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資深傳媒人出書 親身傳承血的歷史

記者是「真相守護者」,哪怕經歷多少寒暑,也要捍衛真相的發言權。陳潤芝和陳慧兒兩位30年前親身採訪過八九民運的香港傳媒人,今年不約而同編寫新書,既要記錄30年前染血的歷史,同時要在這個真相被踐踏的時代把歷史傳承下去。1989年在亞視任職的陳潤芝,於10年前六四廿周年已編寫過《六四二○》一書。事隔10年,今回再編寫《六四三○》,除了親身訪問學運領袖王丹、王超華、張伯笠外,還訪問了中國維權律師滕彪、中國作家余杰等。她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時指,撰寫新書主因固然是六四事件30周年,而且去年底退休後,有更長時間和能力寫書,有別於上次編寫《六四二○》前,做規劃和訪問的時間也不多;而《六四三○》特別講述中國後六四人物的事,目的就是要「向前看」。陳潤芝謂,「向前看」即無意再講述六四事件「有多慘」,而是想探究經過六四後,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狀況有否改善,可惜答案是沒有。陳閒時喜歡到中國觀光旅遊,直言這30年間中國確有很多改善,例如有完善的公路、清潔廁所等,然而這些是不是叫進步的象徵呢?一定程度上是的,但人權、自由、法治進步多少?不見得囉,是退步」。她稱一如外國遊客來港旅遊,只會欣賞到美侖美奐的中環置地廣場,但不知道有人住在深水埗的劏房,但至少遊客仍有管道了解香港的實況,「我去Landmark看到好漂亮、香港好繁榮,其實香港記者有權講給人聽,深水埗或者天水圍的人有多慘,但是他們(內地人)沒有這個自由(了解六四)」。今年與另外29位資深傳媒人一同為《我是記者-六四印記》撰寫採訪六四第一身感受的陳慧兒也說,「我們做記者的,就做我們的職責,就是將不對的事、不公平的事講出來,或者我們見到的事實記錄下來」。89年在無綫電視任職記者的陳慧兒指,《我是記者》包括了當年記者採訪六四時,從未披露過的第一身觀察。她提到去年中一班傳媒「老鬼」聚首時,已想到今年是六四30周年,但仍然有人想淡忘這件事,甚至歪曲事實,於是覺得有需要把情況記錄下來,異口同聲,就決定出版《我是記者》這書。陳慧兒續指,《我是記者》一書中的另一部份是由30位後六四記者撰寫與六四有關的採訪經歷,用意是傳承六四這段歷史,直至人人都知道六四是什麼事,因為她還記得30年前北京學生對她的託付,「當年北京好多市民和學生,給了我們(記者)一個囑咐,請我們要將這件事、將這個真相說給全世界人聽」,而她覺得這個責任到今日還未完結。透過文字把歷史記錄下來,無非為真相留下血脈。陳潤芝雖覺得,今日不會再要求人人都為六四死難者請命,始終有些人對六四沒有感受、有些人礙於工作或生意而不便發聲,但既然自己作為新聞工作者就要發聲。而陳慧兒則深信真相不會被埋沒,「只要大家都想去尋找的時候,應該一定找得出來」,身為記者,天職就是把現場見到的事記錄下來,既然30年前記者也不怕死,冒生命危險採訪,「那個時候我們都不怕、都跑出去採訪,為什麼今日大家會怕呢?」《六四三○》及《我是記者》兩本新書,六四當日將於香港維園有售。(香港《蘋果日報》呂浩然/綜合報導)出版時間:06:04
更新時間:18:21(新增國語配音版動新聞)


香港《蘋果日報》李家皓、何家達攝

陳慧兒為《我是記者-六四印記》撰寫採訪六四第一身感受。香港《蘋果日報》何家達攝

陳潤芝今年再編寫《六四三○》。香港《蘋果日報》李家皓攝

左起王丹、蘇曉康,他們都是陳潤芝當年曾親身訪問的學運領袖。受訪者提供

因為89學運流亡美國的著名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中)曾經訪港,包括陳潤芝等香港記者在機場採訪後留影。受訪者提供

學運領袖(左起)柴玲、封從德、張伯笠、王超華及李錄。受訪者提供

《河殤》主要撰稿人之一的蘇曉康87年在陝北為《河殤》拍攝外景。受訪者提供

六四新書《我是記者》封面。受訪者提供

陳潤芝今年再編寫《六四三○》,圖為《六四二○》、《六四三○》的封面。香港《蘋果日報》李家皓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