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負責協調學生卻被中共出賣 王軍濤:下次六四會突然降臨

曾任北京《經濟學周報》副主編的王軍濤,在六四天安門事件時,夾在中共及學生中間,最後他被中共出賣,流亡美國。近日王軍濤接受香港《蘋果動新聞》的專訪,他預言:「下一個六四,定會突然降臨」。在20分鐘的訪問中,王軍濤提到,1989年、時任《經濟學周報》副主編的他,負責在中共及學生中間斡旋,但最終被中共出賣,流亡海外25年。「當時社會多數人都希望學生停止絕食,撤出天安門廣場。他們(中共改革派)想解決與學生的衝突,希望能夠讓學生理解他們,希望我出面能夠跟學生做斡旋工作。」當時王深知自己成為夾心階層:「如果共產黨事後報復的話,那學生就會認為我把他們出賣。另一方面,如果共產黨鎮壓,他們也是說我是黑手,因為我不可能說,學生你錯了,我只能說,中國的事情要一步一步來,但共產黨會說你在教唆學生。」結果六四屠城發生後,中共馬上指控王是運動的「幕後黑手」,他被控「反革命宣傳煽動、陰謀顛覆政府」,判刑13年。監禁5年後,因為獲保外就醫,趁機流亡美國。王軍濤又提到,1989年中國流傳「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國事家事天下事,關我屁事。還有托派、舞派、馬派,托派就是考托福(TOEFL),舞派就跳舞,馬派就是打麻將。」當時六四如果不開槍,連這批民運領袖也沒想過反共。「所有波瀾壯闊的事情發生之前,誰也沒感覺,有感覺的人早已被政府盯住,所有發起運動的人都是沒有紀錄的人。」王軍濤並不擔心中國沒有社會運動,甚至六四也毋須薪火相傳。他說:「我是不在乎年輕人忘掉六四的,我如果說年輕人非得要記得六四,才能搞民主的話,那就好像共產黨只錯過一次。每一代人都會有共產黨給他們帶來的問題,而且絕不比我們少。」王認為,現在中國的內部壓力很大,下一次六四一定會突然降臨。而他要接地氣,在中國推動更多的社會運動。他還直言,連紀念六四也不太有意義:「對我來說,永遠不是紀念六四,永遠是展望六四,下一次再來該怎麼辦的問題。我沒有時間去傷感,沒有時間去後悔。」被中共出賣,流亡海外25年,他還記得,自己在法庭的最後陳述:「從此以後,不再跟你共產黨合作。」現在他說:「我不認這個輸,我覺得中國一定要民主化,而且我一定要爭取在我的手裡,去實現中國民主化。」王軍濤小檔案 出生日期:1958年7月11日(60歲)出生地:北京市學歷:北京大學技術物理系、美哈佛大學公共管理專業碩士、美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比較政治專業博士履歷:1980年代最大民辦社會科學研究機構「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所務委員、《經濟學周報》副總編輯現職: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經歷:1976年參加四五運動被捕,後被稱為「四五英雄」1989年參與民運,獲推舉為八九民運非官方協調機構「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負責人,嘗試調停政府與學生的紛爭。六四屠城後被通緝,10月被捕入獄,被指是「是煽動、組織、指揮反革命暴亂的重要案犯」,判13年。1994年他獲「保外就醫」前赴美國2010年組建中國民主黨,與另一位學生領袖成為共同主席(香港《蘋果動新聞》記者報導)出版時間:08:09
更新時間:21:40(新增國語配音版動新聞)


王軍濤不擔心中國沒有社會運動,甚至認為六四也毋須薪火相傳。 記者謝榮耀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