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王有才:中國人不是沒願望 是沒權利表達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王有才
當年身份: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秘書長
今日身份:風險管理經理
地點:紐約我叫王有才,89年六四的時候我是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的秘書長,就是因為那個,我被通緝和判刑。然後1998年,我想在中國大陸登記註冊「中國民主黨」去競選,所以又被共產黨抓去判刑。後來在美國等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就流放到美國。我現在在美國紐約,做經營方面的工作。我為什麼在98年的時候去註冊中國民主黨,我認為中國的民主運動是要不斷地進累、逐步地推進,因為中國很大。在中央體制下,民眾從願望到表達,是一個非常大的區別。民眾有很多願望,但是你想要公開表達,這是要冒很大風險的。可能有些人認為我還是眼睛朝上,就是看權力者,但是這個世界是這樣的,像中國這樣的社會,一旦權力、特別是公共權力、資源,都被控制的時候,那最終還是要一個上層的變化,比如說統治者內部有一些空間,那就有可能有比較大的發展,否則的話很難。當然現在也在討論,民主的效率是有些問題,但是我認為人類最重要的是一個「生存」的狀態,效率當然也是重要的,但是生存狀態是民眾有權利表達、有權利決定公共事務,我認為這是一個總的趨勢。金岩
當年身份:天安門廣場糾察隊隊長
今日身份:中華學人聯誼會秘書長、「對話中國」辦公室主任
地點:紐約我叫金岩,八九民主運動的時候,我在天安門廣場擔任廣場糾察隊隊長。我現在居住在紐約,在一家非營利性組織「中華學人聯誼會」擔任秘書長,同時兼任在華盛頓的智庫「對話中國」的辦公室主任。中國大陸很多80年代、90年代,或2000年以後出生的人,對八九民運的事情真是一無所知,所以說中共對大陸這些資料的封鎖,真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讓我們的下一代有這種思想。現在中共對下一代的教育,是限制了他們的思想,使他們不知道有這些事情,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薪火相傳。這個比較重要,畢竟我們已經年齡越來越大,以後還是看年輕一代。他們(國際社會)讓中國進入關貿總協定,給中國最惠國待遇,這些都促進中國經濟的發展,但是他們沒有想到,中國利用這個機會,來壯大自己。很多人看到他們經濟越來越有發展,是有些人覺得失望,覺得我們不可能改變他們,更不可能戰勝他們。有些人是心灰意冷,在民運過程中有些人就退讓出去,過自己的日子。這個我們也是無可厚非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但我們還是有一些人,30年來一直在堅持。我們不敢肯定在這一代能做成這樣的事情,但是我們在堅持做,而且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也能來做這些事。(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負責協調學生卻被中共出賣 王軍濤:下次六四會突然降臨
【六四30】「沒信心,流亡將成痛苦」 吾爾開希告誡香港:不團結也是力量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台灣同婚領先亞洲 中國失聲、美日民間讚嘆


王有才近照。翻攝推特/ZhouFengSuo

「對話中國」辦公室主任金岩(右)近照。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