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三中案偵結12】11年前就找律師應對 北檢批馬「只在乎人格形象」

台北地檢署偵辦國民黨賤賣黨產的「三中案」,今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罪嫌起訴前主席馬英九、中投前董座張哲琛、中央投資公司前總經理汪海清、前立委蔡正元以及蔡妻洪菱霙、岳父洪信行等6人。北檢痛批馬主導交易案卻為了不破局而態度放軟,從案件相關錄音譯文都能看出馬「只在乎人格形象」、「各種各方的評價」,更早在2007年就和張哲琛等人找律師討論日後若被查辦該如何應答,因此建請法院從重量刑。北檢新聞稿指出,馬英九與張哲琛、汪海清等人為了藉《廣電法》規定時限2005年12月26日前,使國民黨退出媒體經營的名義,掩飾處分黨產的作為,並營造馬英九及國民黨的正面政治形象,為馬英九在2008年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鋪路,明知當時的中時集團董事長余建新資力不足履約,且與余建新就華夏公司股權交易的重大事項、標的條件均未有共識,仍然執意倉促要和余建新簽約,導致衍生雙方在不久後就屢屢爆發重大爭議的狀況。但馬英九為了避免讓他在2005年12月26日對外公開達成國民黨退出媒體經營的改革成效,在短短1個月就落空,將傷害到他的政治形象和誠信,便指示張哲琛、汪海清持續和余建新協商、不要讓交易破局,還因此遷就余建新的資力,一再犧牲中投、光華公司的利益,對余建新提出的交易條件不斷妥協讓步,讓交易標的不斷變更,從「三中」一路變成只有「中視」,談判期間更意圖主導光華公司以11.1億元向國民黨購入一直被余建新質疑、具有高度無法實現風險的債權,使光華公司受有經營誠信及商譽的重大損害。馬英九更在與余建新談判超過協商期限,致華夏公司收購股份合約已失去效力之際,明知余建新想索求中視股權交易「將近5億元的暴利」,明明不認同,還曾稱「這個太荒唐了嘛」、「我覺得我們不能受人家威脅…而且動不動就說,啊你們2008年要選總統,所以我們就不敢怎麼樣…」,另一方面卻顧及和余建新之間的「和諧」,以及外界對他與國民黨「各種各方的評價」與他的「人格形象」 ,而一再指示張、汪別讓交易破局。馬並在汪海清報告華夏公司主導權攸關中央黨部大樓、中影與中廣股權等黨產處分後,「為營造改革形象」,轉而指示張、汪「變成說你有什麼方式,能夠讓他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就是說我還是願意給你應該有的回饋,但是你要在其他地方跟我配合」。馬英九此舉意在表達如果余建新同意配合交出華夏主導權,就同意給余建新在中視股權交易的回饋。後來談判破裂,馬英九應余建新要求親自介入協調,卻在2006年3月13日和余建新談判之前,先向張、汪表示如果余建新談判後不接受中投設計的執行方案,就主張交易回復原狀,並在汪說明「天龍八步」的步驟和違法風險後,向余建新提議雙方回復原狀。但余建新以交易破局可能引發政治效應、施壓後,馬英九竟隨即態度放軟,不再主張回復原狀,而希望雙方續行協商。馬英九此舉也造成日後指示張、汪以「天龍八步」方式,掩飾以每股6.5元賤價出售中視股權,讓榮麗公司獲取鉅額差價,使得中投、光華在中視股權交易案遭受4.9億元損失。檢方更表示,馬英九在交易案中一直處於主導地位,後來態度還轉變,但在偵辦期間均不願坦承,僅是強調他主張不能給將近5億元的暴利。但問及為何後來還是有給?馬也僅稱「只是給一個回饋」。汪海清同樣也不願認罪,辯稱都只是一些談判的話術。檢方表示,從偵辦期間所查扣到的錄音譯文等資料,都可聽出馬英九在和張、汪等相關人等對話時,不斷強調交易案不能破局,否則會影響到2008年總統大選,甚至傷害到他的個人形象,以及各方對他的評價、公信力。為了不讓交易破局,連余建新對他採取強硬姿態談判,都願意軟化態度、迎合余建新。此外,更有錄音光碟錄下馬、張、汪等人曾在2007年間,找律師商談若檢調盯上甚至查辦此案,被檢調約談的話,應該怎麼應答的談話內容。為此,中投公司更在2006年內部通過設立「法律協助基金」,提撥6000萬元作為相關人等若被司法查辦時的官司費用。檢方因此痛批,馬英九當時有法務部長及8年台北市長的豐富行政經驗,尤其曾在市長任內辦理台北銀行與富邦金控合併案,對併購案件相關規定與程序相當了解。但他明知國民黨產中部分存有極高爭議,不思以合法、適當方式處理黨產,竟「惑於權位、密室暗議、私相授受財產,過程中連他自己都曾稱「太荒唐」,卻仍造成國民黨與國家社會重大損失。他的作為「莫言善良管理人,即令愚人亦不至為之(不要說善良管理人,連笨蛋都不會這麼做)」。動機卻都是為了博取聲譽,或避免不當取得的黨產遭收歸國有,或為了結交盟友,與張、汪明知所為違法,仍心存僥倖,找法律、財會等專業人員,避人耳目移轉財產,或是臨訟演練避罪之詞,或預先準備6000萬元鉅款供打官司之用。3人雖機關算盡、力謀脫罪,仍被檢方查獲、事證明確,今依法起訴。(游仁汶/台北報導)【更多精彩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馬英九。資料照片

人氣(6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