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張惠博:教育政見對決,是安打或接殺?

張惠博/彰化師範大學前校長台師大、全家盟以及各教育學會等七團體,被譽為破天荒的跨界整合,於前(4)日齊聚台灣師大,並提出親師生的「教育許願單」,向2020總統候選人陣營丟出教育政見直球,其中民進黨代表林萬億政務委員拋出5年增5千弱勢生入公立大學方針,以達到階級翻轉;國民黨代表吳清基前教育部長則提0到6歲國家養來解決少子女化國家危機;親民黨代表劉宥彤則指出 教育問題多年依舊,應加強政府執行力才是解方。教育部前部長、高教評鑑中心基金會董事長黃榮村主持「面向教育、面向總統:親師生的教育許願單」論壇,整理現場眾多意見,以教育政見直球,丟給三黨總統候選人陣營,要求回應。根據媒體的報導,前述論壇在針對人才培育與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方面,已提出了若干新亮點,值得後續觀察。尤其,適逢選舉投票前,會議結論除了能作為候選人研擬教育政策的參據,也讓國人好奇,究竟總統候選人及其團隊,對於國家教育政策與提升教育品質,會做出什麼回應,甚至能否影響投票。美中不足的是,教師總數近30萬人的聲音似稍嫌薄弱,也未聞學生的聲音,對於政策的落實或奏效,可能缺少臨門一腳。所以,教師團體應積極具體的出聲,不僅讓候選人聽見,也讓社會大眾知道教師的想法與需求,以共謀教育的發展。尤其,教師是實務的工作者,在教育專業上,應有足夠的權威與能力提出意見,別人無法代言。當教師發聲了,候選人就會重視,不出聲則可能被忽視。不論如何,既然七個團體已提出教育請願單,深盼這次的對決不致被接殺或界外球,而是擊出安打甚或全壘打。多年來精心推動的教育改革難謂沒有成效,然而,正如親民黨會議代表所言,「教育問題多年依舊」,謹列述若干影響因子:(一)民主化之後,社會大眾對於教育雖有較多的機會表達,可是,由於意見紛歧,各種差異的看法並立甚或對立,難以有效整合,無助於形塑符應未來趨勢的教育。(二) 尚未建立起人民和政府合宜的互動關係,也未能聆聽大眾的聲音,任令理想與現實拉扯,徒然耗費時間與心力。(三) 在擬訂相關教育法案或改革計畫之初,常以現況為基礎,未能預見未來,甚且,在法案或計畫討論過程中,即被嚴厲批判,俟法案或計畫通過時,已難獲全民信任,實施成效更大打折扣。九年一貫課程、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綱皆有類似的遭遇,也忽視了這些課程係以促進學生的知識與能力為核心目標。(四) 政治力或強烈的對立意識扭曲了教育改革的方向,正反雙方皆常過度誇大優點或缺點,不僅無法提供助力反成為阻力,不利於建立新的教育內涵,尤以文史、性別平等教材為甚。 (五) 媒體對於教育議題的報導,常受限於一方之見或流於片面的案例,未能整體看待教育願景、目標、價值與作為,也難以呈現客觀理性,以及具有教育意義或價值的訊息。(六) 應積極支持教師,協助其樂於嘗試新的教材、教法與評量,甚或改變教師傳統的角色,以引領學生進行多元方式的學習,徜徉於學海的樂趣。教育的本質之一,就是不斷的解決問題,尤其,教育的進步端賴所有人的支持,以及世世代代的努力,並為彼此共同信奉的價值付諸實踐才能得到成果。 


三位總統候選人代表出席黃榮村(左)主持的「面向教育、面向總統:親師生的教育許願單」論壇。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