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一位教師的心聲:正視「素養」遭到扭曲的亂象

林柏寬/中央課程與教學數學領域諮詢教師十二年國教揭櫫「素養」兩字,「素養」成為顯學之際,也造成各自解讀、莫衷一是的分歧現象。十二年國教數學領綱召集人、台大數學系張鎮華教授說,「素養」包括基本知識內容,不是一味地注重在高層次思考;台師大名譽教授林福來也說,素養就是知識、能力、態度的彙集,學生在習得課程知識幾年後還能自然地用得出來就是一種素養的展現。如何涵養學生的「素養」,素養教學為重中之重。但因為台灣總是考試領導教學,好的素養評量可以引導良善的素養教學。幾點意見供參:首先,OECD揭櫫2030年全球學生的目標,就是希望他們能夠成為勇於溝通負責、調和困境與衝突、創造新價值的人群。筆者試問,台灣現在的教育做得到嗎?老師們在課室教學時,有試著創造學習情境讓孩子們學會良善溝通與團隊合作解決問題嗎?老師們在教學進度與考試的雙重煎熬下,總是拘泥傳統教學法,也就忽略了學生學習歷程中產生的迷思,失去立即導正的契機,讓這些學生成為教室裡的「人形立牌」。教育部中央輔導團數學組與台師大數學教育中心主推的數學奠基遊戲給了素養教學的良方。學生在學習歷程中有教具操作,引動學習動機,團隊互相討論溝通的過程中,弱勢學生有表現自己的機會,不再從教室中逃走,這就是尊重每個學生「學習平等權」的極致表現。老師在學生學習歷程中不是「旁觀者」,而是藉由積極地引導、提問促進學生深層思考;更在學生學習歷程中進行診斷式的「形成性評量」,找到學生的學習迷思予以對症下藥,而不是只依賴考卷等「總結性評量」。其次,素養評量試題一定要包裝落落長的文字佐以情境鋪陳嗎?當民國107年大學學測國文試題文字量突破1萬字成為「萬言書」,108年試題文字量再創新高超過1萬2000字時,筆者非常擔憂這種走火入魔的素養評量。走火入魔的素養試題視基本知識如敝屣,所以一堆盲目跟風的老師高舉「閱讀素養」大旗,國字注音只要寫一次,毋須練習,趕快進入閱讀的層次。國文試題不再考基本的形、音、義,學生每每閱讀一篇動輒數百字的文章,就要進行幾題文意賞析的「兩難」煎熬選擇,也難怪台灣學生個個高喊國文好難,實在弔詭。 素養連結情境,但情境包括真實情境與學科局部理論推演出來的情境,不是非要親手摸得到的才是情境。我們可以預見,在「素養」神格化的浪潮下必大量湧現「假」素養、「真」累人的素養試題。扣緊時下最夯的情境或加入偶像名字,包裝大量文字,成為刁難台灣學生的利器。最後,國中教育會考放榜了,這批剛升上高一的學生將成為3年後大學素養試題的白老鼠。他們在之前的學習歲月中沒接觸過素養,兩年多的高中求學生涯要快速適應素養試題。只不過,當我們看見的坊間補習班紛紛大發利市地開設素養相關課程,我們其實就可以預見「素養」遭到扭曲的亂象。


論者指出,國中教育會考放榜了,這批剛升上高一的學生將成為3年後大學素養試題的白老鼠。他們在之前的學習歲月中沒接觸過素養,兩年多的高中求學生涯要快速適應素養試題。示意圖。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