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最即時專題3】二度談判在即 硬漢何煖軒低調回應11字 

(新增:何煖軒說法)

華航(2610)董事長何煖軒2016年6月上任後處理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已經發生的空服員罷工事件,由於當時臨危授命,就是要儘速讓罷工結束,何面對工會條件可說幾乎「有求必應」,因此半天內即讓事情落幕;但他在事後多次提及「員工不應把罷工當提款機」,也曾強硬說:「若公司到最後承受不住乾脆收起來,對員工完全沒有好處。」這次面對機師罷工,何煖軒僅在首日前往桃機慰問華航地勤人員,當時受訪時稱此事涉及很多法律規定,不是他「何某人能改變」,之後連3天未再公開露面,面對下午將展開的勞資二度談判,他僅低調回訊:「謝謝,目前談判中,不宜多說。」其餘並未多說。

 

對照此次機師罷工,何煖軒一改上次空服員罷工的柔軟身段,這次對於工會若干訴求都堅持立場不讓步,儘管被外界批評,是因為他的態度過於強勢才導致罷工無法告一段落,但其「硬漢」的形象至此也愈發鮮明。

 

事實上,何煖軒警界出身,後來轉換跑道進入交通產業,一路從高公局長、高鐵局長、台鐵局長、中華郵政公司董事長以及交通部次長和桃捷公司董事長,再到如今華航董座職務,交通體系相關職務歷練可說相當完整。

 

過去面對媒體多次提問星宇航空公司或者高鐵等交通相關議題,當其他同業多半不願多作評論時,何煖軒常常願意挺身而出侃侃而談,不過也因此得罪許多人,何煖軒的幕僚對此就曾無奈表示很頭痛,「但沒辦法,他覺得對的事情,就不怕得罪人。」

 

以此次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發起的罷工為例,其實從去年開始就持續醞釀當中,何煖軒受訪時曾語重心長表示,去年油價飆漲,已經嚴重壓縮獲利,公司也希望員工福利愈來愈好,但在包含機師飛行時數跟休假天數都已經優於水準以上的情況下,實在也沒辦法全盤接受工會要求。

 

何煖軒認為,罷工是一件很神聖嚴肅的事情,「你照三餐來講罷工,對任何一個企業都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尤其罷工肯定影響公司營運,收入減少後,員工分紅當然也會跟著減少。

 

對於罷工行為由職業工會提出,何煖軒其實也無法接受,以華航1萬2600多名員工,看起來似乎是少數人就可作成罷工決定,「一個關鍵少數就可以把整個企業都卡死,這樣並不合理。」

 

對何煖軒來說,上述理由都是讓他面對這次罷工態度轉趨強硬的主因,對於公司經營管理層面來說,確實都相當合情合理,但以目前罷工持續進行似乎仍看不到盡頭,勞資對峙氣氛濃厚的情況下,接下來要如何讓罷工事件圓滿落幕,也考驗他的智慧。(陳慜蔚、甘芝萁/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1227
更新時間:1235
 


一改前次柔軟身段,何煖軒硬漢形象愈發鮮明。資料照片

人氣(11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