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3度赴美取卵天天暴哭 小嫻找代孕寫好遺書

《蘋果新聞網》日前直擊訪問到遠赴烏克蘭找卵母和代理孕母的不孕台灣夫婦Jason和吳素慧,引發熱議。先天沒子宮的小嫻則是2012年底花430萬元赴美國紐約找代理孕母,當時她飛美國3趟取卵,期間每天往返於飯店和診所,壓力大到天天暴哭,連過年都只能一人在飯店房間和爸爸視訊報平安,可惜最後仍做人失敗,小嫻憶及:「因為我卵巢早衰,一般32歲女生卵巢庫存量的AMH指數要2點多,但我當時只剩0.4快趨近於0,我的卵巢已經是更年期,無法排卵。」
 
小嫻和何守正婚後1年透過友人介紹找代理孕母,之所以選擇去美國是因為當地法律完善,她找台灣律師和代孕仲介公司多次往來,雙方經過好幾次視訊開會才確定簽約,對方甚至還要她準備遺書,小嫻解釋:「萬一提供基因的父母親在代孕期間發生意外,孩子歸屬要給誰,這部分他們都有考慮到。」
 
小嫻找的孕母是美國人,當年1月小嫻第一次赴美國打排卵針但取卵失敗,同年5月她再飛美國試,醫生幫她把排卵針劑量打到最大,才成功取得她的3顆卵子做冷凍胚胎,小嫻憶及:「我記得我每天都要從飯店走去診所,進去診所就是抽血跟照超音波,然後每天打針扎肚皮。」
 
雖然挨皮肉痛,但這些都不及她內心煎熬,小嫻說:「很多媽媽打完針都會腹腔積水或肚子變大,但我可能有運動,所以身體還好,不過我心裡會怕,醫生說打針期間不能運動,咖啡喝一杯就好,但我每天還去運動,醫生叫我多去紐約景點走走玩玩,但我根本沒心情,沒辦法放鬆。」她天天打針打到哭,連看到早餐店的美食都會落淚:「就是一種恐懼壓力,我會想萬一失敗回台灣怎麼辦?怎麼面對對方和我自己的家人?我爸會心疼罵我怎麼那麼不愛自己?對方家人也會說怎麼沒成功?」
 
之後8月她再飛美國打第3次排卵針,也和孕母碰面,由於她這次也取卵失敗,醫生只能把她上次取的3顆胚胎植入孕母子宮著床。後來小嫻回台等結果,孕母兩周後去診所抽血,最後仲介通知小嫻確定孕母著床失敗,小嫻說:「大家壓力都很大,她很想幫我,我也很想成功。」加上當時小嫻積蓄已花完,只好放棄做人。
 
於是小嫻開始說服自己轉念,「這件事帶給我的省思是我努力過了,我覺得我的價值不在於是否要成功製造一個孩子」。問她當時有考慮找卵母再試一次嗎?小嫻自認心裡過不了關,「如果這樣我會選擇領養,別人的卵生出來的小孩雖然一樣會被說小孩像我,但我始終會覺得小孩基因不是我的,我也不想再花時間一直解釋」。因此她很佩服去烏克蘭找卵母的吳素慧,「孩子雖然會愈養愈像自己,但媽媽心理要很強大,妳要很清楚知道就是要把卵母和代理孕母生的小孩當作自己的小孩」。
 
小嫻當年赴美找代理孕母一事曝光後,一度接到不少關心私訊,包括有要免費為她當代理孕母的網友,也有網友說要把高中女兒生的小孩送給她領養,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有些人是出自善意愛心幫妳懷孩子,但有些人會覺得懷孕生小孩就是可以賺錢,子宮就是她出租的工具」。她認為台灣醫療技術發達,可惜無法讓不孕的人圓夢,「像我也無法在台灣凍卵,因為我沒子宮,我要把卵子植到哪裡?我也不能把冷凍好的卵子帶出國,所以一定得飛到國外去做」。
 
雖然之前她曾詢問泰國的凍卵費用,結果竟得花上13萬元人民幣(約56萬元台幣),讓她望之卻步,小嫻語重心長說:「我現在已經39歲,如果要有小孩,我就是得花大錢存一個希望,但我在台灣存得了嗎?如果代理孕母的法案未來要討論通過與否,我真的很願意站出來分享經驗,無法生育的人是不是也需要給她們機會?但前提是要有條件下的機會,這個法案沒有過一定有原因,要去尊重不同聲音,如果未來要開放,也要審慎評估。」
 
如今她已經恢復單身,被問到之後若遇到真愛,還會想再試一次找代理孕母做人嗎?小嫻表示:「未來的事很難講,但我很確定的是就算之後要再去做這件事,也是我自己想要,不是為了傳宗接代或是長輩及別人給妳的壓力,要別人覺得妳去做才是一個合格的媳婦,這個頭銜的包袱太大了。」(蔡維歆/台北報導)
 


藝人小嫻與台灣夫婦Jason和吳素慧(小圖)同樣都有不孕的困擾。合成照片

不孕台灣夫婦Jason(左)和吳素慧遠赴烏克蘭找卵母和代理孕母。資料照片

小嫻(左)與何守正婚變時,大家才知道她沒有子宮、赴美找代理孕母的辛酸過往。資料照片

仲介(右)陪著懷孕的代理孕母Lucy(化名)產檢。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