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第二次幸福來敲門 筋肉媽媽 萬思惟

作者╱蘇惠昭
攝影╱趙元彬

「筋肉媽媽,她只是個網紅……」現在筋肉媽媽聽到鍵盤酸民發射的酸言酸語,特別是2個多月前丈夫筋肉爸爸腦栓塞之後,她已經可以強大到「超越靠北」,沒有被霸凌的屈辱或憤怒,「請你們自求多福吧!」就這樣輕描淡寫地頂回去。

筋肉媽媽萬思惟藉運動、健身,改變身體和心靈。

在忠孝東路JZ Fitness私人健身工作室,筋肉媽媽邊做熱身動作邊回答問題,她比我想像的嬌小,像一個東方版的珍妮弗羅培茲站在面前,屁股一樣翹,但珍妮弗羅培茲的手臂和大腿肯定沒有練出她那樣的肌肉線條。當我稱她為「網紅」,她臉色暗了一格,顯然是不以為然的,「網紅也有不同的層次」,她解釋:「如果我是網紅,那我是賣知識,靠腦袋的網紅。」
其實不止於此,認真研究筋肉媽媽,會知道她是擁有6張國際證照的體適能教練、講師、暢銷作家、激勵女人的演說家、比基尼健美賽冠軍,活出一個藉由運動、健身而改變身體,進而改變大腦與心靈的勵志故事,但人生最糟糕的時候,筋肉媽媽完全不避諱地說,她是個夜夜酗酒,瘋狂蒐集男人的「渣女」,曾經用頭去撞牆,1次2次3次,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那是一種被文化制約,內化成價值觀後,想要掙脫綑綁的憂鬱和反叛,她不知道體內潛藏一股成為「筋肉媽媽」的力量。
憂鬱的源頭不是產後,但產後爆發的憂鬱,卻打出萬思惟變身為筋肉媽媽的第一槍,像地震後的大地慢慢地,重新長出草,開了花。



示範平板撐變化式,可強化全身力量及核心肌群。

示範負重過頭深蹲,可強化下肢力量並緊實臀部。

遇見筋肉爸爸之前 目標集郵12星座男人

認識筋肉爸爸JZ時,萬思惟仍是沉溺在「集郵時期」的金星娛樂執行製作,人生目標是蒐集12星座男人。那天她在KTV唱歌,朋友帶了另一群朋友來,其中一個就是擔任健身教練的JZ,不只因為他帥慘,「健身教練」這個身分猛然勾起萬思惟曾經有過,但被教育體制抽走的運動夢想,而JZ就是那個夢想的實踐者。「妳知道我有多瘋狂,多肖婆(瘋婆子)嗎?那天晚上我就直接坐在他大腿上,想把他灌醉……。」
她誤會JZ也只是個玩咖,後來才發現這人很單純,就是一個執迷於健身,而且捨離妨礙健身的一切的男人。這位教練開始約她看電影、吃飯,試圖把這個眼神訴說寂寞的女人從酒鬼生活中拔出來,101天後他們閃婚,公證後才告知雙方家長,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對,直到她32歲懷孕,而筋肉爸爸對別的女人一時動搖了。
孩子生下後,萬思惟請育嬰假,那是一種忙碌至極的空白、封閉生活,長久以來被壓抑,未曾好好處理的情緒和創傷從空白中浮出。被父母忽略的童年,少女時代因為告白男生而被霸凌,從事電腦業的父親在退休後的投資血本無歸,如影隨形的收視率壓力……,加上讓新手媽媽不知所措的嬰兒,全部攪拌在一起成雲成雨,暴雨驟下。她每天哭,丈夫雖然斷捨新情,但為拼健身房業績很少在家,絕望中她用僅存的力氣下手鄭多燕DVD,想說至少能夠消除產後多出的肥肉,找回面對鏡子的勇氣,然後她接到「姊妹淘」網站撰寫新手媽媽專欄的邀約。
萬思惟讀新聞系,從助理製作到執行製作寫過和審過無數腳本,對社會議題的流動、媒體演變高度敏銳,寫出吸引讀者的文字對她來說並不難。
運動和寫專欄,這兩件原來不相干的事意外結合在一起。身為筋肉人的妻子,為了寫作,她就給自己取了一個名號「筋肉媽媽」,「好笑的是那時候還沒真正開始運動。」後來練鄭多燕時被筋肉爸爸瞄到,說這不適合產後婦女,就教她一些簡單動作,要她自己在家練。「但是我國中以後就沒運動,對一個十幾年沒運動的人,大腦和肌肉的連結是很弱的,根本做不到筋肉人要求的動作,是很認真的不會喔,但是他看了就很生氣,怎麼連這個都不行?碰!兩個人就嚴重吵起來。」



