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名采】阮慶岳專欄:東京戀曲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我年輕時經常四處去旅行,那時是帶著對世界的好奇、以及想要自我挑戰的雙重心理,通常會刻意一個人獨行,其中自然有練膽識的意味。我曾經買了環繞世界一周的機票,因為不方便請假太久,就用兩周的時間,美歐亞的跑了一圈,每個城市最多就待了兩天,現在想來確實瘋狂。現在我對旅行的興趣淡了許多,甚至還會嫌搭飛機累人,出入機場囉唆費時,但若真要出國度個短假,會想到大約就是東京。首先這樣的飛行時間可以接受,而且東京一切文明便利,讓人放鬆壓力大減,然後去東京也不需要為什麼原因,以及做什麼特別計畫,只要落地住宿安置好,自然有足夠的事情可以做。我在東京最喜歡做的兩件事情,大約就是參觀美術館的展覽以及逛街購物。尤其近年設計與建築展覽的數量大增,幾乎時時都可以看到厲害的展覽,再加上原本就豐富飽滿的當代或古典藝術展覽,兩條腿不走得酸痛,大概很難餵飽視覺饗宴的胃口。另外,就是隨興的逛街購物,這通常也不做特別計畫,就挑一些年輕時尚的區域,盡量迴避那些精品名牌,去感受一下東京的品味活力,讓自己逐漸鬆弛的腦子,得到一些衝擊與洗滌。我也喜歡在東京買穿著衣飾或個人用品,因為那種對材質的細膩敏感度,以及對設計細節的專注,幾乎很難找到可匹敵的城市。我還記得第一次去到東京,是1985年夏天回台轉機時,匆匆一人銀座一帶亂逛。後來夜深了,發現附近幾家旅館都沒有空房,我只好坐上計程車,手寫著旅社和便宜兩組字,那個禮貌的中年司機,就載著我四處找宿處,並且都還會先下車去問,回來告訴我有房間否,以及房價大約多少。最後,居然找到一個聞所未聞的子彈旅館,不但乾淨便宜,也讓我大開眼界。我旅行喜歡輕鬆自在,不太會刻意去安排固定的行程,也不覺得有什麼非看不可的旅遊特色。我現在更在意的是城市文化,以及生活那裡的人的品質,因為這些都是最真實的質地,不是做作造假的門面功夫。我喜歡東京的美感處處,那是表裡如一的真實質地,是可以屢次來去也不覺厭倦的城市。 


阮慶岳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