偉攝

高郁淳(左2)種咖啡,全家人都來幫忙,享受被愛包圍的幸福感。張哲偉攝

高來吉(左)支持女兒高郁淳返鄉種精品咖啡,希望女兒能堅持下去。張哲偉攝

花音咖啡莊園的水洗、蜜處理及日曬咖啡豆,都獲精品級成績。張哲偉攝

女學霸高郁淳返鄉種精品咖啡,希望自己的咖啡館成為顧客心靈療育的基地。張哲偉攝

高郁淳(右一)小時候和外婆(左一)、奶奶(右二)在這片土地上度過了幸福童年,所以她用外婆的名子「桂花」、奶奶的名字「音」將咖啡莊園取名為「花音」。高郁淳提供

水洗、日曬、蜜處理三種處理法咖啡豆,獲2019台灣國產精品咖啡評鑑「精品級咖啡」。張哲偉攝

黃美惠心疼女兒高郁淳種咖啡很辛苦,但很開心女兒能陪在身旁。張哲偉攝

高郁淳走進校園教學生咖啡技能,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讓孩子有追夢的勇氣。張哲偉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