6年前喜獲麟兒,這時筋肉媽媽還未練健身。

筋肉爸爸是健身教練,兩人認識101天後便閃婚。翻攝筋肉媽媽臉書

尋常的家的風景,下班後疲憊的爸爸,需要被撫慰的媽媽,兩種不同的心理狀態猛烈對撞,支撐筋肉媽媽一星期至少運動一次的力量——其他6天都在筋骨痠痛中——來自她發現有運動那一天情緒改善了,也能夠好好的睡覺,而且還可以把這寫進專欄。當時的健身界差不多就等於潘若迪,筋肉媽媽對健身的理解也很狹隘,「只有六塊肌」,但踏入健身界的新手媽媽算是稀有動物,於是她對自己有了新的期望。
「三招練出馬甲線」,她下標很重,「沒有這種東西啦!」筋肉爸爸看到又爆炸了。
「我知,我會在內容解釋。」
「讀者都只看標題不管內容,這樣妳會誤導人家。」
再度劇烈爭吵,筋肉媽媽決定去考證照,「我想的只有,如果我有厲害的證照,寫出來的東西比較不會被靠北。」
結果迎來一段昏天黑地的日子,育嬰、讀書、訓練,空白慢慢被填充,「原來這是我想要的我啊……。」
媽媽說女生要讀英文或新聞,她就讀新聞;當空姐的姊姊赴美結婚,她也想嫁到美國。新聞系畢業進了娛樂公司,也只是剛好被錄用。「從小到大我好像從來沒有為自己做過決定,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結婚不算,這是筋肉媽媽人生中第一次為自己運動、讀書、考證照,內心有什麼被點燃,努力到連自己都會害怕,背完人體的每一條骨骼肌,3個月就練出六塊肌。
她還去隆乳,也公開坦承隆乳,這件事後來被「靠北健身界」大酸,她強勢回擊:「女性一直以來,許多美容都被汙名化,尤其是隆乳。我餵奶後走山自己看了都不開心,我自己欣賞老公喜歡就好,別把自己狹隘的眼光顯示在文字上了。」
「就只是為了自己喜歡的樣子啊!」筋肉媽媽說。


先生因腦栓塞倒下 她將整個家一肩扛起

育嬰假結束回到職場,萬思惟已經是一個不一樣的人了,真正的筋肉媽媽。「當人運動到一個程度,自我核心價值會變大,會把焦點多放在自己身上,想為自己多做一點什麼。」從運動生理和心理學看,這是合理的變化,神經科學家已經證實,運動可以給大腦提供獨一無二的刺激,創造讓大腦有準備,有意願並有能力去學習的環境,進而發揮潛能,有一點像從電話亭裡走出來的超人。
從電話亭裡走出來的筋肉媽媽決定離開娛樂圈,開始一段新的冒險。不只是教練,「我還同時下決心要更往上走,成為一個賣腦袋,賣知識的體適能教練和講師,用我的文字力和口才力,把專業術語翻譯成大家聽得懂的白話。」
但創業,卻是不得不。
一起運動,40歲時一起退休,開一家小型複合健身房,這是筋肉媽媽和筋肉爸爸的夢想,但現實是沒有腳本的,現實是筋肉爸爸被迫失業,老天代替他們做了創業的決定,而「追夢」從來就不是一個浪漫的故事。在競爭激烈的體適能產業,惟有精進才能生存,兩人必須不斷到國外進修,報考各種國際級證照,這幾乎燒光積蓄,「但我們就是想,反正還年輕,投資自己最重要,錢可以慢慢賺回來。」
現實更是,他們的愛情消失了。
當筋肉媽媽與筋肉爸爸逐漸在市場站穩,口碑與知名度俱增,各種靠北也有如寄生蟲纏身,「我們的愛情似乎也消失了。」婚姻的第二次風暴襲來,筋肉媽媽的心蕩漾向另一個男人,2017年,兩人準備離婚,在戶政事務所,她母親握著女兒女婿的手說,先分開住吧,1個月以後如果還是想離婚,我就幫你們簽字。
他們沒有離婚,決定原諒對方也原諒自己,但沒想到2年後要面對更大的風暴,這一次,筋肉媽媽差點失去了筋肉爸爸。
不過是今年9月的事,筋肉媽媽的人生像又被丟到火裡試煉一回。才37歲,不菸不酒健康檢查都ok,筋肉爸爸卻躲不掉疾病的攻擊,雖然在黃金時間送醫,但栓塞溶解劑並沒有讓他馬上恢復,腦神經受傷了,需要長時間復健。在還沒有理解到為什麼之前,筋肉媽媽發現自己已經接手一切,筋肉爸爸的課程、醫院照護、接送兒子……,「只有停紅燈的時候哭一下,連擔心的縫隙都找不到。」幸運的是,她已有能力撐起家,陪著筋肉爸爸從神志昏亂、坐輪椅進步到可以撐著枴杖走路,「我相信一定會有超越統計學的奇蹟。」
第1屆全國健身健美賽女子比基尼組就在筋肉爸爸倒下後1個月舉辦,筋肉媽媽一度想放棄,掙扎的結果還是參加。「每個人都說我瘋了,但我已經準備好。」「我不能讓我的人生全部圍繞著老公的病打轉,我必須為我自己做一點事。」
她拿到了163公分以下組的冠軍。
天海祐希說的,男人會背叛妳,但肌肉不會。肌肉轉化成承擔的勇氣和力量,但愛情呢?筋肉媽媽轉述朋友的話算是回答問題,是不久前朋友聽到她和筋肉爸爸講完電話後下的結論:「你們根本就是戀愛中。」
風暴之後,筋肉媽媽聽見第二次的幸福正在敲門。



筋肉媽媽獲第一屆全國健身健美賽女子比基尼組163公分以下組冠軍。

今年9月筋肉爸爸(中)突然腦栓塞中風,全家勇敢面對。翻攝JZ Fitness臉書

照片:萬思惟提供


筋肉媽媽

本名:萬思惟
38歲
.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 已婚,育有1子
.30歲前是電視節目製作人
.34歲後轉行健身健美,有6張專業認證,擔任體適能教練暨講師
著作:《鍛鍊,成為更好的自己》、《用阻力,遇見更棒的自己》、《讓屁股笑起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