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王軍濤:青年關注政治讓中共頭疼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王軍濤
當年身份:《經濟學周報》副主編
今日身份: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
地點:紐約我叫王軍濤,1989年時,我在北京擔任《經濟學周報》副主編,現在在紐約,擔任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民運實際上有大民運概念和小民運概念。小民運概念就是旗幟鮮明地反對共產黨,大民運概念就是如果很多的人,他們在心中認為中國應該有憲政民主的制度,但是他們在什麼時候建立這個制度、在什麼條件下建立這個制度、通過什麼方式建立這個制度,以什麼理由來建立這個制度,他們確實存在很多分歧,甚至有些力量在一定的時候,還幫助共產黨去對付小民運力量。過去中國的大眾,其實對民主、法治、憲政沒有特別多的興趣。但是現在的大眾不一樣,網路的發展提供了另外一些機遇,使這些人有了政治上的思考能力,所以你可以看出來、特別在這兩年,中國的80後和90後開始極度關注政治,也產生了一些讓共產黨非常頭疼的事件。現在我覺得不要勉強自己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也不要勉強自己做沒有興趣的事情,主要是做自己該做的、想做的、能做的。只要是這樣,中國的民主事業就會水到渠成。滕彪
當年身份:高中學生
今日身份:人權律師
地點:紐澤西州我是滕彪,1989年的時候,我是高中學生,後來進入北大讀書,在拿到博士學位後,在中國政法大學教書,同時成為一名人權律師。2014年之後被迫來到美國。從(中國)國內爭取民主的力量來看,實際上並沒有退步,它還是在進步,包括自由民主思想的傳播和接受,包括國內的民間維權運動、一些公民運動的發展、壯大,包括國際一些人、一些機構的支持。另外就是民眾的覺醒,實際上都是在發展進步的。只不過中共的專制力量也在發展、也在壯大,相比之下,民間一直處在下風。只要民眾處在上風一次,那專制體制就徹底結束了。實際上我們並不是因為一定能夠看到獲勝,才去爭取。因為沒有人們的行動,沒有人們的抗爭,那民主是永遠不可能得到的。雖然我們沒有辦法要求每個人,付出非常大的代價去抵抗,但是在自己能夠承擔風險的範圍內,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如果是普通的人,他們可能是醫生、是作家,或者是工人,但是他們仍然可以傳播真相,可以去接收更多自由民主的知識。自由不是免費的,需要每一個人努力,每一個人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敏感日逼近 中國多位異議人士失蹤或「被旅遊」
【六四30】資深傳媒人出書 親身傳承血的歷史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六四30】遭坦克輾斷腳復被中共愚弄 方政:六四沒結束 人還在受害


王軍濤2009年照片。資料照

王軍濤2016年近照。資料照

滕彪2019年近照。翻攝滕彪推特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