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在港陸生初看六四紀錄片 良知的震撼

(編按:六四30年,是香港一代人的傷痛烙印,但對90後及00後的年輕一代來說,卻是上世紀的歷史事件。香港《蘋果日報》與香港中文大學新傳學院、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合作,由一群在六四民運時還未出生的大學生,製作了五篇新聞故事,從大學生視野去報導六四30。)香港某大學的一間放映室,拉上窗簾、關了燈,成為了一個打破思想籠牢之地。這個暗室,開啟了一扇歷史之門。兩個90後中國學生,用3小時,認識一件被中國官方封鎖了30年的歷史大事——「六四事件」。她們應記者邀請,在保護身份的情況下,一起觀看六四紀錄片《天安門》,之後分享觀後感。看在眼裡,震撼在心靈,中國學生質問這流血鎮壓,是在鄧小平時代發生的嗎?30年前的1989年4月15日,被罷黜下台的原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群眾自發到天安門悼念,繼而觸發全國的民主運動。抗爭持續51日,6月4日凌晨,軍隊開槍鎮壓,流血收場,一夜之間,這場民主運動畫上血色的句號。這是我們所認識的「六四事件」。不過,對很多1989年之後才出生的中國人來說,這段歷史在她們的認知裡,可能從未發生過,又或者,它只是官方口中輕描淡寫的一場「政治風波」。化名小草和Grace的中國女生,同為90後,分別在內陸和沿海省分長大,3年前到香港讀大學。對於她們來說,香港是一個國際化城市,到香港讀書,是為了方便日後到外國進修。她們希望在一個知識、資訊開放的地方學習,體驗與中國不同的教學氛圍。而且,香港相對歐美國家而言,離家鄉比較近,利於初期適應。在相對自由的環境下,她們與其他中國在港的學生一樣,接觸到更多原本被中國封鎖的資訊,聽見社會上多元的聲音,擴闊了視野。她們也和香港的年輕人一樣,會用Instagram、facebook等社交媒體,打通了原本接觸不到的世界。這天,記者邀請她們到一間放映室,觀看六四紀錄片《天安門》。這部歷時三小時的六四實錄,很多香港人可能不感陌生。不過,對於不清楚六四事件來龍去脈的小草和Grace來說,紀錄片的不少片段,例如民眾的愛國訴求、被訪者的哭訴、軍車的鎮壓、長安街上的槍聲、醫院的停屍間等都是首次呈現在她們的眼前,與以往自己原本所認知的,產生了強烈對比。小草坦言,一直以為「八九學潮」只是學生抗議運動,認知之中並沒有「六四」流血鎮壓的這一幕。「我們上歷史課時都沒有講過,老師會提一句八九學潮,可是不會再深入講裡面。所以我們都沒有辦法在上課時知道這件事情。今天我才了解到六四事件發生的起因、經過、結果。」觀看影片時,自言對政治認識不深,興趣不大的小草的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但當看到解放軍鎮壓的一幕,她的眉頭立時緊鎖,神色不安緊張。她雙手握緊,斜著眼瞄一瞄螢幕後就低下頭,幾乎不敢再直視畫面。「印象比較深刻是,那個晚上造成的流血和傷亡事情。本來都我不太敢看那種畫面,所以我幾乎都閉著眼,不太敢去看。」她說。中國剛剛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在官方的描繪中,這四十年的成就一片輝煌。小草很驚訝,在鄧小平任內和這輝煌的改革歷程中,中國竟曾發生過六四鎮壓。「當初沒有想到,(事情發生)在鄧小平執政時期,我們之前一直了解,他就是促進改革開放,沒有想到過程中,會有這些屠殺事件。」另一名中國學生Grace就直言,六四這件事,基本上已被中共抹掉。「老師就是一筆帶過,可能基本上就是很簡單的(說明)一下,你也不會知道這是怎麼樣的事件。如果他沒有說是什麼樣的事情,當然學生也沒有好奇心去探究這個事情。」她認為,國家把六四紀錄片定為「禁片」,是害怕為政府帶來衝擊,不想要中國人民看到,影響國家威信。而其實,掩蓋事實、打壓異己等做法,很符合共產黨的處事作風。「你動搖政府的權力,你就是政府的敵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必須要很快,讓你失去發聲的權利。」她說。對於平反六四,有人「認清」事實,早早放棄;但亦有人仍堅守信念,三十年如一日。Grace表示雖然現時的政治環境下,要平反並不可能,不過長遠而言,未必全無希望。「反正我覺得真理越辯越明,可能現在很多不是真相。但可能再等幾十年情況會有好轉。」她說。三十年過去,六四後出生的大陸學生,首次在香港認識六四。對於更多沒有到香港的大陸新生代,六四何曾在她們的認知裡出現呢?採訪手記:高牆之內,還有光嗎?
我們是還在念書的學生記者,通過「搭上搭」的方式,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帳號中,找到願意受訪的中國同學。找受訪者比想像中容易,但唯一的要求是要隱藏和保護她們的身份。雖然身份受保護,但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相信她們仍需鼓起很大勇氣。兩名中國學生都是成長在高牆之內的「三好學生」:思想品德好、學習好、身體好,官方不想她們知道的事情,她們並沒有刻意去探求。來到這個號稱「一國兩制」,屬於「自己國家」的地方,偶然發現國家的陰暗面,和自己的認知大有出入。真相知道了,眼界打開了,思想自由了,對這兩名中國女生而言,到底是一次釋放還是多了無形的負擔?她們會否覺得,自己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中國官方在她們的成長中,嚴格控制資訊、教育,甚至影響她們的思想,令部份中國學生到香港之後,獨立思考能力較弱,又不敢接受官方主旋律以外的聲音,令人感到可惜。作為香港學生,現時仍有空間看到真實反映中國國情的研究、書籍、紀錄片和報導,年輕人有批判精神可以自行判斷真相與謊言。記者心中仍有少許慶幸自己是香港人,最起碼這裡資訊流通,我們的眼睛不至於被蒙蔽,記憶不至於被清洗。但願有天,她們也不必再擔驚受怕,能用自己的聲音和樣子,談論「敏感」話題。也但願以後,我們亦不必因為恐懼而退縮,能夠繼續報導真相,在黑夜中撥開雲霧,找到照亮他人和自己的點點星光。(浸大傳理學院新聞系三年級學生陳萃屏、池淑霖/綜合報導 指導老師:呂秉權)發稿時間:07:42
更新時間:18:25(更新影片)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六四」出生年輕人:生於「六四」有種...
【六四30】譴責中共 美國務院稱天安門事件為「大屠殺」
【六四30】趙常青:坦克砍斷中國校園民主


小草原本認知裡,鄧小平只有改革開放的光輝形象,從沒想過他任內竟有這樣的屠殺事件。香港《蘋果日報》

陸生小草(化名)以前聽過「1989政治風波」,但從不知道有六四流血鎮壓的這一幕。香港《蘋果日報》

在影片中看到平民和學生死傷,化名Grace的陸生深感無奈,但認為「這樣很符合共產黨的處事作風」。香港《蘋果日報》

天安門廣場清場後一片枕藉,坦克和裝甲車壓毀了很多帳篷,一場民主運動和不知多少生命就此被輾碎。香港《蘋果日報》

兩名陸生初次觀看六四紀錄片《天安門》,真相之門,從此打開。香港《蘋果日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