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三中案偵結9】馬英九被起訴關鍵證據 竟是自己人偷錄音

(更新:新增錄音內容)
台北地檢署今針對國民黨賤賣三中案,起訴前總統馬英九等人涉犯《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等罪,檢方掌握的關鍵罪證之一竟然是國民黨內部有人偷偷錄下馬英九與部屬對話、高階主管之間對話,目的是為了自保,而偷錄音的人包括中央投資公司前總經理汪海清等人,他的錄音檔案在家中及中投辦公室被檢方搜到。北檢表示,扣案的錄音證物有200多片,內容都是三中案「參與之人」錄到的相關會議過程或對話,是合法的而且有證據能力。(丁牧群/台北報導)

台北地檢署過濾相關錄音後,整理出關鍵內容及可以證明的犯罪事實如下:
【馬英九是實質交易主導者】2011年5月16日,汪海清向時任國民黨副秘書長林德瑞表示:

「三中案的瑕疵,嗯...最高機密我不能講啦,馬主席很清楚,馬主席簽過字、開過會、下過指示」、「那我就跟您報告,三中案是有瑕疵的,順藤摸瓜摸上去,馬主席就有事」。【華夏公司股權交易案是「非常規交易」,刻意排除其他買家,賣給時任中國時報負責人余建新】2006年2月3日,汪海清向律師李永然說:
「我們要執行(馬)主席的政策...他(馬)要求我說,把東西賣給他(余)...我要把我女兒嫁出去的時候,要我女兒的人一堆耶!那我要設計好說...把我女兒嫁給中國時報,那我還必須...把其他人幹嘛,通通...擋到外面,才能...把女兒嫁給他」。【余建新資力明顯不足】
2006年2月4日,馬英九與國民黨行管會前主委張哲琛、汪海清會面時,馬說:
「對,我瞭解,Albert(余建新)一開始跟我們講,他們...對媒體有興趣啊,但他們對媒體,對他來講,就他當時自己告訴我,那是生死攸關,因為他中時晚報他也停掉了,對平面媒體他是中國時報、工商時報,那他...他現在有個中天...希望能夠再幫他的王國嘛,可能對他來講,是1個,1個1個...(時任國民黨秘書長詹春柏搭話:轉機的機會)」馬英九又說:「對,他(余)講的很坦白,那這樣講,就是說...這麼長的時間噢...他一直是...阮囊羞澀2006年3月13日,馬英九與張哲琛、汪海清會面時,馬說:
「剛剛李念祖打電話給我,他就說還想再跟我們談,那他大概的意思是說Albert(余)還想…因為從以前我就感覺到,他第一次找我談的時候,大概去年很早的時段,他就跟我講說,他他(余)只對中視有興趣,他說他也不懂不動產,他也沒有那麼多錢,所以他不打算要…」【國民黨中常委質疑】
2005年12月28日,第17屆第16次中常會會議錄音中常委朱鳳芝:
「我是想要知道就是我們這個黨產的處理哦,就是說在這個決策的過程裡面,那麼是那些人參與?那麼是怎麼樣去評估?另外的話,我們也知道在這個黨產處理的過程裡面,如果有些人稍微一不小心的話,那麼走漏風聲的話,也會影響我們整個黨產的一個處理的方式,所以我們也知道它必須有些地方有些隱密性,不過我想中常會應該是我們黨內最高的一個決策機關,那麼是不是說我們在這個處理黨產的時候,如果是推派有一些人能參與的話,那我相信這個過程就不會讓人家覺得好像說,就幾個人主導,我們絕對相信主席還有張主委的清廉,還有絕對要改革的決心,也相信呢絕對是非常公正非常無私,可是呢,因為很多的記者問我們說,哎這是怎麼處理的,我說我也不曉得」中常委賴士葆:
「黨產處理何其重大的事情,中常委在過程當中,我們都不知道,其實,我所知道的有些中常委其實是心裡有點意見的,就是說,我們好歹想知道一下,比如說NCC,我們在立法院打仗打的這麼辛苦,可是這些怎麼樣,我們一點都不知道,一點訊息都不知道」【非常規交易-分文未取、移轉股權及經營權】
2006年3月11日,時任國民黨秘書長詹春柏表示:
「但問題是華夏賣給他,他也沒有給你錢…」、「這很荒唐」、「這會不會有一點買空賣空而且詐賭的方式…」2006年3月11日,詹春柏表示:
「不不,財務我不懂,但是我(聲音模糊),我是1個普通人,你把祖宗留下來的黨產,登記給別人,你錢在哪裡?拿來給我看」【余建新獲取鉅額價差】(馬英九起初反對給付「將近5億」暴利給余建新)
2006年3月12日,馬英九與汪海清等人開會,馬說:
