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華航罷工22】工會為何不讓?資方飛時只改回原點

華航機師罷工邁入第5天,機師工會昨提出飛行時間7小時以上的多航段航班派遣3人,多航段應為2航段以上,華航卻認為應該是3航段以上,雙方再度協商觸礁,究竟為何工會如此堅持?機師工會陳蓓蓓說,民航法規在雷曼兄弟金融風暴後改過,以前飛行時間規定就是8小時,當時不景氣,資方向官方爭取改10小時,稱之後再改回來,但再也沒改回來過,華航阿莎力說改8小時,但只是改回原狀而已,AOR法規規定僅是框架,也是懸崖邊,超過就有危險,應該要優於AOR。陳蓓蓓說,民航法規在2008年雷曼兄弟金融風暴後改過,以前飛行時間規定就8小時,現在只是回覆舊規定;因當時經濟不景氣,資方和官方協商,希望不景氣考量經營困難,可以改10小時,因此暫時改這樣,之後再改回來,但之後再也沒改回來了,這也是現在勞動狀況被改差,改回來的困難點,現在華航很阿莎力說改8小時,但只是改回原來狀況而已,如果勞動團體要經過這樣嚴重抗爭,和罷工手段,承受這麼大社會壓力後,回來談的不過是原來東西,而且是一讓再讓才談到的,我真的不知道華航誠意在哪,請問官方難道看不出來嗎?真的沒有看到嗎?陳蓓蓓舉例,她飛台北到北京航班,北京是一個流量管控時間比較長的機場,台北到北京飛行時間3個小時,來回6小時飛行時間,聽起來不多,但北京機場有流控,所有人上飛機後,她要跟航管請求許可,航管說流量管制請你等,她曾經最多等3小時,但這都是她的工作時間,你可以說你只有飛6小時怎麼會累,但那航班上午7時起飛,她上午3時就要起床,北京機場流控加上後面一個航段,回來台灣都下午5時到6時,已將近12小時,但飛行時間沒有超過AOR飛時10小時規範,但是,是你會不會累?這是為何工會要用FDP(執勤時間)來談的原因,但我們都退讓掉了,最後連北京這種航班都不會包含在內情況下,只希望多航段航班也能增額派遣。陳強調,華航現在就是用AOR派遣,但AOR是一個規範、一個框架,超過框架就太危險,是懸崖邊,今天在道面上行駛不能超過懸崖邊,可是用框架派遣就是在懸崖邊遊走,工會要呼籲,AOR是框架,不是派遣依據,我們現在就在懸崖邊遊走,因此要爭取優於AOR,避免流控或其他天候影響,導致危險,並非想偷懶、好吃懶做;工會要的是合理休息預防太過疲勞。陳蓓蓓說,若派一個紅眼航班,半夜才飛,晚上才報到,別人會說你白天可以睡覺,隔天也可以睡覺,你可以睡20到30個小時,你怎麼會累?若我每天固定晚上上班,生理時間很好安排,但機師工作不是,今天凌晨3時起床,明天下午3時上班到隔天,睡覺時間每天不一樣,隨時隨地調時差,也有人說,你們習慣熬夜和時差了,事實上沒有習慣這件事,這是意志力,我們只是靠意志力在撐著而已,但我們希望是用健康支撐我們意志力,這就是為何要討論疲勞航班的問題和提高安全係數。談起近來面對反對聲浪的壓力,陳蓓蓓口氣微帶哽咽說,反對聲浪越來越高,壓力也越來越大,罷工第五天,隨著罷工時間越長,壓力也在工會會員身上,而工會幹部承受壓力比誰都大,「我前有狼、後有虎,我前面的人不願意妥協,後面的人指責我的退讓,調解的官方也認為我們應該接受資方的說法,大眾朋友不諒解,公司另外同事們的不諒解」,她要懇請華航給工會一個解決方案,雙方來談,「我真的在這裡懇請,讓我們看你的誠意。」桃園市職業機師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說,工會對協商內容沒有底線,完全要依華航資方提出解決疲勞航班的對案,再予以審視、討論,現在是看華航資方的態度,「罷工機師不是要讓公司倒,是要讓公司更好」,但資方態度強硬,如同今下午華航記者會說法偏頗,讓許多罷工機師相當憤怒,甚至還有非工會成員傳來訊息指,對華航資方說法「真的看不下去了」。陳蓓蓓說,資方今下午公開說明,同意工會於宣布罷工結束的24小時內發還機師檢定證,是為機師著想,不讓機師太累,但實際上工會想借公司內一個閒置辦公室發還機師檢定證,再讓公司同時派遣工作,可是公司連辦公室都不願意借,實在很難看出公司解決機師罷工有何誠意。(李姿慧、沈能元/台北報導)
 


陳蓓蓓今受訪。林啟弘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