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家需要什麼樣的退休教育人才?

侯永福/退休律師大法官受理年改釋憲,其中特別指出:退休公教職人員再任私校,若其薪資超過法定最低基本工資,取消其請領退休金的權利,立法理由為何?探討這個問題,因為諾貝爾獎裡沒有法律類,筆者就嘗試從同為人文類的經濟獎得主談起。據統計諾貝爾歷屆經濟獎得主的平均獲獎年齡為67歲,最高者為2007年俄裔美籍的赫維克茲(Leonid Hurwicz)高齡90歲。筆者之所以提出這個觀察 ,是要突顯:在學術界,年齡不是問題,抑有甚者,年齡長者的智慧常是人類文明發光發熱的催化劑。孔子不是也說,人生到70歲從心所欲,不逾矩。可見智慧不是人人都有的。但可不要忘了,上述這些人都是人文領域菁英中的菁英。我相信不必讀過法律的人都可以理解,限制公教職人員再任私校教職的理由,是要保障國民的就業機會平等。大法官們也應該了然於胸。但如前所述,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的獲獎年齡來看,似乎上述限制可能會浪費了不可多得的人才。該怎麼衡量輕重呢?保障國民就業機會平等而言,《就業服務法》裡規定的最多,也呈現了多元的價值思考,但請不要忘了,這部法律是以「未就業的國民」為出發點,與已退休的公教職人員大不相同。後者已經有長期的工作機會而達到退休條件,當然要讓利而受限制。對未就業的國民,《就業服務法》不僅限制不得年齡歧視,更規定應提供中高齡者的就業機會。但如前所講的,退休公教職人員是「退休」,不是「失業」,所以《就業服務法》例外規定,有特別規定者,從其規定。故退休公教職人員再任私校教職與國民就業機會平等的精神,仍然存在著衝突。又,《就業服務法》針對外籍人士來台工作,開了一扇門又設了限,主要是要引進外國的高級技術人才菁英,也包括大專院校的教師,但後者多了應經教育部核可的限制。強制的還是:國家需要的是一流人才,才會在保障國民就業機會平等這部分讓步。筆者認為,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平均年齡的角度,跟國家求才甚渴而例外准許外國菁英人才進入台灣工作來思考,對於退休公教人員再任教的問題,應可比照《就業服務法》對外籍人士限制的精神,以經教育部核可者為限。畢竟,國家需要的是有智慧能夠引導未來的知識英才,而不是「教書匠」。如果前大法官王澤鑑教授願意繼續在大學奉獻他畢生的智慧,筆者舉雙手贊成,而且他的薪資要高於最低工資,這才是愛才、惜才。退休了還要跟年輕一代爭,就要有真本事,「教書匠」不是真本事!【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論者表示,大法官受理年改釋憲,其中特別指出:退休公教職人員再任私校,若其薪資超過法定最低基本工資,取消其請領退休金的權利。示意圖。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