「這是他自己認為他自己做了這樣的貢獻,他應該得到這樣的報酬,可是這報酬沒有經過我們同意啊,這怎麼可以,我覺得這個太荒唐了嘛」、「除非當初我們有這樣一個約定,否則的話,不能夠說是用一個遠低於市場行情的價格,讓他們獲得將近5億的暴利」【余建新獲取鉅額價差】(馬英九同意如余建新交出華夏公司主導權,即同意給付將近5億暴利給余建新)
2006年3月12日,馬英九與汪海清等人開會,馬說:
「所以你們是認為說,中視這個交易喔,讓他能夠得到適當的1個利潤」 汪海清:「回饋啦」 馬英九:「回饋啦,就是說鑑於各種複雜的情況,現在是還可以合理可以接受的,不能超過這個限度的,(某男:對對)那現在就是說,他現在要的有超過這個限度?」汪海清:「跟主席報告…包括黨部大樓,都跟這個案子有關…如果華夏在余董事長的掌控下…那我們是寢食難安…我們為什麼願意給他這個favor(好處),這個favor不是沒有條件的…要給他就是他要配合我們這些條件,我們才願意用這個條件。 」 馬英九:「現在顯然是他不願意就範」 汪海清:「對,他不願意就範」 馬英九:「你有什麼方式能夠讓他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就是說我還是給你應該有的回饋,但是你要在其他地方要跟我配合」【執行「天龍八步」掩飾犯行】
2006年3月13日,汪海清向馬英九等人表示:
「整個交易的流程當中,因為我們一直轉一直轉一直轉,會把架構弄得很複雜,弄得很複雜呢,就相對來講,比較不會讓他們,讓有心人士抽絲剝繭,就把他整個對出來,坐實最後的這個架構出來,那如果抽絲剝繭全部出來,為什麼呢,因為因為上午的談判的時候呢,他是要求我們把整個架構全部寫清楚,就是合約裡面要寫清楚,怎麼做怎麼做怎麼做怎麼做,如果是在這種架構之下,最後的結果就會被抓到!…」
【不合營業常規的「天龍八步」財務操作方式,使中投等公司財產受損4億9430萬元】2006年3月11日,汪海清與蔡正元向詹春柏報告:
汪:所以這個價錢,我們要怎麼去圓6塊5毛的一個說法是可以掰的,我們現在退到底線,就是說那不管怎麼樣也要讓我有掰嘛。
蔡:他還是有,他現在市場上說,國民黨說市場上賣9塊5沒有人要,所以要賣6塊,這笑死人。
汪:所以在市場上不能夠做。
蔡:保力達P,拿錢去買…你今天跟他講說我經營權給你,你就照14塊,你看他不答應嗎?第二大股東…。【中常委質疑舊中央黨部大樓交易案】
2006年3月29日,第17屆第26次中常會會議錄音
中常委蔣方智怡:
「我想有關中央大樓的處理方式,我們在中常會裡面提了很多次了,我們也希望說,在作最後決定的時候,是不是事先跟我們中央委員會提出報告,剛剛根據張副秘書長講說,已經正式簽約了,是否是確實?正式簽約,所以不可能有任何改變的餘地,這個在外界大家都認為說今天在中常會,應該我們中常會大家先討論以後,才決定的,根據報導是這樣,而且如果說是,當初我知道本黨堅持要30億,才能夠成交…可是現在目前是23億,雖然是…慈善事業,但是也有人,很多希望說這個大樓有特別意義,可以作成中華民國總統圖書館…可是我們好像沒有表達的意見,希望說對我們中央委員會有一個說明。謝謝。」【華夏大樓交易案】(找郭台強配合當買家)
2006年2月3日,蔡正元與郭台強通話內容
蔡:請問報告理事長(指郭台強)在不在?報告理事長我蔡正元喔,菜市場又便宜又大碗,跟你報告,剛才主委(指張哲琛)喔跟汪總經理準備一個叫備忘錄,這備忘錄我唸給理事長聽喔…(以下逐字念備忘錄內容,大意為中投將以每股65元價格出售中影股權予買方,買方「保證」協助中投或其指定第三人,優先購得華夏大樓)。就這麼簡單。」【中廣股權交易案】(趙少康只付1億元取得中廣經營權,5年報酬率800%)
2011年4月28日,汪海清在會議中說:
「我們當初合約的價錢57億,這57億裡面47億是不動產,10億是媒體,這是當初一個主架構,但是趙少康只出了1億,其他都是按照中廣每年賺的錢去付,中廣每年至少賺2億,至少呴,所以呢這樣講好了,趙少康只要凹5年,就付清10億,媒體的部分就是他的了」
(某人插話:然後媒體可以讓他連續賺5年,假設再繼續下去他每年可以賺2億阿)
汪:「到目前為止他的報酬率已經800%多了」
出版時間:12:42
更新時間:13:46【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汪海清等人當年錄音保命,如今卻仁起訴馬英九關鍵。資料照片

人氣(37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