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英語成第二官方語?】何萬順:「英語為第二官方語」是假議題

【是否贊成英語成為第二官方語言?】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宣布,明年將確立台灣成為「雙語國家」政策,將英語打造成第二官方語言,在台灣尚無法定第一官方語言下,引發極大爭論。《蘋果》特邀正反雙方,從歷史脈絡到執行經驗等不同面向切入,期待政府與國人深入對話,形塑可以執行的政策。何萬順/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暨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台灣語言學學會理事去年10月立委吳思瑤強勢提出「英語為第二官方語」的質詢,當時教育部長潘文忠與行政院長賴清德接連表態,形成了明確的政策方向。吳思瑤的立論基礎卻是10月11日《中國時報》頭版的假新聞:「多益成績吊車尾 台灣慘輸大陸南韓」。假新聞,因為台灣不是吊車尾,更重要的是,多益成績完全不能反映一個國家的英語能力。所以報導中刻意不提台灣成績超越香港,而且歐洲、非洲與南美的成績都高於北美!在賴揆的指示下,教育部立即成立了「英語推動會」研擬政策的推動。輿論的反應是一片叫好。今年8月27日《經濟日報》報導,賴揆宣布明年將確立台灣成為「雙語國家」的政策。消息一出,輿論中卻多是批判之聲。時隔不到1年,何以如此不同?原因之一想必是台灣的語言學家在這一年中的努力。台灣語言學學會與台灣語文學會在台北、台南、台東舉辦了3場公開座談會。與會學者從諸多層面論證這是一個錯誤的政策,政府若強力推動,必然導致災難性的後果。陸續也有學者專家在媒體中發表批判性的評論。一個簡單的事實是,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在沒有殖民強權的壓迫下,主動推動以一個外語作為官方語。因此,這是一個假議題,比假新聞更可怕。官方語是一個國家的公民和政府互動時的法定語言,是官方場合與官方文書必須使用的語言。台灣如果玩真的,做到最好也就是今天香港或是新加坡的境界,柯文哲口中「被殖民越久,果然越高級」的兩個華人地區。政治上的規章全部雙語併陳,菁英階層可流利的使用英文,但大多數的人民仍是使用其族群語言:華語、粵語、閩南語等等。台灣歷經多年的努力,尚未徹底擺脫以華語作為社會階級的象徵。如今要主動的推崇英語,以取代早期華語的政治社經地位嗎?台灣希望成為香港或新加坡嗎?香港和新加坡受大英帝國近150年的專制統治,才有今天的面貌。台灣是民主國家,要達到這兩地的終極樣貌,需要幾年?以「國家語言發展法」為例,從 2001年「語言平等法」草案起算,17年來歷經無數會議,如今雖已無爭議,卻仍躺在立法院。通過後,需要多少年才能實踐台灣固有語言的平等地位?英語為官方語的政策,學者估計至少需要兩個世代,40年。殖民霸權的語言政策可以百年不變。下一個閣揆會延續賴揆的政策嗎?綠營的政策,藍營埋單嗎?綠營可能執政40年嗎?台灣人對於英語為官方語有如此強烈的意願嗎?在這40年裡,這個政策如果玩真的,在金錢上台灣要付出的代價是難以想像的。所以只可能是玩假的,2003年當時行政院長游錫堃玩過一次,推動在2013年以前讓英語成為台灣的官方語;我記得沒錯的話,今天好像已經是2018年。賴清德在台南一樣是玩假的、一樣是設定10年;但是所推動的事沒有一件是跟「官方語」有關。玩假的,因為英語成為台灣官方語,可行性是零。民進黨每每以瑞士作為台灣成為「雙語國家」的願景,這背離台灣的語言事實太遠,因為瑞士就是由德語、法語、義大利語、羅曼什語的母語人口所組成的。台灣母語中沒有英語,英語是外語。世界上會把一個外語列為官方語的國家,只有一種,就是曾被這個外語帝國長期殖民的國家。所以,台灣的國語曾經是日語、英語是香港和新加坡的官方語。台灣為何要自我殖民?唯一的理由是錢,是經濟。所以有學者赤裸裸的說,要「把國家主體定位放在一邊」。可是英語為官方語不是經濟實力的必要條件;我們列幾個2017年人均GDP超越台灣的國家:日本、韓國、盧森堡、冰島、卡達、汶萊、馬爾他、賽普勒斯,英語都不是官方語。它更不是充分條件;我們列幾個英語是官方語的國家:千里達、格瑞那達、獅子山、貝里斯、烏干達、巴貝多、辛巴威、坦桑尼亞、奈及利亞,這些是經濟強國嗎?科技是以幾何倍數的速度發展。想像一下40年後的AI翻譯技術,英語還會是溝通的障礙嗎?犧牲靈魂、踐踏國格,花40年的時間與無數的金錢,投資一件未來科技可以輕易解決的事,合理嗎?既不合理、又不可行,為什麼要炒作這個假議題呢?政客挾洋自重,佯裝「高級」。幕後推手是英語產業的相關人士,他們看見一個商機無限的大餅!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表示明年將推動英語為第二官方語,確立「雙語國家」政策;惟學者批評,全世界沒有國家會在沒有殖民強權的情況下主動推動外語作為官方語。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