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六四30】極權中國終會官逼民反 法學者:高壓管治將使民怨累積

法國著名漢學家白夏(Jean-Philippe Béja)日前受邀到台北出席中國民主運動研討會。從1989年到2019年,白夏本以為六四很快就會被平反,豈料等到斯人漸老,中國大陸尚未曾舉辦一場六四紀念活動,不過他認為,北京當局的高壓管治會積累民間不滿情緒,屆時將會官逼民反。白夏認為,像八九民運如此大規模的群眾社會運動,是中國歷史上的首例。白夏指,六四事件中最重要的,就是4月27號的大遊行,「這是中國人民站起來的日子」。《人民日報》當時已經通過「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社論,將學生在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後發起的活動定調為「動亂」,鄧小平認為是「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隔天,北京出現數十萬人大遊行。六四至今30年,中國政府高壓手段不變,打壓民主社會活動,「709大搜捕」等事件比比皆是。白夏表示:「現在可以說是民主運動的低潮,雖然現在有些方面的意識提高了,例如自治意識、權利意識等,一般民眾對這些方面的意識都有提高,但從另外一方面來看,許多公民活動都無法進行。我認為,現在的形勢和八九當年有些類似,八九之後很多維權人士都被抓了、所有的組織都被解散了,好多人跑到國外,另外一些人就在監獄裡。」「習近平執政第二屆之後,也可以說很多公民社會被解散了,就是不能繼續活動了。現在的公民社會是非常嚴峻的,雖然不能說有反對派,但很多地方都爆發了反抗事件,卻也都遭到當局嚴厲的打壓,以及現在的知識分子都不太敢關心政治、學生也不太敢關心政治。很多學生參與的非政府組織都被解散了。」不過,白夏仍認為因為民眾公民意識提升、對民主的渴求增加,北京當局的高壓管治,漸漸會令民間冒起不滿,屆時或會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2014年,香港爆發雨傘運動,白夏認為就像當年八九民運一樣,啟發新一代的年輕人,讓他們知道民主需要努力爭取。「雖然佔中三子被香港法院判刑判得比較重,但我還是覺得,在香港的法庭被告人有發言權,他的律師也能夠發揮作用,要是這發生在中國大陸,情況會完全不同。香港的司法獨立是比從前少了,但我還是相信法官還是有一定的獨立性。」白夏留意到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他認為只要是「香港人」都會反對這個條例。今年4月,香港13萬人走上街頭,抗議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對此,白夏說:「這個條例引起很大的不滿,上次的遊行示威有很多人參加。今天我聽了香港的廣播,說有一些比較支持中共的人也開始反對這個條例。為甚麼?因為他們也是香港人。」白夏表示,北京當局擔憂香港的民主運動及言論自由會影響到他們的管治,才會如此想方設法地控制香港輿論,而為了控制香港輿論就必須控制立法會,必須控制香港的社會運動。儘管如此,白夏仍然對香港的前途抱持一定程度的信心:「香港的司法制度還是有一定程度的獨立性,哪怕中共的壓力再大,我相信香港民間社會對於自由信念的傳承還是存在的。」 (香港《蘋果》特約記者心語 報導)


法國漢學家白夏認為,高壓管治會使民間不滿情緒不斷累積。 香港《蘋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