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高中老師:請從生活素養的角度看服儀

褚天安/高中藝術生活教師我國教育部訂定108學年度開始,國中的「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也採取「學生參與討論」的各校自治原則,且「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這幾天媒體輿論的討論重點大多放在「解禁」而非「教育」,彷彿開學後即將面臨亂象,然而事實上各校最晚也應該在107學年度結束前定好因應措施,至於板中男生穿裙子也被拉進來當成「亂象」之一,至於看到「解禁」兩字就火大的人,顯然是不了解校園生態,加上候選人想要博版面所引發的誤會。將服裝儀容視為教育而非管理,其實是台灣教育史上的一大步,逐漸擺脫戒嚴時代學校如同軍隊、工廠的模式,重新用更文明的理念去檢視校園裡的各種事情,畢竟我國兒童在校時間非常久,一天起碼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在學校裡,因此在學校不只是學學科,也是一種生活。過去學校的生活模式有如軍隊、工廠,講究的是紀律、績效,學生除了上述框架內的價值以外,其他大部分時間很難產生什麼像樣的學習,跟生活素養與公民素養有關的時間,常常都拿去「彈性運用」,這也難怪很多兒童即使上了高中,仍對班會與生活環境的維持很冷漠,因此對於教育部明確制定學生參與服裝儀容規則的政策,我個人深表贊同,這不是「解禁」而是回歸教育本質。常聽到有人會拿鄰國日本的「躾」來看台灣的學校服儀問題,躾是和製漢字,我們並沒有學過這個字,但是這個字非常象形很好懂,基本上就是「身體美」,其原意指的是兒童家教所展現出的禮儀素養形成的身體氣質,換句話說,躾要從家教開始,但是台灣的社會結構裡,雙薪家庭佔多數,兒童到學齡之後待在學校的時間只會越來越久,待在家裡的時間越來越少,「家教」常常是指請老師來補習那種。有時我們覺得日本的禮儀好做作、好壓抑,但是不可否認,台灣人到日本去旅行可是極為享受他們的禮儀與細緻到心坎裡的服務精神,過馬路能放下戒心感受安全,還有乾淨、安靜的公共空間與準時的大眾運輸……,回到台灣偶爾遇到在斑馬線旁不逼人的車子時,我總是非常感動,這些日常生活其實跟學校生活是一體兩面的,關鍵在於每一個人、每一個個體意識到他是一個獨立的人、是公民、是有自尊也能尊重別人的人,這就是「躾」,培養這樣的人不太可能用禁制、管理的方式達成,台灣有嚴格的交通規則,但是我們的交通素養與行人空間有因此更文明嗎?我認為既然兒童們在學校裡的時間這麼長,學校就不該自外於社會,用一天三分之一的時間只為了贏過別人,而應該用協商討論參與的民主原則來制定「生活規範」,讓服儀回歸生活層面的教育,有時候兒童會以看似很酷的方式來表現自我或反映他所見的社會,但那正是教育對話、班會的民主時刻。任何規則都不可能訂下去就照著劇本演,與其定下很多冠冕堂皇但是難以實行的規則,不如藉此機會開始重視班會課、生活層面的課程,而非像以往只重視跟升學有關的考試,事實上服裝儀容更應該放在美感教育的層次來討論,讓學生藉此機會思辨自己的身體與生活、公共之間的關係,並逐步建立自己校園的文化生態。家長在這個過程中更是關鍵角色,透過自己的身教傳達躾的訊息,綠燈轉彎時禮讓行人、在家裡多把握跟兒女交流的時間,我想這才是問題的根本,請放心,「解禁」其實是個假議題。


將服裝儀容視為教育而非管理,其實是台灣教育史上的一大步。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