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世故又純真的娘子 歌仔戲巨星 許秀年

作者╱蕭秀琴
攝影╱林林
照片:許秀年提供


和歌仔戲巨星許秀年約在好像她家廚房的咖啡館採訪,趁著冬日快閃的光線先到室外拍照,許秀年嚷嚷著說:「我第一次這樣拍照,好緊張喔!
我不會擺pose啦,我很不會跟人相處……。」
雖然聽說過一些表演者台上嬉笑怒罵、台下靦腆害羞,但是把導演、製作人、編劇都找來陪,擔心自己講不出話來的演員,還真是讓人大吃一驚。

歌仔戲巨星許秀年說這是她第一次沒有畫濃妝,穿休閒服拍照。

「我從小跟我媽媽在戲班……」許秀年邊說邊站起來走去櫃檯,想再點她必吃的蛋沙拉給大家品嘗。我連忙問她:「妳媽媽演什麼?」她回頭笑著揚揚頭,有點像神氣的樊梨花,「我就知道妳會這麼問!」繼續去櫃檯點餐,回來坐下正經地說:「剛剛進來有看到一個老人嗎?我媽媽91歲了,前幾年去換膝蓋,現在還說要來這裡幫忙,我在她肚子裡就在戲台煮飯給大家吃。」她怕我聽不懂,「她在戲台煮飯。」
許秀年剛結束金枝演社《戰祭1884》的演出,一部敘述1884年清法戰爭中「滬尾戰役」的一齣戲。這一場戰場在淡水西仔反的戰事,是清軍唯一獲勝的戰役,許秀年飾演台灣第一位受洗的基督徒,馬偕夫人張聰明的阿嬤陳塔嫂,經過掙扎,決定救助受傷的十多歲法國水兵。「我第一次演基督徒,禱告時手要這樣……」許秀年雙手交握脖子微往上揚,滿足了我走錯戲台沒看到她演出的遺憾。
編劇施如芳說,這不只是許秀年的第一次,也是陳塔嫂第一次出現在戲劇中被世人所認識,許秀年的表演為這個角色定型。
其實,原名秀哖(哖音同年)的許秀年,從5歲出道起始演的每個角色,像是小按君、王寶釧、孟麗君、樊梨花……,幾乎都是因為小秀哖或許秀年所演出的形貌,為人所知曉,成為台灣人的集體記憶。



5歲就登台演囝仔戲 曾向神明許願不想長大

她3歲的時候戲台上需要一個嬰兒,就登台讓演員抱著演戲。5歲時,她第一次登台演個陪襯的孩子,沒想到觀眾喜歡這個活靈活現的囝仔(小孩子)演員,精明的戲班老闆、拱樂社的陳澄三先生,就為她量身打造《小按君》角色,一個像包青天一樣會辦案的小大人。「剛開始的時候,走台就把我抱到椅子上,一抱上去大家就開始鼓掌,妳知道『走台』,就是檢場啦!」我一邊問問題一邊學閩南語,抑揚頓挫的腔調,許秀年並不知道她無意間幫我解開了藝人「檢場」藝名的困惑,一個在舞台上轉換場次時「幫忙搬道具、桌椅的人,把我搬到高高的椅子上」的工作人員叫檢場。
觀眾喜歡看「囝仔戲」,戲班就配合,許秀年每上台一次給5塊錢,還不到上學的年齡,沒讀過書,要如何看劇本、背台詞?「我記得那時都『睏沒飽』,5、6點就被叫起來,管事的請人來讀劇本給我聽,我跟著背起來,一本厚厚的劇本背5、6天就背起來了。」許秀年用兩隻手比了一下這麼厚的樣子,抬手的姿勢習慣了的小旦肢體語言,異常柔軟好看。
「我後來真的愛演戲,一來在戲班可以吃到白米飯和肉,一桌4個人3塊肉,慢的人吃不到肉喔!紅了之後,演完很多人都會包紅包丟到戲台上,戲台上滿滿的紅包、金子,很多很多,我還曾跑到西秦王爺(和田都元帥同為戲曲神)那裡求祂,跟祂說我是某某、幾年幾月生,讓我不要長大,可以一直演囝仔,因為我媽媽如果跟我說沒有錢了,我會哭。」許秀年笑說,不知道是不是這樣自己才會長不高,這麼矮。的確,150公分左右的身材是有些嬌小。
巡迴演出的戲班表演是電視開播前後尚未普及前,常民生活中的主要娛樂,1969年許秀年跟著戲班到台北西門町的戲院表演,大受歡迎,自此在台北發展,她所屬的雲林麥寮歌仔戲團拱樂社也在此時跟中視合作,在中視錄製節目。
而許秀年以演小旦而知名—永遠的娘子—的生涯,是1971年在台視演《送鳳冠》的李秀英開始,此時她結識了楊麗花。「楊小姐要我跟她搭檔,勸我說能演小旦人比較少,叫我試試,可是我就是演小生的,妳知道在戲班小生才能獨挑大梁,小旦是配角,但是第一次合作後,她就要我跟她繼續合作。我這輩子很感謝楊小姐,讓我跟她搭檔演出。」楊麗花口中的「我永遠的、唯一的娘子」由此誕生。
電視生涯讓許秀年更廣泛的接觸人、事、物,沒有上過學,不識字讀劇本確實吃力。「妳知道我怎麼學字嗎?跟老師一起看劇本,會發現這個字常出現啊,我怎麼不會,就開始記起來,像『是不是』的音就發1234的4。」
許秀年是一位自己長大的女性,跟著角色一起成長。她說,她現在很會安慰別人,像有個要好的鄰居朋友,先生也過世了,走不出來,她演過大愛電視台的《菩提禪心》將近60部戲,佛教教人放寬心、隨緣的句子,自然而然地說出來開解他人。「說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感覺,說完之後才想我是不是也這樣呢,想到他又大哭起來。」


