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搶救競爭力-教育篇4】拚「繁星」圓台大夢 苦遭成績綁架2年

大學入學管道之一「繁星計畫」,讓不少學生一圓上明星大學夢想。《蘋果》找到兩位台中大里高中畢業生,他們透過繁星計畫攻上台灣大學外文系、台北大學中文系的學生,他們直言,想靠「繁星」上大學,高一和高二得有好成績,因課業壓力沒有一天不緊繃,「簡直被成績綁架」。人本痛批,學生還是只為升學而準備,原本導向已被扭曲。繁星計畫是指學生就讀同一所高中,修滿高一和高二課程的準應屆畢業生,根據學生學期成績,列出前50%,根據排序、單科成績等,爭取各大學開出的系所名額,目前每所大學只能錄取一所高中6名學生,各類群最多2名。曾筱婷就是在去年透過「繁星」錄取台大外文系,暑假過後升上大二。回想高中求學生涯,她說:「被成績綁架了!」每天都在計較成績,關心自己每科的占比,連體育、音樂和美術非自己強項,都全力以赴,力求第一的成績;高一時,有次週考數學成績56分,自己簡直嚇壞,戰戰兢兢,事後終在段考扳回一城。雖然維持成績很辛苦,但得知上了理想學校,還是覺得一切值得,要再選一次,她還是會靠繁星,這是她有把握的。曾筱婷說,當初抱持成雞首、不為龍後的想法,她選擇住家近的高中就讀,決心拚個兩年用「繁星」進入大學,原本認為免指考比較輕鬆,卻剛好相反。她表示,為了念書,退出熱音社,犧牲與交朋友及與家人出遊機會,壓大大到脾氣暴躁,連家人都不敢招惹她。她說,幸好目前外文讀得算順利,目前系上排名前20,自認明星高中畢業,會加倍努力念書,希望未來當外語老師。同樣透過「繁星」錄取台北大學中文系的吳庭禮,一心想當檢察官,高中時在校成績行7%,一心想念台大或政大的他,未能順利錄取,最後選同樣有法律系的台北大學,再透過轉系如願,還把會計系排第一志願,落點卻是不能轉系的中文系,現在只好雙主修。他認為,「繁星」制度面沒問題,但不應該限制學生轉學系。不過,吳庭禮也提到,原本選北大會計為優先,卻因為運氣不好,錄取中文系,所幸中文系有助於文字上的解釋,讓他多了一項輔助優勢。他表示,繁星的規定很細,考生一定要做足功課,並有一定決心,再決定學系,不然就得像他雙修付出更多,才能實現讀法律心願。台中惠文高中輔導主任黃慧芬提醒學生填寫「繁星」志願時須做功課,每個大學提供辦法不一,有些規定不能轉系,都應是先看清楚。此外,「繁星」非一試定終生,靠著是在校成績累積,學生高一和高二得穩定自己在校成績排行,比較有機會爭取到理想學校和科系。人本基金會台中辦公室主任陳怡文表示,繁星原本是立意良善,達成五育並重,並非只為升學而設定的制度,但最後大家還是把「繁星」當作升學的重要計畫,是整體氛圍問題,大家還是為升學而準備,把自己的課業逼成這樣,難道青少年只有升學為唯一目標嗎?陳怡文說,很多家長與孩子,為了繁星反而去硬拚自己沒興趣的科目,反而違反繁星初衷,孩子會想要這樣拚,還是與整體的社會氛圍有關係,以升學為主,導向就扭曲了,教育者應該重新思考,否則學生還是會只為升學,繼續被課業壓迫,不見得是好事。(田兆緯/台中報導)


即將升上台灣大學外文系二年級的的曾筱婷,形容自己高中時被成績綁架。田兆緯攝

就讀台北大學中文系的吳庭禮,希望雙主修念法律系,必須比別人多一倍努力。田兆緯攝

台中惠文高中輔導主任黃慧芬提醒,繁星計畫除了爭取校排在前端外,也要做足功課。田兆緯攝

即將升上台灣大學外文系二年級的的曾筱婷,形容自己高中時被成績綁架。田兆緯攝

就讀台北大學中文系的吳庭禮,希望雙主修念法律系,必須比別人多一倍努力。田兆緯攝

人氣(4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