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三中案幕後5】邢泰釗交手馬英九 一切從8年前流放金門說起

台北地檢署偵辦三中案,在去年11月29日傳訊馬英九後,多家媒體陸續報導指稱檢方搜出三中案關鍵錄音檔,指稱馬主導整個三中交易案,馬英九「實在忍無可忍」,認為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洩露「不實偵查秘密」,親赴台北地檢署提出洩密罪的告訴,北檢也依規定在去年底正式分案,將邢泰釗列為洩密罪的被告,由主任檢官張紜瑋負責偵辦。說來有趣,當年邢泰釗在擔任高雄地檢署檢察長,2009年五都選舉時,邢在高雄的查察賄選第一名、表現優異,但在隔年人事升遷時,卻「明升暗降」的調到金門高分檢,當時司法界引起相當大的震撼,檢察官協會甚至發出新聞稿聲援邢泰釗,抨擊根本是「政治調動」,甚至痛批:「馬總統是否忘了切身之痛?」當政黨輪替,邢泰釗立即被拔擢任法務部政務次長,1個月後還被調到北檢擔任檢察長,當時外界解讀這個人事案是衝著馬英九而言,將針對馬英九被告發的案件一一清查,當時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還反問「你們認為可能嗎?」請外界別過度解讀。不過,邢在上任後,先是效法清朝湘軍勁旅、但在歷史評價上卻是惡名昭彰的「吉字營」、成立吉組,並將馬英九涉犯洩密罪的案件,以其檢察長的事務分配權,硬生生的從忠組移轉到吉組,由當時吉組主任周士榆負責偵辦,並將馬英九起訴。另外也就民眾告發三中案重啟調查,而這些動作,似乎跟馬英九都有關。去年北檢首次傳喚馬英九後,媒體開始將這個案子越炒越熱,尤其是傳出還有錄音檔時,新聞的熱度更是達到最高點,當時媒體報導北檢在第一次搜索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查扣上百片錄音光碟,內容為12年前的三中交易案,錄音者是當時中投的總經理汪海清,其中有3段錄音檔與馬英九有關,第1段是馬介紹中時集團的余建新給中投公司前董事長張哲琛等人,第2段則是評論有意買下三中的公司,馬對於這些大企業可能有外資或中資背景有意見,但對中時集團的榮麗公司沒有表示任何意見。最後1段則是榮麗集團與國民黨簽約後不久,表示只想買中視,不買中影、中廣,張哲琛認為事態嚴重回報馬,指余建新不想屢約,馬則指示讓合約繼續不要破局,依照當時中視股價市值計算,大約是10億餘元,如果改用資產負債表計算,就會出現4.8億價差,當時到底要以股票市值還是採資產負債表,在國民黨內部爭論不休時,突然馬指示「那就回饋給他」。當時媒體還報導余建新在中視交易案前宴請張哲琛,還將500萬元放到禮盒,請司機交給汪的司機一事,張還表示,他是在當天返家後才發現禮盒裡面裝的是現金,他在第一時間就把現金禮盒交給中投的政風處去處理,並沒有收這個錢,他也不知道余為何要送他。新聞不斷的報導,看在馬英九的眼裡已經到「實在忍無可忍」的地步,因此親自前往北檢對檢察長邢泰釗提起洩密罪告訴,馬英九認為,從台北地檢署重啟偵辦三中案,一直有各種扭曲事實的錯誤傳聞,「我基於尊重司法,始終隱忍不發」。當時他受訪表示,直到第一次偵訊後,各種違背事實、離譜誇張的偵查細節,不斷被少數媒體報導。這些媒體所得到所謂的「獨家消息」,都是片段且不真實的。有些部分他合理懷疑是檢方洩密,像是查扣上百片光碟、張哲琛供稱…等等,「除了檢方以外,誰會知道這些內容呢?為什麼檢察官可以公然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洩密呢? 」而對於馬英九的提告,北檢發布新聞稿,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媒體,說「基於尊重新聞自由,僅能呼籲媒體自負文責,否則會有箝制言論自由之虞,北檢也不可能在案件未偵結前,為釋疑而出示相關證據,否則即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北檢還認為洩密的也可能是被告,因為「共同被告相互間立場互有歧異,亦均有洩密可能」。(呂志明、吳珮如/台北報導)【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邢泰釗(右)因為三中案遭馬英九提告。資料照片

人氣(13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