許秀年(左)和楊麗花是多年搭檔,兩人的樊梨花、薛丁山大戲極受歡迎。

許秀年(中)在最新劇作《戰祭1884》裡飾演台灣第一位女性基督徒陳塔嫂。陳少維攝、金枝演社提供

嫁給專演壞人的武生 婚後貼心老公包辦家事

她的「他」是指藝名黃龍、已過世8年的先生邱鎮江,在楊麗花歌仔戲中專門演壞人的武生。當年許秀年與邱鎮江結婚時不只觀眾一片譁然,連家人都有意見,認為委曲了阿年,不過許秀年堅定地說:「我選對了老公!但他這麼早就走,是我自己沒那個福分。」
許秀年38歲結婚,從那時起才有了家庭生活。她說自己是個公主,從小到大從來不會做家事,都是媽媽幫她做,連要穿什麼衣服都幫她弄好拿給她。結婚後先生包辦所有家事,而且很會煮菜,她四五十歲了才跟先生學煮咖哩飯給小孩吃,現在成為家庭裡重要的生活記憶。
她的人生幾乎沒有什麼一般人普通的家庭生活,用許秀年的話說就是:「我整個頭腦都在演戲。」她說,先生過世後喉嚨好像哽著什麼東西,平常也哭不太出來,藉著演哭戲、悲情的角色放聲大哭,哭過之後感覺就會好一點。
2012年起她長期在大愛電視台拍戲,並密集地和唐美雲歌仔戲團合作,接觸新編的現代戲劇與舞台劇,經常在社教館、國家劇院演出。「整個人融入戲裡的時候,感覺就像變成那個人,演林黛玉的時候,我覺得我整天都沒力氣,好像天天都在生病,演完之後慢慢就好了。」
歌仔戲演員中有「第一苦旦」之稱的廖瓊枝說過,表演是有些人演戲只演到皮,有些人可以演到肉,再深入就是深刻入骨,最高境界是深入骨髓,她說許秀年就是可以達到深入骨髓層次的演員。
許秀年個性直率、不會拐彎抹角,但在演藝圈生活還是得學會委婉順應環境,她講起學「國語」過程,好似重現了一個鄉下人進城的樣子。「是真的有說台語罰錢的事,就算沒有罰錢我也要學啊,簽約的電視台演員,我從一個月幾百塊車馬費到3000元,條件就是要配合演出,要去義演、宣慰僑胞之類的,練習『青海的高原,一眼望不完』這樣……」許秀年說著並演給我看,自己就笑了出來,活靈活現。
她的角色從古典的傳統戲曲人物到新編塑造的台灣典範,從小生到小旦,從小孩到阿嬤,隨著年齡的變化,適應著歲月帶來的痕跡,甚至承擔交棒的責任。「我去台灣戲曲學院教學生,看到還有這麼多年輕人喜歡歌仔戲來學,覺得很有希望。」
問她要如何才能進入角色裡,許秀年說:「我到現在都還在學。」她經常強調自己是被歌仔戲選擇並且真的很愛歌仔戲的人,唯一不能演的是丑角,因為太投入了會一直笑場。她剛合作過兩部戲《當迷霧漸散》與《戰祭1884》的編劇施如芳說,她是「一位既世故又純真的人」。
採訪結束,搭上製作人的車送許秀年回家,快到新北一座大廈要下車前,忍不住問道:「很冒昧,不過還是想問問,妳不是應該住在郊區或山上的豪宅嗎?」她微笑瞪瞪眼,「我家就是豪宅啊!這樣對我來說就是豪宅了。」她特別用國語跟我講,用力地揮揮手道別。
大廈的大廳裡隱約有一個小女孩騎著腳踏車,恍然似曾相識那位神氣的「小按君」小秀哖。


最親的一家人媽媽、先生和一雙兒女。

許秀年童年時藝名小秀哖,轟動一時的小按君裝扮。

許秀年 65歲

●本名:許秀哖
●自傳:《娘子:許秀年》
●經歷:
˙出生40天進雲林拱樂社開始內台生活
˙3歲上台歌舞,5歲演囝仔生
˙14歲北上,在今日世界和中視演出歌仔戲小生,而後拱樂社解散,入台視與楊麗花搭檔,展開小旦生涯至今
˙在台灣戲曲學院教授歌仔戲表演
●戲劇:從1959年拱樂社《紅樓殘夢》開始,至今年金枝演社《戰祭1884》,演過戲碼難計其數
●殊榮:2018年第29屆傳藝金曲獎戲曲表演類特別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