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港反送中今大遊行 惡法開任意門 危台人 台商冤囚67天 不知罪名 曾想自我了斷

【綜合報導】香港泛民主派團體「民間人權陣線(民陣)」發起「反送中」大遊行,今天將上街向港府發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怒吼,料有數十萬人參加。香港政府強行修訂《逃犯條例》,為北京當局拘捕外地異議人士開啟任意門,而與香港交流頻繁的台灣民眾,也可能成為該法案的受害人,之前甚至有台商無辜被送進中國監獄67天,尤其獄內醫療條件不佳,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監禁期間診斷出肺癌,最後不幸病逝。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小圖)在中國監獄因延誤治療不幸病逝。圖為他在錦州監獄。資料照片

新北市一名46歲李姓台商去年10月9日才剛踏入中國境內,就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送至東莞看守所,但一直未告知他被捕原因,直到11月6日被交保後,才說他因詐欺罪嫌遭拘留。但當天剛踏出看守所大門,就又被廣州番禺看守所帶走、再次遭羈押。後來透過律師花錢疏通,始於12月14日再交保,共蹲苦牢67天。



50囚犯擠28坪房間 苦憶伙食「像餿水」

李姓台商在東莞看守所時,50個人擠在長約12.5公尺、寬約7.2公尺(約28坪)的空間裡,裡面隔成作息區和放風區,晚上睡覺時,25個人睡在走道,另外25人睡在水泥墊高約50公分的上舖,每個人幾乎都是比肩就寢,作息區、放風區各有1個蹲式馬桶,洗澡則是在放風區內。
李姓台商回憶,在看守所每天早上7時起床梳洗、用餐後,就開始做無酬手工,早上11時過後吃午餐,11點30分午休,下午1時半繼續做手工,下午5時吃晚餐,晚上7時後才可看聯播新聞,9點就上床睡覺,但還得在舍房輪流站哨2小時。在番禺看守所甚至沒熱水洗澡,吃的東西跟餿水差不多,現在想起來都還會怕,當時「甚至想過在拘留所內自我了斷」。
李姓台商離開看守所後,深感待在中國太可怕、太沒保障,連大陸人都說:「在中國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會變得有關係。而且花錢都還不一定能沒事。」所以想先搭機返台,但才到機場就被海關攔下說「有案在身、不得離境」,讓他更加害怕,擔心再度被捉回監獄,甚至永遠回不了台灣的家。


李姓台商現在想起在中國看守所的往事仍會害怕,稱當時想過在拘留所內自我了斷。莊淇鈞攝

中國目前A肝盛行 空間小易群聚感染

李姓台商表示,當時連律師都建議他偷渡返台,為此他花140萬元「坐桶子(搭鐵殼漁船)」偷渡回台。他強調,如果香港的《逃犯條例》修法通過,類似像他這樣被陷害的人,未來一定不能去香港,甚至過境也不可以,因為「中共司法如此黑暗,隨便羅織個罪名實在太容易了!」只要隨便編個理由,就可以把人捉到大陸。
目前中國仍盛行A型肝炎,加上中國監獄的衛生等資訊並不透明,極可能成為傳染病的溫床。衛福部疾管署防疫醫師蘇迎士說,監獄傳染疾病原因,第一,除經濟犯、政治犯外,多數受刑人來自高風險的生活環境,感染或帶原疾病的可能性也高,一旦集中到監獄後,相對容易造成傳染;第二,囚房空間狹小,容易在受刑人間形成大規模感染;第三,監獄就醫不便,可能看病得排隊,恐延誤治療,且藥品數量也有限。
蘇迎士表示,監獄的飯菜若沒煮熟,或飲用水遭A肝病毒污染,或某些牢房內設有馬桶,當排水設施不良,A肝病毒也很容易在此空間內形成傳染。另外監獄常見的疾病還包括肝炎、結核病、愛滋病HIV、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等,其中B、C型肝炎主要是透過血液、性行為傳染,另習慣靜脈注射的毒癮犯或有刺青者,感染風險也較高,若監獄管理欠佳,就可能在獄中擴大傳播。


今香港「反送中」大遊行資訊

遊行路線: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中央草坪出發,沿路遊行至立法會外終點
集合時間:下午2:30
出發時間:下午3:00
遊行衣著顏色:白色,代表光明正義
參與名人: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邵家臻、歌手何韻詩、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學運領袖周永康、岑敖暉、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
資料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