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蔡澤民 練武治過動 長拳銅牌送爸媽

【賴德剛╱雅加達報導】昨為台灣奪下本屆亞運首面獎牌的蔡澤民,當初會開始學習武術,與小時後過於好動有關,他表示,為了便於管教,爸媽就直接把自己送去練武術,這樣他們比較「免管」(台語),但一開始接觸武術其實只是在玩,不是很正規的訓練,一直到國中參加第一次青少年武術比賽後,才決定要往這條路發展,也因此幫台灣拿到1面亞運銅牌。

亞運長拳銅牌蔡澤民因練武術改變了好動性格。趙文彬雅加達傳真

蔡澤民說:「其實我真的是過動兒,只是因為學武術改變了我的性格,說真的,這運動很無聊,因為只有一個人在動,而且所有套路、動作人人都會打,要如何琢磨出獨特性真的要花時間,所以我只能對著鏡子一遍又一遍的去打,思考如何展現個人風格,在這過程中改變了我的想法,讓我會想得比較遠,不會只看現在,個性也不再大剌剌了。」


蔡澤民為了亞運已2年無休。趙文彬雅加達傳真

台灣第1人 長拳奪牌

出身彰化縣和美鎮,今年23歲的蔡澤民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接觸武術運動,不過正式投入訓練要等到國中才開始,歷經10年多的磨練後,才成為台灣史上首位在亞運會武術長拳項目奪牌的選手,他說:「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我自己的經歷又可以多了一個里程碑,真的很開心,這真的很難得。」
蔡澤民小時候也曾經練過田徑的一百公尺項目,但他表示,那時候的田徑感覺比較像是社團性質,去玩玩而已,大部分還是往武術隊這邊跑,只是當時自己沒想到,原來田徑是比較熱門的項目耶。


練南拳太高 嫌太極慢

武術運動本就冷門,瞭解的人也較少,蔡澤民過去常被同學、朋友問起到底武術在幹嘛,只是自己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更懶得去說太多,只能自己獨自練習,他說:「因為身材條件的關係,如果去練南拳太高,腳也太長,身材比例不符,太極拳又因為節奏太慢,自己比較好動所以沒辦法靜下心來去練,最後才會選長拳。」
蔡澤民初次嶄露頭角是去年的台北世大運,幫台灣拿下世大運此項目的首面銅牌,今年又在等級更高的亞運會中拿下獎牌,他表示,自己從世大運後就不斷加強身體素質,把身體練得更強,才能把套路完整性發揮的更好,節奏也更明確。


近2年時間 完全沒休

光鮮亮麗的背後,蔡澤民投入非常多心力去訓練,在世大運前的2016年就已經開始集訓,將近2年的時間完全沒有休息,他說:「但其實在亞運前半年我壓力真的很大,因為外國選手進步的速度很快,如果跟不上,就會輸人家那一點點,所以教練很細心的一個動作一個動作指導,要求我每個細節、動作上都不能輸,壓力當然很大。」
如今蔡澤民終於在亞運會拿到獎牌,儘管因兩次大型運動會都獲得銅牌,獎牌成色沒有升級讓他有點遺憾,但至少讓他卸下心中大石,而他首要的願望就是在亞運會後放自己1~2個月的長假好好休息。
蔡澤民說:「我想要把我的獎牌送給爸媽,感謝他們一路上的支持,這段期間的訓練真的很累,我很少跟家裡人聯絡,通常就是練完回去倒頭就睡,但他們很體諒,讓我能全心投入訓練,就算到了這裡(雅加達)後,還是會一直關心我,現在想起來,反而覺得有些對不起他們。」


蔡澤民小檔案

★年齡:23歲(1994/10/3)
★身高/體重:170公分/68公斤
★項目:武術長拳
★學歷:國立體育大學
★重要經歷:2017年台北世大運武術長拳銅牌、2018年亞運武術長拳銅牌



【蘋果知識家】體壇知名過動症 喬丹菲魚成就夯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是心理疾病,也是與腦神經相關疾病,特徵是難以專注、過度活動、難以控制自身言行,最有效治療方式是藥物合併行為治療,過去曾被視為智能障礙之一,不過現代醫學已經不再將ADHD視為失能。
物理大師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是ADHD最知名患者,運動員也有不少患者,籃球之神喬丹、棒球傳奇貝比魯斯、游泳奧運金牌菲爾普斯、田徑十項運動奧運金牌變性人詹納都是例子。國外專家指出,ADHD生理條件與一般人無異,而且運動也是培養專注力和平息躁動的方式,反而有可能有較一般運動員更佳表現。


喬丹 菲爾普斯

罹患ADHD知名運動員 ★現役

游泳: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
籃球:喬丹Michael Jordan
體操:★拜兒絲Simone Biles
棒球:貝比魯斯Babe Ruth、羅斯Pete Rose
田徑:
詹娜Bruce Jenner、
★蓋特林Justin Gatlin
美式足球:布瑞德蕭Terry Bradshaw、柯列格Dave Krieg


治療結合興趣 運動非唯一途徑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比較新近才被描述和研究的疾病,診斷上有多種評量方式,目前主流治療方式是藥物結合行為治療。運動也是行為治療的一種,而且這類孩子多半在有興趣的事物上有特殊技能或異於常人投入,反而會有好表現,應該正面看待。
不過要注意的是,還沒有任何研究證實,行為治療後就能完全停止藥物,而運動也不是行為治療唯一途徑,還是有很多孩子可能感興趣的在其他方面,勉強他們運動反而會有反效果。我建議是先讓孩子們嘗試,臨場反應如果是很OK,再繼續運動。ADHD患者找到興趣,對家長也是好事,不會感覺孩子整天在家裡行程只有吃藥,不吃藥又像不定時炸彈。


台灣運動醫學會榮譽理事長 葉文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