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趙常青:坦克砍斷中國校園民主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趙常青
當年身份:外高聯聯絡部秘書長
今日身份:流亡美國
地點:舊金山我是趙常青,1989年我是陝西師範大學歷史系一年級學生,在後期我組織了一個聲援團,前往北京直接聲援(學運),並擔任外高聯聯絡部秘書長一職。1998年,我因為競選人民大會代表,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2002年,因為從事相關民主人權活動,被判刑五年;2010年,因為在北京組織相關人士在街頭集會,慶祝劉曉波先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被行政拘留8天,然後被送到酒店軟禁68天。在2012、13年,我因為和許志永、丁家喜等人合作「新公民運動」,要求高官公開財產,又被北京當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刑兩年半。2018年12月17號,我來到美國舊金山。現在和妻子、孩子過正常的、團聚的生活。在六四大屠殺30年之後,我們這一代人從20多歲步入50多歲、甚至60歲,我們當年的民主理想還仍然是一份理想,還仍然未變成現實,甚至大陸的政治氣候、社會環境、政治環境,比起30年前更惡劣,這實在是令人覺得特別沉重。80年代的校園民主運動是非常活躍的,從85年、86年學潮,到89年的學潮,這種規模化的青年學生民主運動,能夠激發、影響和帶動全社會的民主。但是89年六四大屠殺之後,坦克砍斷了中國青年大學生的校園民主運動。從短期看,我感到這(中國民主運動)是很困難的。但從長遠一點看,這30年的努力也不是不用功,因為大量的、此起彼伏的群體維權事件,實際上就是爭取基本的權利,會為中國未來的民主轉型,打下更牢固的社會根基。我覺得實際上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第一,對於大陸發生各種各樣的人權事件、人權個案 ,可以寄語足夠的關注和聲援;第二,通過外交途徑,通過國際政府之間的施壓,然後促使中國政府向正確的方向努力。現在美國的川普政府,通過貿易上的談判,來促使中國政府一步一步地轉型。我們拭目以待吧。
高光俊
當年身份: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師
今日身份:律師
地點:紐約我叫高光俊,六四的時候,我在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工作,也參與了六四主要的活動。中共說我主要的罪是組織、支持、策劃警察上街遊行,支持學生運動。六四以後,我又繼續從事地下民主運動,結果被逮捕。有幸的是我後來逃脫了,然後逃到很多地方,最後才到美國來。我現在是在美國紐約做律師,自己執業。中國30年來的社會狀況跟民主、自由發展,比30年前是倒退了。中國表面上看起來,好像現在是經濟比較強大,好像更有一種氣勢,但實際上我認為這個都只是表面的,中共的強大是建立在一個非常脆弱的基礎上。在台灣、香港、美國、所有的華人圈子裡,我能夠感受到大家是有一些......不是絕望,是很大的失落感。我覺得這種失落感,是對「中國和平、不需要通過大規模動亂來改變」而產生的一種絕望。從某種方面來說,這是壞現象;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講,越來越多人已經認識到,我們只能夠通過更激烈、準備更大的社會變革,來推翻共產黨。從這種角度來講,我覺得並不是一件壞事。我並不認為30年過去了,我們現在變得很脆弱。我覺得中國往民主自由的方向走,這是肯定的,這條道路是沒有任何變化的。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從來不灰心,也從來不氣餒。我覺得我們所有人的努力,最後都會有回報,都會有收穫。(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六四」出生年輕人:生於「六四」有種...
【六四30】譴責中共 美國務院稱天安門事件為「大屠殺」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六四30】美國國會將舉行聽證 審視中國鎮壓演變


趙常青在2014年的照片。1989年的時候,他是陝西師範大學歷史系一年級學生,到北京聲援學運。蘋果日報資料照片

趙常青今年近照。他一直為自由人權發聲。翻攝趙常青的推持

高光俊舊照。六四其間,他在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工作。受訪者提供

高光俊近照。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