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遭坦克輾斷腳復被中共愚弄 方政:六四沒結束 人還在受害

「來,吃點草莓,現在灣區草莓節剛開始了。」方政雙手用力壓著扶手,撐起全身,用僅剩三分之一的雙腿站在輪椅上清洗草莓。他在美國舊金山的家中接受香港《蘋果日報》採訪,親切如故。方政的腿被六四坦克輾過,每到天氣潮濕都痛得要命,更因中國輸血患上乙肝(B型肝炎)。事實上,方政當年不是學生領袖,六四前剛在北京體育學院四年級畢業,獲錄取到廣州華南師範大學體育系擔任教師。6月3日晚,方政留在天安門廣場人民紀念碑:「那時我們在廣場中間,就不斷有消息過來,剛開始說是橡皮子彈,沒有十幾分鐘就說是真子彈,後來有人拿著血衣跟我們說是真開槍,氣氛越來越緊張,大約晚上11點鐘,外圍的軍隊到來包圍了廣場。」6月4日凌晨4時,絕食四君子之一劉曉波與軍隊商討好,准許廣場學生安全撤離。方政與一名女學生幾乎是最後一批離開,由六部口轉到西長安街時,坦克竟從後面追來,更放了一堆毒氣彈。「當時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黃綠色的煙霧一連串的爆炸,當時頭暈,我就和同行的那個女孩一齊攙扶著,剛巧旁邊又爆炸了,那個女孩就暈了。」方政當時用盡最後力量,把女孩抱起來放在路邊,自己卻倒下,隨即被坦克輾過雙腿。明明允許安全撤退,最終坦克壓人,當時仍是黨員的方政第一次感受到中共的可怕。冒死相救的女學生,最後反臉不認人,指摘方政說謊。他在醫院被搶救了20天,大學校方友人答允一起拍畢業照,最終這群「良師益友」合起來欺騙他:「當天回到學校,他們說畢業照我們已經照過了,那我就覺得很失望,很難接受,我覺得校方有意思的欺騙我,他故意要把我排開。他們不想讓我受傷這麼一個形象,這麼一個人有學校。」培育他的大學更成為了對付他的工具,替他回絕了廣州華南師範大學體育系的工作,更想誣衊方政是六四暴徒,又迫他承認自己只是被軍車所傷,並不是坦克,方政堅決不從。後來官方向外供稱,方政是1989年「交通意外」所傷。1989年經歷嚴重傷殘、受盡百般欺騙誣衊,偏偏方政在90年代初期仍想為中國爭光,1992年他代表北京參加了全國傷殘運動會,拿了擲鐵餅和標槍兩個冠軍,還創下應是當時亞洲最好的成績,順理成章想參加94年遠東及南太平洋傷殘人運動會。當時鄧小平的兒子、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主席團主席鄧樸方立與他約法三章,不准向其他運動員講六四,不准接觸異見人士、不准談及自己受傷過程。當時他幾乎全部答應,鄧亦很滿意。「可是沒想到過了不到10天,突然他們就來通知,馬上開車把我拉走,說取消我的比賽,立刻離開。那時大概是十點多鐘,他們已經幫我訂了12點的機票。完全是一個政治的原因,政治迫害。」方政再次領略中共的狡詐。方政2009年終於逃到美國,但父母仍在中國。今年方父突然去世,方政及女兒欲回國奔喪。他2月7日在舊金山的中國大使館成功獲發中國簽證,但3小時後他收到電話:「(對方問)你是方政嗎?我說是。我們現在通知你,你的簽證已經不能使用。至於原因,你不用問,沒有什麼原因。」方政只是很簡單、友善、親切的人,不像其他民運人士孤高,思謀遠慮。像方政見證坦克屠城的人很少,但像他的友善純樸的人很多。這樣的人活在中共暴政下,才一直被中共欺騙及玩弄。「六四事件並沒有結束,我們每個人還繼續在中共這個政權下受害」────這是方政的結論。(香港《蘋果日報》黎仕南、力高、謝榮耀、彭志行/綜合報導)


方政於1989年,遭中共坦克輾過雙腿;官方向外供稱,方政是1989年「交通意外」所傷。香港《蘋果日報》

方政現居美國三藩市。香港《蘋果日報》謝榮耀、彭志行攝

方政於六四前,剛在北京體育學院四年級畢業,獲錄取到廣州華南師範大學體育系擔任教師。香港《蘋果日報》謝榮耀、彭志行攝

方政於1992年,代表北京參加全國傷殘運動會,拿了擲鐵餅和標槍兩個冠軍。香港《蘋果日報》謝榮耀、彭志行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