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葉建良:重新定位本土語文教育

葉建良/退休督學本土語文課進入學校教育體系將近20年。國小階段,一到六年級每周一節課,學生必須從台語、客語、原住民族語中選擇一種語言學習;國中階段則是選修;然而,今年即將實施的108課綱反而將原先的國小本土語文課稀釋,變成和新住民語文共用一節課。今年《國家語言發展法》立法通過之後,本土語文正名為國家語言;教育部必須在108課綱實施3年內,將其列為國小到高中的部定課程,本土語文課從國小延伸到高中,且不再需要與新住民語文競爭同一節課。這一點向來是本土語文教育界所關心;然而,《國家語言發展法》引入的「區域通行語」,對於本土語文的教學與傳承可能有重大影響,卻沒有引起重視。目前在國小實施本土語文教育,普遍遇到排課困擾:首先是小族群的老師難覓。本土語文有台語、客語,各種原住民語言,總共44種語言,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其一來學習,學校經常找不到小族群語言的老師。其次,小族群語言經常被排在早自習、午休等非正規上課時間。因為小族群語言的選修學生數少,必須湊一個年級,甚至是全校的選修學生成為一班;這就得全年級或全校的本土語文課都排在同一時間,然而,即使是台語,學校也難以請到足夠多的老師來同時上課。可是,將小族群語言的課排在非正規上課時間,又會遭到抗議是歧視待遇。問題的根源在於本土語文教育的定位不清。一般人經常將本土語文課誤以為母語課;起初在推動本土語文教育進入學校時,倡議者也是以傳承母語為號召;然而,九年一貫課綱將這一科目定名為本土語文,而不稱為母語,是有遠見的。本土語文是指台灣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語言;台灣有太多陸續移入的族群,都各有其母語;若將名稱定為母語課,會有太多語言都要擠進來的困擾。母語和本土語的區別,前者以家庭為範圍;而後者則是以社區、群體為範圍,是在一地方的人共同使用的語言,需要在學校、社會、政府都能使用。換句話說,學習母語是個人的權利,而學習本土語言則是傳承族群語言文化的權利;不論就輕重而言,或者實務來說,學校教育當然是教社區共用的本土語,而不是滿足所有人學習不同母語。教育部在課綱中雖然將科目名稱訂為本土語文,可是實務上卻是母語的操作。現代社會人口四處流動,在一個地區出現數十種母語是稀鬆平常的事,像倫敦這樣的大都會,甚至有300多種母語,學校教育不可能滿足每個人的母語傳承要求;教育部以新住民母語傳承為由,將東南亞國家的語言當成自己國家語言列入課程,果然是世界首創。在所有國家語言一律平等的規範下,學校有權規定學生只能學習本地的國家語言,不能任意選擇他的母語嗎?這就可以引用《國家語言發展法》第12條來解決:「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視所轄族群聚集之需求,經該地方立法機關議決後,指定特定國家語言為區域通行語之一,並訂定其使用保障事項。」直轄市、縣市政府可以鄉鎮市區為單位,指定一至兩種區域通行語,學校教授國家語言、政府機關以國家語言書寫公文書,以及公共運輸等都限定使用區域通行語。馬來西亞也是一個多元語言混雜的社會,當地的唐人也感受到各種方言消失的危機;方言運動者知道,如果無視各種方言的分布各有其地域,而訴求所有語言平等,必然是一起消失。因此他們提出「屬地原則」,為語言分區,在某一城市或區域推廣某一語言,而不按「屬人原則」(即針對個人血統、籍貫推廣),以避免因通婚、人口流動而造成多個語言在同一區域內競爭;這樣才能讓這些語言走出家庭領域,扮演大眾語言的角色。語言的傳承必須有其根基,就是社區;在各個國家語言都還有在地社群的時候,應該以區域通行語來保障其生存的基地。希望馬來西亞的例子能使我們在思考本土語言傳承策略時,看清脈絡。


論者指出,本土語文教育的定位不清,一般人經常將本土語文課誤以為母語課,但本土語文是指台灣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語言。示意圖。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