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戴伯芬:私菸之外,教育是臺灣貪腐的根源

戴伯芬/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近來私菸事件成為臺灣大眾矚目焦點,超買或走私端看執政者心態,也是臺灣貪腐問題能否改善的關鍵。依據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建立的全球貪腐趨勢指數(Global Corruption Barometer),2018年臺灣在全球受評的180個國家中與汶萊並列31名,臺灣行賄率6%,高於鄰近新加坡、香港、日本,僅優於南韓(45名),可以說是亞洲新興工業國家中後段。這個排名從2015年以來都沒有變過,顯示換黨執政並沒有改變舊官僚作風。值得注意的是在行賄的相關政府部門中,臺灣公立學校的行賄比例8%,甚至高於行賄平均值,顯示臺灣教育界貪腐問題嚴重。其實,早在2013年的全球貪腐調查報告中已經顯示臺灣受訪群眾中有56%接觸過教育體系行賄,僅次於醫療體系的62%;16%受訪者有教育部門行賄經驗,僅次於司法、醫療以及公用事業,只是教育界的貪腐問題一直未被政府與社會大眾關注。
    
教育界貪腐問題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臺灣行之有年的「借調制度」,讓學官之間的轉換更加通暢,原本是權宜作法,現在則成為政治常態,教育界成為失意政客的政治臨停所,學術界充斥官僚作風;借調規定以四年為限,更影響到原教育單位的人力運用,建議長時間借調可改採調任或移撥等常態性作法。教育主管從學校工程、營養午餐、課本到學校運動服,幾乎無所不包、無所不拿。難怪2011年新北市爆發集體學校營養午餐弊案時,被收押的校長高喊:「收取回扣是歷史共業」,甚至有校長在2016年高院審理時辯稱廠商送錢不是賄賂,而是「創意回饋」。上行下效,從早期教師在課堂上偷渡補習教育,到年節收受家長的禮品,對於學生展現不同的關愛眼神,公然損害未付費補習學生的受教權。教改之後開放師資培訓的人力過剩,教師聘任成為主管的權則,更助長主管收受應聘教師好處之風,二十多年前臺東某學校的專任教師位置已經喊價百萬,現在連大學也開始流行收受人事紅包。近年來在大專生源不足的壓力下,許多高中主管又多了「學生業配」,只要幫大學拉進一位學生就有額外好處,五花八門的招生亂象,教育主管機關卻充耳不聞。
   
大學執行競爭型計畫以來,造就了教育部高官退休後的神聖地位,在缺乏《公務人員服務法》的旋轉門條款下,堂而皇之地進入私校當門神。退休前教育部長進入中部某醫學大學,該校年年教學卓越計畫經費拿第一;退休前教育次長進入南部某宗教學校,該校同樣拿到巨額教學獎勵計畫,樂得私校董事會出千萬高價請門神坐陣。對於教育官員轉任私校應有適當規範,以杜絕教育界喬資源惡習。教育貪腐問題日益惡化,如果無法正本清源,改變既有教育生態,難以端正社會歪風。除了加速修訂法規漏洞之外,建議政府組成教育廉政專案,掃除當前教育亂象,畢竟教育是臺灣社會的良心,如果連教育者本身都涉貪,很難教出不貪腐的學生,臺灣社會也很難擺脫貪腐之風。


論者建議,除了加速修訂法規漏洞之外,政府應組成教育廉政專案,掃除當前教育亂象。圖為教育部。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