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中數學老師:莫忘PISA評量的初衷

林柏寬/台南市國中數學輔導團員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簡稱OECD)公布「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2018」(簡稱PISA)的結果。PISA測驗每三年一次,受測的3個科目為閱讀、數學、科學。報紙上斗大的標題寫著「台灣2018年PISA數理成績退步」,許多教育專家紛紛提出擔憂與見解,甚至連結教改將孩子「均貧」,全體學生學力倒退。筆者身為數學人,不禁想問,PISA數學成績從2015年的世界第四名變成2018年的世界第五名,真是退步嗎?只從表象數字來看,中國、新加坡學生的PISA數學成績名列前兩名,台灣還有進步成長的空間。但從受測對象來看,2009至2015年中國接受測驗的地區為上海,2018年即便增加了北京、江蘇和浙江的學生,這些富裕省區的中學學生真的有反映出上億中國學生的程度,特別是鄉村地區的學生狀況嗎?新加坡亦是如此,其人口規模僅比新北市人口多一點,如果台灣學生的PISA成績只採用台北市、新北市的學生樣本,拿掉偏鄉地區學生的樣本後,我們真的有比較差嗎? 更因為國情不同,新加坡教育部官員曾說過,他們要推行一個新的教育政策,一個下午的光景就可以確實傳達到全國學校,並強制落實。新加坡在小學就落實分流教育,以培養菁英人才為目標。第一次分流在四年級實施,第二次分流則是在六年級結束後實施離校考試(PSLE),用來決定中學階段的升學或技職方向。新加坡學生接受考試的訓練強度自然領先別國很多。誠如台師大名譽教授林福來所言,「莫忘初衷」這4個字應該是台灣教育界看待所有教學與考試制度的暮鼓晨鐘。2006年台灣的數學PISA成績高居全世界第一名(中國上海於2009年加入),亮眼數字的背後帶給台灣社會最大的震撼莫過於,台灣學生呈現出「高學習成就、低學習動機」的弔詭現象。高低成就學生學習表現的差距高居世界第一,學習落後的高一學生學力程度可能只有小學四年級,在在讓我們省思教育的初衷究竟為何?大多數的學生陪著金字塔頂端的學生懵懂念書,許多學生從課室中逃走,學習興趣缺缺,更有超過7成以上的國三學生表示沒有考試就不會主動念書。我們才開始省思教育出了什麼問題,如何提升學生的學習熱情,如何在素養教學探究實作的歷程中讓每一個孩子都有真正學習的機會,讓教育真正受用於全部的孩子。PISA數學成績的世界排名「退步一名」,別再無限上綱都是沒有能力分班、沒有考試填鴨惹的禍。走回分數主義的狹隘道路,教室中的「人形立牌」都是被教育耽誤的孩子,教育春風化雨的初衷顯得諷刺! 


​PISA2018調查12冃3日公布。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