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見證屠城!法國前駐中大使馬騰:現在中國比30年前更封閉

讀完《外交不是請客吃飯》(La diplomatie n'est pas un dîner de gala)這本厚達946頁的書後,我和這本回憶錄的作者、法國前駐中國大使馬騰(Claude Martin),相約在巴黎7區政客雲集的波旁(Le Bourbon)咖啡館見面。1964年,馬騰以國家行政學院(ENA)學生身份服兵役,其間收到法國外交部的緊急約見。因他中文出色,法國政府要求他到剛恢復的駐中國使館協助工作,他的人生從此與中國相連。在天安門屠殺事件的幾個月之後,他出任法國駐中大使。「你不配擔任駐中大使。」在一次和中國時任總理李鵬的交流中,後者態度強硬地質問馬騰:「你曾經是中國的朋友,怎麼成敵人了?你支持那些要在中國革命的人,支持那些在中國製造混亂的人。」當時馬騰這樣回覆李鵬:「法國總統任命我作為大使,我想他是認為我有能力勝任。」時間回溯到30年前。45歲的馬騰擔任法國外交部亞洲司司長,受法國總統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委託,於1989年6月2日搭乘法國航空公司航班前往北京,會見流亡北京的柬埔寨親王西哈努克。6月3日下午6時,馬騰抵達北京。在法國駐中使館內用畢晚餐之後,他和《世界報》駐中記者Francis Deron,以及1位朋友從王府井背面進入天安門廣場。「長安街上到處都是坦克,廣播在高喊『離開廣場!』政府禁止在廣場逗留,否則後果自負。」在廣場上,馬騰看到眾多身著白色服裝的學生們,頭部綁著「我們要民主,我們要自由」的繃帶。馬騰說:「那些身著白色服裝的學生,是準備犧牲的。他們所有的人,所有的,都認為今晚的結局會非常艱難」。「之後,我們真的就聽到了槍聲。」廣場上和馬騰交流的學生希望他能留下來,見證發生的事情。「我是想留下來。我是現場型的外交官,我認為親眼看到總是比聽到的要好。」但他被人群中的便衣警察強行拉走。「他們說,外國人不能留在這裡。」在接近凌晨零時的時候,馬騰返回法國使館。在成為駐中大使之後,馬騰和李鵬提起了天安門廣場的屠殺,後者告訴他:「天安門廣場上什麼也沒有發生,都是一些捏造的謠言在傳播。你們想入非非了。」但30年過去了,馬騰仍能確認這場在黑夜中進行的屠殺確實發生了。6月4日凌晨,他騎單車前往齊家園外交公寓,從這裡可以看到長安街的一段。「從高處,我看到了在馬路邊躺著一些人,但不知道死活。」在木樨地的一些朋友們告訴馬騰,他們看到軍隊前進的場面,「他們甚至朝著樓房掃射,朝着在陽台上的人開槍。他們給我看了照片。我們都知道,這是事實,這點沒有任何疑問。」到底誰應該為屠殺負最主要的責任?馬騰以一位身居其中的外國外交官的視線來分析:「我認為,主要責任者是李鵬,以及那些代表保守派和蘇維埃主義者:陳雲、姚依林。」以他的觀察,鄧小平當時已屆高齡,他擔心權力受到邊緣化,希望保留住自己的權力,以便繼續推動改革方案。「這(六四屠殺事件)當然是一個很大的污點,但我並不認為這個污點是當時鄧很輕易做出的決定,因為他自身面臨完全失去權力的局面。」至於幫助被中國政府通緝的八九民運領袖們離開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行動,馬騰很慎重地表示,法國並沒有直接介入,「但這些人到了香港之後,英國方面不希望與北京出現問題,希望這些人士盡快離開香港。」時任亞洲司司長的馬騰遂迅速給出法國可以接待的批准,「我還特別交代了香港領事,將他們都送上飛機。如果他們在香港沒有取得簽證,到法國我們給他們簽證」。在與中國繼續保持和發展政治、外交對話的同時,接待那些來法國尋求自由的人士,對馬騰來說,是同一個政治下的兩方面,「即便是面對專制國家,也應該採取對話的方式。外交不是一種情感問題。」他再次強調。與30年前他所看到的中國社會相比,眼下的中國「封閉了許多」。這位年過七旬的法國外交官認為,在共產黨的政治路線中,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社會出現的很強烈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令人擔憂。「『我們是最好的,中國將是全球第一』這類的口號,我認為這是一個倒退。」他很遺憾地表示:「有一天,中國人民會意識到,幾年之間,中國失去了很多。」「目前中國處於一個非常民族主義的自我收縮中,非常專制,這點是事實;我只是從外界的角度來分析,這是一種害怕的心態。一個政權以這種方式運作,顯示了這個政權實際上對自己沒有完全的自信,儘管它是強大的。」馬騰補充說:「這很自相矛盾。」 (法國《世界報》集團記者張竹林)出版時間:07:35
更新時間:17:30(新增:影片)


法國前駐中大使馬騰。 香港《蘋果》

馬騰回憶錄《外交不是請客吃飯》,記錄他半世紀的外交生涯。 翻攝網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