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傳真機破封鎖、大數據抗河蟹 傅景華初心不變

(新增配音影片)
30年前,傅景華還是香港大學工程系一年級生,他與同學在宿舍發起名為「突破新聞封鎖」的行動,利用傳真機將北京民運的消息傳到中國各省市;30年後,他回到母校,帶領研究團隊開發系統,讓在微博和微信被刪除的貼文重見天日,成為外界「認清中國真實民情」的窗口。「如果不是六四,或者我會繼續做工程師,而不是走去做記者,轉科做社會研究。」人生環環緊扣,30年過去,由熱血大學生到成為知名學者,以科技運用大數據把脈民情,讓被壓制的聲音顯影,作為經歷八九民運啟蒙的一代,他說責無旁貸。資訊流通有多重要,港大新聞及傳播中心副教授傅景華深有體會。每逢臨近六四,禁區特別多,尤其今年30周年,不單中國的維權人士被提早軟禁,受嚴密監控的中國社交媒體,更提早「宵禁」。在微信及微博等中國最廣泛使用的平台,64、89固容不下,就是「8x8」、「5月35日」,也成引發聯想的敏感數字;坦克和燭光,甚至是梅艷芳頭像,以至空無一人的維園,也是禁忌。有人死心不息,以電腦符號砌成坦克車突破封鎖,讓網友有機會閱讀、轉發,但沒多久,還是敵不過無處不在的網路管理員,統統被消失。「周保松(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教授)是被監察的KOL(意見領袖),不是六四那天,他6月2日在微博問:請問今天是幾月幾日?一樣不能留」。還有李旺陽的繩、劉曉波的空凳,一上傳,就觸動敏感神經,極速消失在公眾視野。2010年,早由工程系轉社會科學研究的傅景華,一直關心中國事務,當年他就僅以數萬元港幣經費,成功研發「微博視野」(WeiboScope)系統,透過程式將貼文留底及分析,除將被刪的貼文重見天日,又附上英譯功能,供外界了解中國的真實民情,吸引外媒如《華爾街日報》及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廣泛報導。除微博,今年1月,他帶領的研究團隊,又公布微信審查報告,發現在共收錄的104萬篇文章中,約11,000篇被遮蔽,文章內容五花八門,由中美貿易戰、黑心疫苗,到DNA編輯嬰兒倫理風暴等不一而足。「這種科技與媒體結合,形成巨大影響力,早二、三十年前,的確難以想像,就如當年我們都沒想過今日大部份人可透過手機接收資訊」。2009年,微博剛興起,中國政府不容許百姓暢所欲言,但又容許表達意見,刪文和隨之誕生的「河蟹」,成為特殊的中國現象,造就了他往後研究的方向。「要讓人知道被刪掉的東西是什麼,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跟他比快,未刪前先儲存入資料庫」。2010年正式開發系統,高峰期一年間儲下逾億條貼文,確定被刪的也有逾千萬條。近年,大數據成新貴,他的研究亦備受關注,除了延伸至微信平台,他也發現審查機構除了「被動刪文」,近年還「主動製造民意」:「大多針對海外華人圈子,他們雖身處資訊自由的社會,但好多人特別是中國人,多數仍然透過微信接收訊息。」只是,要抽出網路間諜或「五毛」不容易。「只能是懷疑,最明顯是微信公號,每日發布量一般有限制,若同一公號卻可一日出10個貼文,就好可疑」。這種角力,無日無之。在嚴密監控下如何突破封鎖,讓訊息流通,一直是他的初心。1988年入港大,翌年北京發生八九民運,當年仍是一年級生的傅景華,不諱言六四事件對他影響深遠。「那時候住大學堂,是住宿學生會主席,如果不是六四,或者我會繼續做工程師,而不是走去做記者,轉科做社會研究」。那些年,同舍堂的不是讀工科,就是醫科生。「30年前港大沒有傳播系,是因為六四,令我親身體會媒體的影響力」。那是中國的八九民運、也是香港的八九民運,百萬人大遊行、《文匯報》歷史性開天窗,港人冒著8號風球(編按:香港熱帶氣旋警告信號)上街,只為聲援學生。「在宿舍,天天圍著電視看新聞,追看最新消息,就是不問世事的同學,當時亦熱血上街……我最記得5月是大學考試季節,因為太多學生參與集會,連考試也被迫改期。」由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學生撰寫打動人心的絕食書,到六四前夕廣場熄燈,每一個時刻,都牽動香港人的心。「有的同學上了北京,我們在香港天天看新聞,不想只是坐著」。「好想做點事」,促使傅景華與同學在宿舍成立「突破新聞封鎖」的組織,將每日的民運資訊傳真到中國。「那個年代,通訊不像今日這麼發達,不要說電腦,就算是傳真機,都是大公司先有,我們一群同學,就每日將新聞排成一張A4紙,然後聯絡公司,希望他們幫忙,將他們這些民運訊息傳真給他們的不同的客戶」。那些年,香港人無分彼此,身處最壞時代,也是最無私仗義的時代。「就算是跟大陸有生意往來的公司,都很樂意幫手,不覺得敏感,大家都覺得,學生的要求好合理,大家都好支持,希望出一分力,那個時候,中國其他省市,還有好多人不知到北京發生這麼大件事。」儘管事隔30年,他說至今仍是刻骨銘心的記憶。那時同學分工合作,有人聯絡不同公司,要求代傳真每日新聞;有人利用宿舍內獲贊助購買的幾部傳真機,逐一傳真剪報把資訊北傳,只為突破新聞封鎖,讓更多人了解事件,作出援助,甚至電話公司也免費提供服務,無分身份、政治信仰。「今日香港社會好分化,也互相不信任,但八九民運,是今日好多人想像不到的社會環境,整個社會都好齊心,我最記得8號風球,宿舍裡面好多同學出去參加遊行,那時大風大雨,我們都搭教授車一起去。」民運之火猛燒,一發不可收拾,當年利用傳真機山寨式突破新聞封鎖的方法,就如一粒種子,讓他感受到傳播資訊的力量,也讓他深切體會,自由資訊的可貴。「今日講好多大數據,科學同傳播結合,這些都是以前無法想像的事」。那些年突破封鎖審查,今日開發反審查系統,希望令資訊流通的空間擴展,他形容是「一脈相通」。「對於我們這一代來講,由念書到選擇工作,多少同六四都有關係,啟蒙的力量好大,就好像我現在的學生,影響他們的就是雨傘運動。」爸爸在報館任編輯,傅自小喜歡投稿,讀工程系出身,笑謂自己不算典型文青:「文青在我那個年代,應該是抱著個魯迅猛讀,我是喜歡寫東西,但更喜歡拆東西出來研究」。工程系當年是吃香科目,難入程度堪比神科(醫科)。只是人生就是始料不及,六四後嚇怕不少港人,移民他去,留下的更關心香港前途,傅積極參與學生會工作,因出任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停學一年。「搞學生會、入學聯,接觸好多記者,對媒體的影響,印象好深」。八九民運前後,香港政制發展的討論極為熾熱,雙查方案,91直選後翌年李光耀訪港,見證大時代的大學生,關心社會,希望改革,順理成章。就如他,畢業後到科大讀碩士,讀的仍是工程,1995年畢業,他卻沒選擇做電子工程師,而是跑了去做記者,以另一身份見證香港主權移交,那粒在舍堂種下的種子,原來在不知不覺間發了芽。「96年科網熱,我讀電子工程,都叫做相關,剛好《信報》請人,就進去做記者,做有關科技政策的新聞」。當時香港正經歷房市崩潰,科網狂潮席捲,主權移交後頭數年,政府積極推行科技政策如數位港和科學園計劃,但這股狂潮快來也快去,千禧後科網爆破,他亦重返校園,在科大轉讀社會科學系碩士,又回母校港大攻讀博士,2009年畢業,獲港大資助開發「微博視野」,正式投入大數據時代,也正式投入他的人生下半場。只是物換星移,六四30年,今日的年輕學生說「不關我事」,他直言感到心痛。「我明白他們無親身經歷過,未必很了解,但不了解甚至誤解都沒關係,如根本不想了解,那樣先最難搞,因為你連了解的動力都沒影」。有些人甚至將「悼念六四」等同「大中華膠」(大中華主義),他認為是過份簡化的說法。「香港從來都好抽離,所謂的大中華膠,從來是少數,當年那麼多香港人出聲援,是純粹出於正義感,八九民運我認為更接近本土民主運動,如百萬人大遊行、《民主歌聲獻中華》,如只簡化又貪方便地將大中華膠套進去,很不公平」。今年是六四30周年,這個受八九民運啟蒙的學者,直言不想港大缺席悼念,會以教職員身份,在校園籌備連串活動。「今年5月,我同另外幾個學者會去哈佛大學出席關於六四的研究會,不過4月15日就會在港大先搞一場,這一日,是胡耀邦逝世,也是運動的起點」。由昔日的學生,變成今日的學者,傅景華說身份不同,但心情其實沒兩樣,始終「好想做點事」,「今日同當年一樣,也是無助,不知還可以做些什麼……」。儘管傳真機成了歷史,今日希望透過討論和大數據的研究,讓外界認清中國真實民情,喚起關注,向遺忘說不。(香港《蘋果日報》呂麗嬋、許頌明/綜合報導)


