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許又方:台灣人為何不愛讀書?

許又方/東華大學教授不久前某媒體公布一份關於去年國內民眾閱讀行為的調查,結果有超過4成的受訪者一整年沒看過紙本書,且這些人當中有將近2成坦承已超過10年沒讀書。如果將數位閱讀及漫畫、雜誌也列入計算,仍有21.4%的民眾去年完全沒閱讀。至於購書(包括電子書),則有6成5的人整年沒買過一本書。實在很難想像,台灣的人均出版量可謂傲視全球,去年全台共有超過4900家出版社,總出版量(含電子)將近4萬種。根據《經濟學人》的報導,台灣在2013年的出版量是全球第二,而翌年的《遠見》雜誌調查也顯示,國人平均每個月的閱讀量是1.7冊,卻為何短短4年,竟落得有超過20%的民眾完全不讀書?難不成是調查有誤?為此,筆者特別在課堂上對2班、近120位學生(一班為文學系,另一班則否)做了即時民調,發現即使是文學系學生,每個月的平均閱讀量也不超過1本;而非文學系的學生,則逾80%在過去1年從未讀過任何書籍(教科書除外)。綜合來看,與前述媒體調查結果其實相去不遠。台灣為何不愛讀書?這樣的問題當然很難回答。但若從筆者最近聽到的一則事件為例,或許是值得深思的關鍵。筆者一位朋友的孩子就讀國中,因為上課時「偷看」諾貝爾獎得主、波蘭籍詩人辛波絲卡的詩集而遭老師沒收書本。據小朋友描述,老師將她的書粗暴地扔進講桌抽屜,並且訓誡她不應讀「課外書籍」,理由是「與考試無關」。另一位同學則向老師據理力爭,說辛波絲卡的詩被收入國文課本,不能算課外書籍,但依然未獲老師認可。筆者詢問朋友的小孩與同學,是否這位老師屬特例?沒想到小朋友們都異口同聲說,大部分老師都這樣。果如此,顯示我們的教育大有問題。誠然,上課時不應閱讀課外書籍,但老師沒收的理由不應是「與考試無關」。記得筆者讀中學時,曾在上課「偷看」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著《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結果也慘遭數學老師沒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數學老師除了拿書在筆者頭上用力敲了一下外,還喝斥「功課不認真,讀這種什麼幫派小說!」當時我心裡只覺好笑,暗暗罵了他一句「草包」。萬萬沒想到,威權時代早已結束30年了,台灣的老師竟還抱著「功課優先,考試第一」的陳腐觀念,不鼓勵學生多讀課外書籍。試問,在這種教育體制下成長,我們的國民怎麼可能喜歡讀書?


台灣老師仍抱著「功課優先,考試第一」的陳腐觀念,不鼓勵學生多讀課外書籍。示意圖。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