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金馬專訪】鄭人碩揭「妻離子散」內幕 自虐逼出戲魂

35歲男星鄭人碩2015年曾以文藝片《醉·生夢死》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今年再以《角頭2:王者再起》二度入圍,獲知入圍當下他人在新劇組定裝,僅說了謝謝,就問:「那下一套衣服是?」相當平靜。日前他接受《蘋果》專訪,唯一感言就是:「入圍已經全亞洲前5名,那個東西(拿獎)已經不是我的第一目標了,讓更多人認識我才是我的目標。」

鄭人碩今年以商業片《角頭2》勇奪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又入圍第55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對手包括《後來的我們》田壯壯、《幸福城市》李鴻其、《翠絲》袁富華;他自豪:「我就是想讓大家知道我商業也可以,藝術也可以。」也在第一時間致謝監製張威縯,「謝謝他給我這口飯吃,我希望能夠為這個品牌繼續努力」。他憑《角頭2》獲得更多演出機會,已陸續拍畢《憨嘉》、《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余‧生》,據悉,下月他也將參演《角頭外傳》,工作滿檔,已排到明年6月。

鄭人碩演員之路並非一帆風順,一度因老父中風,回南部照料兼賣水煎包8年,期間更為負擔龐大醫藥費,撿回收、學貿易等。能重回影視工作全因為遇上恩師導演張作驥,他也在入圍當晚結束工作後,火速趕回恩師身旁,與同為《醉·生夢死》演員的好兄弟李鴻其一同敘舊。

跟在張作驥身邊做幕後工作多年,很多習慣至今改不了,像是他會思考要幫劇組省時間,拍《憨嘉》時就不洗澡7天,只怕把身上的紋身洗掉,「重上顏料要花很多時間」,每天就簡單洗頭、洗臉,身體只能簡單沖水、不能抹肥皂,問他不怕有異味?他笑說:「我超怕,還好同劇演員是師出同門李亦捷。」也會噴香水讓自己好聞一點。

他也不諱言演戲時會有自己的想法,他舉例拍《角頭2》時,「現場導演是唯一的(指揮),我在表演上,我故意做這樣的調整,讓他覺得好像這樣也不錯,變相讓導演有選擇。」好比一場吳震亞被做成汽油桶的戲,鄭人碩用了5種不同的哭法:「一種是媽媽住加護病房、一種是爸爸手被夾斷、一種是狗被撞死、還有另一種是我(想像)自己得癌症,這都是我人生的東西,最後拍出來的是我自己得癌症,我如果得癌症我沒有明天怎麼辦?」那種震撼與悲痛複雜的情緒,成功說服導演。

鄭人碩曾為父親背負約200萬的醫藥費債務,也因為近期片約絡繹不絕,順利還清,如今入圍金馬,他也到爸媽靈前上香,「我有跟他們說,很幸運地這次你兒子又有入圍,你也不用保佑我,2015年我有跟他們說請你們保佑我(拿獎),但今年,我沒要他們保佑我拿,我只希望他們保佑我一直有好的劇本」,心境已大不相同。

鄭人碩表示,目前的他工作擺在第一,「工作還沒到自己很滿意的狀態,也不是人人都喜歡的狀態。人會有喜歡會有不喜歡,我只是想讓不喜歡我的人、不看好我的人接受我就好。」目前的夢想是「可以用影帝入圍資格的身分去參加國際一級影展」。

但他為了全心投入工作,逼迫自己忍痛與家人分離,他拍戲時一直有個習慣是會住到奶奶家,與老婆、兒子分開,他透露:「我必須習慣別人對我越來越冷淡、越來越疏離。」有時壓力大也會獨自小酌紓壓,他笑說:「通常自己喝,找朋友的話會太花錢,因為我的個性就是會請朋友,就會存不了錢。」透露曾經一晚5個人吃掉3萬多塊,回家被老婆臭罵一頓。但談到兒子Enzo,他眼神轉趨柔和,感慨說:「我曾經辛苦過,也不想讓小孩以後一樣辛苦,所以我會想幫小孩存一點錢。」為兒子存教育金也是他拚命工作的重要動力。金馬獎頒獎典禮將於11月17日舉行。(楊絲貽/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狗仔偷拍】王心凌年薪6千萬貴氣逼人 背32萬愛馬仕包招搖上街
【獨家】Lara爆桃花 綁緊台日混血壯漢
【明星倒退嚕】《超偶》10年了!張芸京終結男兒味蛻變女人


鄭人碩以《角頭2:王者再起》二度問鼎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張哲鳴攝

鄭人碩認為能入圍已是很大的肯定,對得獎不敢多想。張哲鳴攝(服飾:Paul Smith提供)

鄭人碩因《角頭2》知名度大開,找上門的劇本絡繹不絕,工作已排到明年6月。張哲鳴攝(服飾:Paul Smith提供)

鄭人碩犧牲與家人相處時間,希望多賺點錢為兒子存教育基金。張哲鳴攝

鄭人碩幕後苦熬多年,相當照顧工作人員的感受。張哲鳴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