由那些年借傳真機突破新聞封鎖,到今日開發系統,讓外界看到「主旋律」以外中國的真實民情,30年過去,傅景華初心不變。香港《蘋果日報》許頌明攝

臨近六四,禁區特別多,尤其今年30周年,中國社交媒體提早「宵禁」,64、89固容不下,就是「8x8」、「5月35日」,也是敏感數字。香港《蘋果日報》許頌明攝

八九民運與雨傘運動,影響不同世代,自言六四事件對他影響深遠的傅景華,辦公室門外就貼滿黃絲帶。香港《蘋果日報》許頌明攝

有電子工程師不做,轉做薪酬待遇差大截的記者,一做五年,之後重返校園轉攻社會科學的研究由零開始,傅景華的人生下半場投進大數據時代,辦公室的伺服器陣,見證他的逆轉人生。香港《蘋果日報》許頌明攝

趁六四30周年,將在港美兩地出席研討會,借研究喚起關注,傅景華謂,作為被八九民運啟蒙的一代,責無旁貸。香港《蘋果日報》許頌明攝

有些人將悼念六四等同大中華膠,傅景華並不認同,回首當年,他說香港人齊心聲援,是出於正義感,後來轉化成為本土運動,影響各代人。香港《蘋果日報》許頌明攝

坦克和燭光,甚至是梅艷芳的頭像,以至空無一人的維園、李旺陽的繩,劉曉波的空凳,在中國社交媒體全是禁忌。香港《蘋果日報》

有網友以電腦符號砌成坦克車突破封鎖,讓網友有機會閱讀、轉發,但沒多久,還是敵不過無處不在的網路管理員,統統被消失。香港《蘋果日報》

中大學者周保松是被監察的KOL,6月2日他在微博「請問今天是幾月幾日?」的提問,一樣觸動敏感神經,極速消失在公眾視野之中。香港《蘋果日報》

被刪的貼文五花八門,以城市名如上海北京等劃分,涉香港關鍵字的刪文,包括DNA編輯嬰兒的新聞。要了解國情,不要只看她想說什麼,更要看她最不想你看到的是什麼。香港《蘋果日報》許頌明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