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張惠博:從PISA的學生問卷能學到什麼

張惠博/彰化師範大學前校長去年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對於79個成員國,總數約60萬名15歲孩子進行數學、科學和閱讀的施測,教育部12月3日同步公布2018「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ISA)我國學生的成就表現,數學第5、科學第10,與2015年相較,分別退步1、6名,這次主測的閱讀成績則進步6名,居全球17名。另外,相關的數據卻顯示我國學生,是全球最害怕失敗的。因此,面對PISA成績,不僅無須看重成績,反倒應深入探討相關的教育意義,特別是應揚棄以往過度重視分數的概念,回歸成長或發展的學習本質,以鼓勵青年學子面對一時的失敗或挫折。實際上,PISA 2018施測有3個主要面向:1.學生能知道什麼也能做什麼。2.學校是所有學生都能成功的地方。3.校園生活對學生的生活之意義是什麼?因此,成績或排名,僅是其中一項,至於第二、三項的結果更具教育意義,是教育決策與教育工作者不能忽略的議題。上述第二、三項結果的獲得,是歸納學生針對極具教育性的問題之作答,謹舉其中3個子題為例,一、了解學生的生活背景和學校情境,包括:你、你的家人與家庭;在學校學習所使用的語言;你對閱讀的看法;你對自己人生的看法;你的學校;學校課表與學習時間等。除了學生的自我了解之外,也要學生能覺察學校以及教師的教學。此外,也有生活層面、閱讀能力相關的題目,例如:你家中有多少本書?你在家裡最常使用哪種語言?二、探究國文課中,經常發生的事情,諸如:老師會鼓勵學生對一篇文章表達看法;老師會幫助學生將讀過的故事與其生活做連結;老師向學生指出文章的資訊是建立在學生已知的事物上;老師提出能激勵學生主動參與的問題。顯然,這些題目皆是用來了解授課教師能否指導學生閱讀要領,進而提升其閱讀能力。三、問學生最近一學年的國文課,在閱讀一本書或一個篇章之後,老師曾否要求做下列課室或家庭作業?諸如:寫出該書或該篇章的摘要;列出並寫出主角的簡短描述;與閱讀相同書籍或篇章的其他同學進行小組討論;提出個人對該書或該篇章的想法(例如:你是否喜歡該書或該篇章?如果喜歡,為什麼?);回答該書或該篇章的問題;將該書或該篇章的內容與自己經驗做比較;比較該書與類似主題的其他書籍或文章;選擇一段你喜歡或不喜歡的章節,並解釋原因;撰寫一篇與你讀過書或篇章有關的文章。前述9個基準,應是理想的國文課之教學模式 ,其目的在培養批判思考與閱讀寫作的能力。然而,依現況,中學可能較少有這樣的教學,可是國際間的教學趨勢,自小學中高年級即開始提供這樣的學習機會,不再僅強調背誦記憶或機械式的解題練習。 3年一次的PISA評量,除了了解國際水準之外,並可作為我們更新教育傳統的參考,例如:改變教師在課室中的角色,不以講授為主,加強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鼓勵學生進行實作與探究、創意、批判思考與解決問題,並培養學生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學習者,建立正確的學習觀,俾能獲得真實有價值的學習,不再只是競相爭取高分。 


3年一次的PISA評量,除了了解國際水準之外,並可作為更新教育傳統的參考。示意圖。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