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名采】許悔之專欄:時光走向女孩,女人雕刻時光

許悔之/詩人、藝術家、有鹿文化社長我做編輯出版這工作很多很多年了,認識了許多作家,也看到作家在不同時機出場的狀態。做為一位既投入又旁觀的編輯,有時我不免會揣想:一位作家,為什麼在某個時刻登場出書?像一位在大聯盟球場首登板的投手……。在這個世界,有許許多多的人都在寫作,甚至也發表若干作品,但要持之以恆、書寫不輟,最後結集出書,終究要看作家的毅力──他究竟有多愛書寫?書寫是他靈魂內在的一部分嗎?結集出版,當然就是一個寫作者在空無之中,憑藉著創作,去抒發、去釐清、去辨識世界中的自己。因緣果熟之時,這樣的努力和投入,就會展現在他的第一本書中。新竹女中國文教師黃庭鈺是我這幾年認識的新朋友之一,和她比較熟稔,是因為有鹿文化在編輯蔣勳老師《說文學之美:品味唐詩》、《說文學之美:感覺宋詞》雙書之時,得到了作家(也是建中國文教師)凌性傑和黃庭鈺的熱情幫助。他們兩位都曾在生命之中受到蔣勳老師著作的深刻鼓舞,所以在協助編輯之時,投入甚深。之後,我看到庭鈺得到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的一篇散文,很是喜歡,也受觸動,遂向她邀約出版第一本書。因為我在她這篇得獎的作品〈瘤〉之中,看到一種極細膩動人的女性感受和意識,我心想,如果發展下去,值得做為一種書寫類型的完成。黃庭鈺是一位女性,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是一位在女子高中教書的國文老師,是一位熱愛文學熱愛寫作的老師;這麼多重的「女性角色和環境」,使得她的書寫足以代表某一種女性的時代「心靈岩層」。時光走向少女,其實是少女走向時光。少女長大了成為女人,然後在一所高中教許多許多少女國文,這樣的「身在其中」,使得她的書寫不知不覺有一條隱約的心靈連線,那麼觸動閱讀的人,從她的文字裡,去看到從女孩到女人之間靈光閃閃的美麗,以及現實之冰雪風霜。同樣身為女性、母親和老師,知名作家李欣倫教授曾在為黃庭鈺的第一本書《時光走向女孩》作序之時,有以下這樣的以心讀心、以情讀情:「她仍不斷追問『我是誰』,試圖拼組出『自己的樣子』,像是卸除了所有妝容與讀者素面相對,甚至連最柔軟的內裡皺褶都毫無防備的裸露出來--」說的正是,像黃庭鈺這樣的作家所代表的典型、意義和可能。庭鈺要出版第一本書了,做為癡長她不少歲數的朋友,我的內心充滿欣悅!因為像她這樣大器晚成的作家,會使我想起王浩一,浩一累積了生命的見識和經驗,許久許久,然後在因緣果熟的一刻,像春天之筍冒出土來,長成一片翠竹!浩一出版第一本書的時候,並非在早慧的青年時期,但如今已卓然大家。我期待庭鈺出了第一本書之後,還會持續努力、不斷深入和翻新,然後有一天,也累積了更多美好的書寫,我充滿了如是祝福如是期待--庭鈺之書寫,就是女人生命史的繡織。黃庭鈺的《時光走向女孩》其實是她勇敢的走入時光,雕刻時光,也有風雨也有晴,也有風雨也有情,足以鼓舞那些有志創作的朋友──且把時光冶煉成金!面爐多年無人知,好劍既成把示君。 


黃庭鈺《時光走向女孩》(有鹿文化出版)。

人氣(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