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機師心聲 熬夜開魔鬼航線「全程逼自己清醒」

昨華航第3次勞資協商,機師工會特別要求10條疲勞航線增人,華航同意5條增額派遣或提供過夜住宿,其中率先允諾美國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紐約來回航線,可從2人增為3人派遣,是首條經華航認證的「特殊疲勞航線」,更是機師最害怕的「魔鬼航線」,直言:「只要飛到這一班都會撐不住,都是靠意志力在飛。」


關島颱風多風險高

華航陳姓機師說,每名機師可能1至2個月要飛一趟安克拉治—紐約,「大家最怕飛到這個航班」。去程從安克拉治飛6.5小時到紐約甘迺迪機場,該機場設備很舊,航管員安排起降緊湊雜亂,「紐約人講話速度比台北人快1倍又沒耐心,等於一路從天上被趕到地上、從地上被趕到停機位,全程沒時間思考」。
機師在紐約休息22小時後,要面對挑戰更大的回程。由於機師是先從台灣飛到安克拉治,再飛這條美國內陸來回航線,生理時鐘仍屬台北時間,回程為紐約當地時間上午10時起飛,等於台北時間晚上10時起飛,熬夜飛行至翌日清晨5時許抵達安克拉治。
陳姓機師指出,回程常得在甘迺迪機場等候除冰或排隊1至2小時才起飛,再飛7個多小時,「眼睛會一直很想閉上,但全程須高度專注,很想睡時就起身拉筋,逼自己清醒,基本上都是靠意志力在飛」。
華航昨也同意台北—關島航線,機師可在關島過夜住宿。有機師表示,該航線單趟就要飛近4小時,台北起飛前得準備2小時,到關島停留2小時又要飛回來,加上關島易有颱風、起降風險較高,既然飛關島的空服員已可過夜,機師也該比照辦理。
另如增為3人派遣的台北—帛琉航線,則是因帛琉機場較缺乏導航設備、本就屬於高風險,且機上休息設備是座椅式,沒有全平躺式,機師疲勞程度也會增加,因而需要增額派遣。


重慶濃霧也很難飛

重慶紅眼貨機由3人改4人派遣,機師指台北—重慶單程飛時3.5小時,到重慶等待下貨至少2.5小時,加上重慶機場易起霧、附近有山區而風險稍高,也須增額派遣。
飛過西安航線的機師則透露,單程要飛約4小時,且中國空域無線電交接干擾多,當地航管員英語口音很重,得聚精會神才能聽懂,若2人派遣「飛下來真的相當累」,需要增派1人。記者李姿慧、甘芝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