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香港特首從呼籲放下變封口避談 免刺激港人回憶

香港由回歸後首任特首董建華呼籲港人放下「六四包袱」,到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拒絕再公開評論,特區最高領導對六四事件立場的表述,20年來發生著微妙變化。支聯會認為近屆政府「學精了」,索性避談以免刺激港人勾起悲痛回憶。與政府勾結的保皇黨系由初期少談六四,到近年轉守為攻。今年殺出一個名為「六四真相研究組」的組織,聯同香港政研會、愛港之聲等支持政府團體召開記者會,組織召集人是全國政協前委員張家敏,公開宣布「調查結果」,認為六四事件中死亡人數只有「幾百人以內」。支聯會相信這是配合中央的管治策略,為中共「平反六四」。首任特首董建華在回歸時已經公開呼籲港人放下「六四包袱」,繼任的曾蔭權亦是同一論調,到梁振英及今屆的林鄭月娥則索性不再評論六四。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指出,回歸以來幾任政府對六四的立場其實一貫不變,只是近年「學精了」轉變策略,以免刺激更多人參與六四悼念。1997年6月回歸前夕,董建華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出:「現時是放下六四包袱的時候,因為這樣我們可以大家更努力為香港建設及為國家建設。」他指出,六四事件前他經常看電視有關學運的報道,與大眾一樣關心,任何人都不希望六四事件發生,但之後中國改革開放取得令人興奮的成功。2009年六四20周年,曾蔭權在立法會被議員質問是否支持平反六四, 他回答:「事件發生了到現在已經好多年,其間國家是各方面的發展都得到驕人成就,亦都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我相信香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會作出客觀評價,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梁振英1989年曾經聯署刊登廣告「強烈譴責北京當局濫殺市民的冷血暴行」,同年他接受港台節目《鏗鏘集》訪問更指出:「中國政府是事前作的承諾,後來都一一落空,包括不秋後算帳,包括軍隊不是用來對付學生,香港的未來同中國政府給香港的承諾,無論《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基本法》的承諾,有好密切關係,如果中國政府這麼不重視自己的承諾,好難怪香港人對中國政府失了信心。」2010年梁振英回答記者提問時卻表示,六四是中國人的一場悲劇,事件的所有真相,「我們未完全清楚」。2012年他參選特首後,多次被追問對平反六四的立場,但他不是閃爍其詞,便是索性拒絕回應。林鄭月娥2017年參選特首,在選舉論壇上被問及六四立場,她只表示:「六四事件是令人非常傷感的事,歷史會有交代,我們要看往後發展。」她上任更拒絕再評論六四。現屆政府部份問責官員當年曾支持北京學運。財政司司長陳茂波2009年任立法會議員時,曾就平反六四議案發言,他表示六四前看電視熱血沸騰,很想飛往北京聲援學生,又曾到新華社示威,但近年不斷有資料披露,令他相信學生運動是中共黨內權力鬥爭的棋子,港人對中國政治鬥爭所知甚少,誰是誰非難下判斷,最終他對議案投棄權票。加入政府後,他便封口不再評論。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1989年時仍是民主派成員,曾經登報譴責中共。2012年他參選立法會時在論壇上表示,有更多資料流出,令人覺得六四事件複雜,有外國勢力介入。他加入政府後不再評論六四。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990年加入民主黨前身港同盟,他上任前曾表示,對當年犧牲的人,中國政府有責任作出清楚交代。但上任後他改口稱不適宜公開表達感受。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指出,幾任特首對六四立場其實一貫不變,只是策略轉變了,「一來知道講都沒用,二來是學精了,費事再講以免刺激更多人去六四集會」。不評論不等於放任不管,特區政府多年來一直在搞各類小動作試圖干擾六四悼念活動,因支聯會是合法組織,所以無大作用。但日後23條立法後,支聯會隨時被界定為顛覆國家組織,六四集會恐亦會成為非法活動。(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出版時間:04:23
更新時間:18:08(更新:影片)


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