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廣場上的四十天 天安門學運 埋藏30年影像首曝光

作者、攝影╱謝三泰
國內著名攝影師謝三泰在「六四」30周年前夕,決定將塵封30年、記錄中共武力鎮壓前的天安門廣場影像公諸於世。他於1989年在北京駐守40天,完整記錄學生從4月中旬為悼念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演變成大規模絕食抗議活動的過程。這些彌足珍貴的紀錄,全數收錄在他即將出版的《吼叫一九八九》一書。《蘋果》取得謝三泰授權,刊登部分照片與自序,邀請讀者一起見證歷史,不忘六四!
文創中心

一九八九年五月,萬名學生和民眾在天安門廣場上靜坐抗議。

1989年4月17日,我從香港轉機抵達北京後,直接從機場驅車前往天安門廣場,從那天起,在廣場上見證了中國爭取民主沸騰的熱血和眼淚。
當時我是中國首批核准台灣記者團的成員,此行主要有三項新聞任務,一是亞青盃體操賽、二是亞銀年會、三是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訪中,彼時蘇聯尚未解體,戈巴契夫訪中可是件國際大事。
那時數位相機還未上市,我扛了一整個「簡易暗房」上路,包括簡便的放大機、顯影藥水盆、暗袋、沖片罐,和加起來百餘卷的黑白、彩色和幻燈片3種不同的底片,還有一台當時美國聯合通訊社(AP)獨家研發出的滾筒式相片傳真機。
學運領袖王丹曾帶我去看他們的沙龍(言論學術廣場)和宿舍,小小的2、3坪空間擠了6至8個人分睡於上下舖,北大學生們的物質生活是拮据的,但心裡卻有著遠大的理想。王丹的父母是老師,當時曾問他參與學運爸媽擔不擔心,記得王丹回答跟父母深談過,為了中國的民主自由,他們是支持的,只是那時誰也沒想到,這場運動會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5月,中共當局宣布戒嚴,天安門上的管制區不斷擴大,人們流露著害怕及不信任的眼神。報社表示不再提供金錢,逼我回台北,在身上只剩100多美金和一張回程機票的情況下,我不得不妥協。
回台沒多久,六四事件爆發,天安門染上了鮮血,我的心情五味雜陳,為廣場上那些為自由民主奮鬥犧牲的年輕學子感到難過,也惋惜自己錯失了見證重要歷史時刻的機會。那些記錄北京學運的影像,跟心裡的遺憾,30年來被隱藏於角落裡,直到張照堂老師鼓勵我「重要的是參與過」。
轉眼間,天安門學運已屆30周年,看著那些如今已不復見的北京樣貌和廣場上奮鬥的臉孔,想起學生們浪漫的情懷,「生的偉大、死的光榮」!這是當時的一句標語,希望我留下的影像能表達學生們對民主自由渴望的千萬分之一。



1989年5月13日天安門廣場上掛起絕食旗幟,原本的學生運動自此轉為全民運動。

各界民眾湧入北京街頭,聲援絕食學生。

多所學校為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發起悼念活動。

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像遭人損毀,這也是謝三泰在北京拍下的最後一張照片。

民眾與武裝解放軍握手言笑,此時誰也沒想到,十餘天後中共即血洗天安門。

學運領袖王丹(左起)、馬少方和吾爾開希頭綁白布條宣示絕食。

絕食學生忍受飢寒,彼此相依取暖,疲憊神情全寫在臉上。

謝三泰

出生:1958年生於澎湖
學歷:省立澎湖水產職業學校
經歷:自立報系等媒體記者
著作:
.《勞動尊嚴》《我的志願》《走拍台灣》等
.新作《吼叫一九八九》將於6月初出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