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之星】未婚生子4年拒補票 林辰唏睹亡母殘影舔傷

29歲的林辰唏近來在舞台劇《最後一封情書》中,演出告別重病母親的角色,其實現實中她剛經歷喪母之痛,去年9月她媽媽因大腸癌過世,她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坦言曾放任自己沉浸在悲傷中,直到有天4歲的兒子問她:「你們為什麼想到阿嬤都在哭?我想到阿嬤都在笑。」孩童天真的話語,點醒她不應該只有心痛,也可以用笑容懷念:「我媽不會想要我這樣,因為她知道我可以好好地帶著孩子,然後往下走,而且她也相信我做得到。」

她母親去年4月發現癌末、9月病逝,一切來得太快太突然,對她來說像是意外,「其實那時候醫生已經好幾次宣判我媽幾乎不可能好了,一直叫我放棄」,但她仍期待會有好轉的奇蹟出現,也說媽媽很勇敢,「她好幾次已經休克,可是她又復活,感覺她在跟老天爺談判,想多陪我們一點」。

面對至親的離開,她努力堅強起來,「簽字什麼的,都是我來決定,大部分的事都是我自己處理,可我在這過程,看到很可貴的事,我身邊所有愛我的人,他們都非常地盡心盡力、溫暖的陪伴我身邊,我的朋友還有導演、製作人,還有我的另一半」,家人朋友給予她力量,陪伴她走過最悲傷的時間。

母親剛走的第1個月對她來說最痛苦,無法面對母親存在過的空間,「很容易被觸發(眼淚),可是觸發的東西是無預警的,有時候可能就只是一杯水,在家裡常會看到她的殘影,很多東西是我想要緊緊抓著,覺得這個空間還有她的溫度,想要去體會她」,她不會刻意壓抑悲傷,讓情緒自然的釋放,有時她也會想起和母親相處的細節,埋怨自己過去不懂得珍惜。

她說:「我覺得自己在這麼短時間,稍微比較看開一點,是因為我身邊的人很愛我,這讓我比較圓滿,在這過程,也能察覺到自己的情緒和感受。」母親過世後,她帶著兒子回到花蓮老家,回憶從小到大與母親生活的記憶,她也告訴兒子「阿嬤到天上當小星星了」,兒子則回她:「阿嬤去當小星星是很棒的事情,因為她不用再打怪獸。」原來兒子知道外婆在醫院裡,身體要承受很多痛苦,也不想看到外婆身上插一堆管子,「不需要教他體諒,小孩子都懂,他理解這些都是痛苦」。

在病榻旁陪伴媽媽的日子,讓她思考生命的意義,認為媽媽在去世前相當平靜,「那是一種死亡的感覺,但她是有愛的,所以我們就好好的度過一個禮拜,她覺得夠了,她就走了,我覺得那是一件很美的事」,母女倆都把握最後的時間,去愛對方,她感慨說:「她愛的延續是我,我兒子也是我愛的延續,我要把這段時間體會到的東西,繼續成為我生命的力量。」

她2016年與導演林立書未婚生子,一家三口感情甜蜜,至今依然沒打算結婚,她笑說:「很多長輩都覺得我們很扯,我媽也是,臥病那段時間,也要我立刻去簽字,我就說『那妳站起來我就去簽』。」媽媽只好放棄。

她認為感情是建立在信任上,對她而言,結婚可有可無,是她自己的選擇,與別人無關,「對我來說,我愛你我就會把全部都給你,不用拿一張紙去證明,簽那個就不是必要,我們花更多的時間去經營、維護這個關係,還有感受彼此」。

在媽媽病重那段時間,林立書導演盡力陪伴她,幫忙分擔她的痛苦,也會替她媽媽禱告,「他真的對我媽非常好,所以在那段時間,可以感受到家的力量,大家互相擁抱、互相扶持、互相鼓勵」。

她不知自己是否已走出喪親之痛,接受訪問時,她一直保持溫暖的微笑,只是眼睛裡流露的感情,仍讓人深受觸動,她也表示常常在分享心情時,看到親友感同身受的陪她哭泣,「會覺得大家很可愛,我覺得人真的很溫暖」。

她主演舞台劇《最後一封情書》,劇中也探討與親人告別議題,不過近來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劇團決定將該劇演出時間延期,原將於4月24、25、26日於國父紀念館演出,改於7月17、18、19日於原場地演出,退票、購票詳情,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或全民大劇團。(張力文/台北報導)


林辰唏近日為主演的舞台劇《最後一封情書》接受專訪。陳賜哿攝

林辰唏過去總給人酷妹印象,當了媽媽之後,人也變得柔軟。陳賜哿攝

林辰唏感謝親友陪伴她走過喪母之痛。陳賜哿攝

林辰唏對很多事情都很有想法與自己的觀點。陳賜哿攝

林辰唏外型亮麗,看不出來是4歲孩子的媽。陳賜哿攝

林辰唏談起母親,眼中既懷念又深情。陳賜哿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