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搶救競爭力-人才外流篇6】教練、選手競相西進 籃壇陷惡性循環

由於籃球是對岸非常風行的運動,中國也把目光放在台灣的籃球人才上,尤其是2013年菲律賓馬尼拉亞洲男籃錦標賽,台灣男籃隊首度打敗中國一軍後,更是積極向台灣球員招手,近來更把觸角伸向了基層教練,由於薪水是2、3倍,有不少教練已前往對岸執教,台灣籃球人才外流不是只有球員,教練也會愈來愈多。台灣男籃隊在世界盃資格賽最後2場主場分別大敗給菲律賓與日本,對日本更創下史上最多40分的輸分紀錄,菲律賓有亞洲最早的職業聯盟,日本在被國際籃總禁賽後,分屬業餘的JBL與職業的B League整合後的BJ聯盟強度大幅提升,SBL強度不如菲律賓、日本、中國、南韓等職業聯盟,台灣男籃隊競爭力下降不會是意外。SBL強度不足,很重要原因是許多優秀球員都投效對岸CBA,除了在SBL已有成績的林志傑、曾文鼎、田壘等人,年輕球員陳盈駿與胡瓏貿等更直接到CBA發展,缺少頂尖球員的SBL,強度自然下降。會到對岸發展,自然是薪水的關係,在SBL就算加上每個月平均領取的簽約金,3百萬年薪已經是超級頂薪了,但CBA可以開得起2倍,甚至3倍的薪水,不去才真的是笨蛋,不過這些球員還是期望有1天能夠回來台灣打球,希望SBL有朝一日職業化。曾文鼎說:「其實去了那麼多年,沒有想回來是騙人的,畢竟自己也結婚了,老婆家人都在台灣,我每年都會想到要回來,但需要個契機,SBL需要走得比較職業化,去了那麼走,經歷過什麼叫職業球員,什麼叫職業聯盟,他們的規劃、他們的運作,我覺得台灣應該朝這個方向去做,如果台灣真的往這方面走,我想除了我,很多球員都會想要回來,不需要離鄉背景跑到大陸去。」周儀翔說:「去對面打球,不外乎就是薪水多,另外就是那邊身材都比我還要好,看著他們訓練,以及自主訓練,自己也想會更精進自己,更上一層樓。」劉錚說:「那邊在訓練上比較有體系,他們很明確知道自己在練習什麼,未來也會評估所有的狀況,不是不可能再回來台灣打球。」陳盈駿:「職業生涯才開始起步,沒有在台灣打聯賽就直接到CBA去,現階段規劃沒有想到之後退休回到台灣打球,現在希望在CBA站穩腳步,多打幾年,未來就讓它自然發生吧!」胡瓏貿說:「如果薪資相符,回台灣打球也是自己的1個想法,畢竟到目前為止都沒在台灣打過球,之後也許有家庭或是家人的因素,或是發展第2職業的想法,就有可能待在台灣打球,或是快退休了,也會想回到台灣打球,讓台灣的球迷看到我。」台灣男籃隊總教練周俊三說:「最主要聯盟要夠強,聯盟的福利、制度、吸引力,要能夠吸引到年輕的球員們,但聯盟也要有規範,不能變成CBA的次級聯盟,不能等CBA或2級聯盟不要了,才回到台灣,聯盟要有自覺,要提升福利與待遇,如果是往待遇更好的地方發展沒話說,但如果是去打甲B的次級聯盟,會不會以往連香港等地也去,聯盟應該從制度去著手,讓年輕人選擇要走還是要留。」兵敗世界盃資格賽,台灣籃壇提升國內聯賽的競爭力已是刻不容緩,SBL打得要死不活,我們真的需要新的氣象,一個可以讓遊子回歸,年輕人願意留下來的聯盟,人才不外流,聯盟強度提升,台灣籃球才會有未來。(陳志鴻)
 


台灣隊在世錦賽資格賽慘敗給日本,為台灣籃壇敲響警鐘。 本報資料照

台灣隊在世錦賽資格賽慘敗給日本,為台灣籃壇敲響警鐘。 本報資料照

如何能把台灣籃球人才留住,是未來最重要的課題。 本報資料照

台灣球迷對籃球仍有熱情。 本報資料照

「野獸」林志傑是SBL球星轉戰中國CBA的指標性人物。資料照片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